◤奇情档案◢心病 作者:阿宿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心病 作者:阿宿

    怡丽虽然已是60岁的人,但一向西化且性格开朗,加上保养得宜,看起来那种余娘韵味仍有一番风情。



    丈夫保罗曾是政府高官,退休后领着丰厚的退休金,两老不但生活无忧且安乐自在,儿女已长大成家,都有良好的环境。

    可是,一日怡丽起床就觉得头昏脚软,竟站不起来。

    开始时,大家以为是小事一椿,人老了总有点小病折磨。可是她这一病,就数月毫无起色,儿女丈夫都慌了,医生也束手无策,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中西医都看遍了,各种药物换了又换,仿佛一点作用都没有。

    怡丽的小女儿是个小儿科医生,眼看情况如此,觉得母亲这一病,可能是荷尔蒙失调,影响心理意结难了,遂提议不妨试下心理学专家的开导。

    怡丽对医生还能接受,但对那种什么药也不开,就让你坐躺在那儿讲讲讲,然后,收你一个小时几百块钱的所谓心理学家简直是排斥得很。

    一方面肉痛那笔不菲的医药费,二则是承认自己心理有毛病发神经了。她虽坐躺在那儿动也懒动,但仍能中气十足地斥责那一屋子人。

    怡丽觉得自己一向志气坚强自信,从来拿得起放得下,活了这60多年,能难倒自己的事几乎还没有。

    她有什么意结难了?往事过了就过了,自己一向都能够把握好。

    她生气了,更不愿再听取任何人的意见。可是,就在那个夜里,怡丽突然暗自流起泪来,她不愿承认,甚至对自己也不愿承认,在心深底层,她锁住一道记忆之门。

    她不愿去追究更不愿再去想它,但它就像风湿骨痛般,在这翻风落雨的季节,自顾自地跑来折磨她,缠得她喘不过气。

    展开冷战

    她不愿再去想它,毕竟那已过了几十年,但这并不代表她已遗忘了它。

    那大概是整30年前的旧事了,她在家里相夫教子,纸包不住火的流言终于传进她的耳内∶保罗似乎与一个职场上的女子来往甚密!以她倔强的性格,她不愿去撕破脸皮去吵,但也不甘心地任由他放肆。

    于是,她展开一场冷战,明白地给保罗知道东窗事发,要他好之为之。后来,不知怎样了,保罗临崖勒马,把外边那段情了结,回家后,从此再做个良人贤父。

    浪子回头金不换,表面上看来,怡丽算是大胜。但生性多疑的她,禁不住还要想,他大概爱那个女人够深,他的回头,是因为对妻小的责任,他真正爱的还是那个得不到的女人,那个永远成为他心口上一粒红痣的女人。

    深锁记忆

    几十年来,为儿女为家庭,怡丽忙得没空再去追究这么一段往事,她也深觉追究也于事无补,于是,她把这道记忆之门深锁起来。

    这些年来,他做足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责任,如果说不原谅他,这不但与自己过不去使他难堪,也叫自己下不了台,怎么会这么小器小心眼。

    然而,怡丽忘不了那段受尽煎熬的日子,她想过一走了之,想过一死了之,但却没勇气,只好默默地独自承受,压抑地成全他,让他有回头做个好丈夫好父亲的机会。

    她对他的爱之中,也充满了不甘的怨恨。

    就在儿女长大成人后,这个心结使得她在情绪失控时,对他黑口黑脸。他也许知道内情也许不知,可他都一一忍受,默默接受她的喜怒无常。

    但他的默然,常使得怡丽火上加油,直觉他在怀念那颗心口上的红痣,他一定懊悔,当初没有不顾一切的勇气离婚。

    怡丽其实最不原谅的是她自己,为何当初没勇气一走了之成全他,让他一世内疚,那么他怀念的可能就是她自己。

    就是这个深锁的记忆,怡丽不知觉间,把自己锁住在这痛苦深渊中,她不愿打开释放自己出来。

    其实她最想跟他吵一顿,把这旧账翻出来做个了断,但她又太理智自觉这是件丢脸的事,于是,她掉落在一个忧郁的无底深渊中,束手无策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