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载送失收入 贱卖“工具” 40%学巴司机另谋生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停载送失收入 贱卖“工具” 40%学巴司机另谋生

    (吉隆坡15日讯)国家复苏计划第1和第2阶段州属和直辖区,学生继续居家上网课,正式返校上课日期仍无定案,靠载送学生挣钱的学巴业者,为了生活只能转职当散工或小贩,有者穷得被迫贱卖“找吃工具”。



    雪州、布城及吉隆坡学校巴士协会的250名成员,在疫情及行动管制令期间,因停止载送学生失去收入,其中40%的会员被迫另寻生计,转行当街边小贩或做散工挣生活费。

    该协会主席莫哈末哈伦接受《中国报》电访指出,在这段期间许多会员无法支撑,为了生存下去只能转行,在街边卖椰浆饭、饮料或水果,甚至连他自己也必须和妻子在路边摆卖。

    “有的会员生活处境艰难,被迫将载送学生的车辆贱卖换取生活费,一辆目前市价2万令吉的载学生客货车,车险承保额为1万5000令吉,却只能以6000令吉甚至低至3000令吉贱卖。”

    他说,学巴业者因疫情及行动管制令,生活陷困,载送学生的车辆即使没有行驶,但也仍需保养照顾、缴付车险和路税、送往电脑验车中心(PUSPAKOM)检验等等花费,经济负担百上加斤。

    他本身拥有1辆学生巴士及3辆载送学生的客货车学巴,在这段期间完全停驶,但也必须按期送往电脑验车中心检验,以及缴付车险和路税。

    业者冀预算案获拨款援助

    学巴业者没有收入期间,还需承担巴士的种种费用,业者希望在来临的2022年度财政预算案,政府能拨款援助他们。

    莫哈末哈伦指出,学巴业者希望政府能通过财政预算案,发放一次性援助金补助他们,或每月补助600令吉,作为他们的开销津贴。

    他说,没人知道何时正式返校上课,即使返校也可能随疫情幻化而变动,学巴业者们看不见曙光,他在本月8日会见交通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提呈备忘录要求部长关注学巴业者的困境。

    他指出,这期间尽管学巴没有上路行驶,依然要缴付车险及定期验车,学巴每隔6个月强制必须送往电脑验车中心检验,才获准更新车险和路税。

    以他的其中一辆学巴为例,已在本月11日完成验车程序,有效期至明年3月11日结束,然而该辆学巴的车险是在明年2月25日到期,造成他不便。

    他指出,学巴作为商用车辆,规定必须前往陆路交通局更新路税,而不能像一般车辆的车主通过邮政局或MyEG获取新的路税,疫情期间陆路交通局限制登门人数,造成学巴业者的麻烦。

    “我曾前往八打灵再也的陆路交通局更新学巴的路税,却被告知当天的号码已被民众领完,指示我转向峇当爪哇(Padang Jawa)分行处理。”

    他说,虽然学巴的路税仅仅2令吉,处理更新时却需业者舟车劳顿,他认为政府有必要与时并进,让商用车辆业者通过网络申请更新路税。

    转行当散工挣生活费

    学巴司机祁兆良在无法载送学生期间,只能面对现实,转行当散工挣生活费。

    祁兆良是自雇人士,并没相关公会或组织,自己拥有的学巴,在没载送学生期间一直停驶,但还需自掏腰包为巴士进行基本维护保养。

    他受访指出,学生一直无法返校,他只能转去当散工挣钱,等候政府宣布正式返校时,再恢复当学巴司机。

    他说,他目前无法做出长远打算,只好当散工生存,等候学生恢复返校上课的日子到来。

    莫哈末哈伦(右)会见魏家祥,以反映学巴业者的困境及提呈备忘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