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夏月的财产(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夏月的财产(下) 作者:雅蒙

    张宏涛虽然是破落户子弟,但张家以前认识不少非富即贵,加上夏月的父亲生前也交游广阔,警察局长答应立即派出最好的破案神探老麦来调查此事。



    张宏涛性格四海,豪爽会做人,老麦喜欢他,尤其张宏涛自动说:“麦探长,我知道通常出事者的配偶嫌疑最大,你先调查我吧。”

    夏月维护丈夫说:“麦探长,不会是宏涛,不用浪费时间。”

    老麦第一个问题就是:“除了你们是恩爱夫妻外,为什么令夫人这么肯定不会是你买凶杀她?”

    张宏涛笑说:“因为亚月和我都知道,如果她这时死了,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失去妻子我会一无所有。”

    他自动解释:“亚月的父亲未去世前就与妻子离婚了,后来他得不治之症,知道自己死后,年幼的女儿会与前妻生活一直到她18岁,他知道前妻这时的丈夫王新志是个什么人。”

    “为了防备财产落在前妻或者王新志的手里,他立下非常严密的遗嘱保护亚月,这也包括了防止以后有居心不良的年轻男子是为了谋财而与亚月结婚,像大部份人猜疑我这样。”

    “岳父的遗嘱订明,如果亚月结婚未满10年时间内去世,丈夫分文不能得,如果超过10年后去世,这位女婿还要独身十年才能继承财产,或者与儿女享财产。”

    “在这10年里如果这位女婿没为亡妻守身如玉,他也自动丧失继承财产的权力。”

    “所以麦探长,我的妻子明白我不会这样笨做出这种得不尝失的事,更何况亚月怀孕了,我怎么可能杀死她与我的孩子?我只是爱享受好逸恶劳的人,但我不是杀人凶手。”

    没人可得到好处

    老麦再问:“张宏涛,我看你是个聪明人,你想一下,如果夏月这时死了,你得不到好处,会有什么人怀此目的吗?”

    张宏涛吓一跳:“不会吧,只为了要对付我?我想除非是一石二鸟,令我没有好处外,他独占所有利益。”

    老麦问:“会有这样一个人吗?”

    张宏涛苦笑:“我与亚月真的没有想过,她还年轻也健康,我们一心想生孩子,当然是孩子得到利益,从没有想过这些事。”

    他继续说:“我与亚月结婚前,她就告诉我有关遗嘱的事,所以她信任我,我不可能骗取她的财产抛弃她。相反的我要好好的保护亚月,她活着我才有好处。”

    老麦问:“你已故岳父的遗嘱中,有没有说明如果夏月在未成年时去世,他留下的庞大财产由谁继承。”

    张宏涛微笑:“没有人,全部财产捐给公益慈善。他这么做是为了防止前妻白明珠或者她后来的丈夫暗算夏月。”

    张宏涛说:“当然夏月现在有权力立遗嘱,但是规定不能有利丈夫,除非很多年后,岳父就是怕她会受丈夫操纵。”

    “亚月也一直没有立遗嘱,是今天下午我们得知会有孩子后,亚月才提起说也许应该去立遗嘱了,孩子是受益人。”

    张宏涛耸耸肩:“基本上目前没有人可以得到好处。”

    同母异父的妹妹

    在老麦盘诘张宏涛时,小雷在旁边观察,他对老麦说:“张宏涛说的是实话,他只是改不了公子哥儿的习气喜欢享受,他不会买凶杀人。但一定有人可以得到好处,人为财死是第一高的犯罪因素。”

    他说:“好在张宏涛及时赶回家时用刀刺伤了凶手留下了血液,我们可以用基因找出凶手,只要他有犯罪纪录。”

    令小雷失望的是犯罪纪录里没有凶徒的资料,但是也有意想不到的发展,警方发现一名无名尸体,小雷灵机一动找来张宏涛与夏月认尸,两人证实:“那晚灯突然亮了,我们看到他的面貌,就是这个人。”

    小雷怀疑是主谋从邻国找来的杀手,他向邻国警方求助。

    老麦说:“我们疏忽了一点,如果夏月在未成年时死了,财产是捐给公益慈善,但是现在全部财产是由夏月正式继承了,捐给慈善的条款已经不存在了,只是张宏涛仍然没有机会继承,但是夏月的亲人就有机会。”

    他得意的笑说:“那天我们走入牛角尖,夏月没有姓夏的至亲了,但是她是有一位至亲,一位同母异父的妹妹王雨诗,是法律承认的血亲。更巧的是王雨诗是一名律师。”

    小雷立即调查,向老麦报告:“王雨诗有一位亲密男友罗佑杰也是律师精于争产官司,很可能王家父女与这位罗律师发现他们有机会谋得夏月的财产。”

    “夏月如果这时死了,张宏涛没有机会继承财产,夏月还有没孩子,王雨诗可以亲妹妹的资格申请继承姐姐的财产,成功机会很大。”

    老麦从这个线索调查,先就从邻国得到情报,王新志一个月前与罗佑杰到过邻国密会杀手中介人,再会见了那位企图扼死夏月的杀手。

    中介人在邻国警方的压力下提供他们会面的照片证据。东窗事发后王新志第一个崩溃认罪,说是罗佑杰的主意。罗佑杰大怒下供证说王雨诗是同谋。

    夏月想保护这位异父妹妹也有心无力,何况张宏涛不想放过她要斩草除根,他相信野草除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时夏月生了一名儿子,母爱令她愿意做任何事保护儿子。

    张宏涛说:“如果王雨诗日后要报仇,可能会伤害我们的孩子,你敢冒这个险吗?”夏月不敢。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