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夏月的财产(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夏月的财产(中) 作者:雅蒙

    张宏涛笑:自己的未婚妻绝对不是外人以为的温室小花,天真不通人情世故的千金小姐,她明白自己要什么,她明白张宏涛是怎么样的男人。



    他亲吻前告诉她:“夏月,我不会让你后悔嫁我,我们会是幸福快乐的夫妻。”

    张宏涛认为他与夏月是幸福快乐的恩爱夫妻,正如夏月预料的,张宏涛当然会保护自己的财产──妻子。

    夏月性情温和心肠软,不少亲友爱在她身上占便宜,婚后都由张宏涛挡驾了,当然有亲友恨得牙痒痒,继续找机会在夏月面前说他的坏话。

    张宏涛知道诋毁他最厉害的是王新志,一个年华老去不再像昔日那般英俊的男子。

    王新志与夏月的关系很难解释。以前他们是亲人,因为王新志娶了夏月的生母白明珠,他算是夏月的继父,但是白明珠去世前已经与王新志离婚,他就不再是夏月的继父了。

    王新志与白明珠的婚姻不愉快,在白明珠突然去世前已经与他离婚了,所以夏月对这位前继父不是那么好感,虽然他一直不停的讨好她。

    夏月仍然在金钱上照顾一事无成且无职业的王新志,因为王新志与白明珠生有一位女儿王雨诗,是夏月同母异父的妹妹。如果不是姐姐慷慨的照顾,王雨诗恐怕只是一位普通的白领丽人。

    生父的财产

    张宏涛以前也像其他人一般困惑,为什么白明珠死后财产全由她与前夫夏大山生的女儿夏月继承,完全没有分一些给次女王雨诗,直到与夏月恋爱后,他才明白个中因由。

    白明珠并没有任何财产留下给夏月,白明珠并没有钱,所有的财产都是夏月的生父夏大山留下的。

    白明珠生前也不能动用财产,只从基金会得到丰富的生活费。所以姐姐有钱,妹妹只是逢门小家碧玉。

    王新志讨厌张宏涛是有理由的,因为张宏涛与夏月结婚后,就成为夏月最亲密的“家眷”,而且王新志也难有机会再用各种藉口向继女狮子开大口要钱,张宏涛会先挡着,更不让王新志有机会接近夏月。

    张宏涛也好笑王新志那么笨,看不出其实夏月是利用丈夫来当挡箭牌,夏月完全知道王新志的贪婪。

    王新志见夏月的机会不多,但是夏月关心唯一的妹妹王雨诗,王新志会利用女儿继续对夏月诋毁张宏涛。

    王新志熟知刘邦与韩信的历史--刘邦第一次听到人家说韩信的馋言,他一笑置之,第二次他也不相信,第三次人家对他说韩信军力太强会造反,他开始动摇对韩信的信心,第四次他相信了,下令铲除韩信。

    王新志觉得人心都是如此,坏话不断说,当事人迟早会接受。

    王雨诗会照父亲的话说:“姐姐,俗语说得好,防人之心不可无。我当然也很希望爸爸看错人,姐夫是真心爱你。”

    张宏涛知道这些,他讨厌王雨诗搬弄是非,但是他没有办法阻止王雨诗上门拜访姐姐。

    坚持要报警

    夏月是个十足女性的人,她很想当妈妈,尤其她自小就没有兄弟姐妹,她更希望多生几个儿女。

    张宏涛当然更希望快快有孩子,可以巩固婚姻,但是婚后3年一直没有喜讯,夏月急了。

    她认为多半自己有问题,因为丈夫是个雄风强盛的男子。正当她想积极找医生检验时,惊喜自己梦熊有兆,正是这一天她证实确实蓝田种玉了,欢喜的告诉张宏涛这个好消息。

    张宏涛本来要留在家里陪她的,夏月这时后悔自己催促他出去。

    夏月的颈脖子被凶徒勒得愈来愈紧,她感觉到阻挡住绳索的手指似乎也流血了,自己快透不过气了。

    但这时她却心里平静,因为她肯定这名凶徒不是丈夫张宏涛,凶徒这时因为出力身体发热薰发体味。

    夏月想:他有狐臭!他不是宏涛。宏涛不可能叫杀手来杀我,他知道我怀孕了,我肚中有他的孩子,他不可能杀死自己的孩子。他不是那样的坏人。我这时死了对宏涛没有好处,我还是他应该会好好保护的财产。

    就在这时夏月感觉到颈脖松了一下,凶徒啊的痛苦叫一声,他放手松开夏月,黑暗里夏月看到凶徒与另一个人在殴斗,她喘息心里松了一口气,她看清与凶徒打斗着男人是自己的丈夫张宏涛。

    这时灯突然亮了,夏月看到凶徒的面罩被丈夫扯下了,是一个凶悍的中年男子,他流血,大概急于逃走,狠狠一拳把张宏涛击倒在地,就即刻逃走了。

    张宏涛要追,夏月拉着他:“宏涛,穷寇莫追。”

    张宏涛抱着她望着她的肚子:“你没事吧?”

    她摇头:“没事,幸好你回来了,你怎么提早回来了。”

    张宏涛说:“俱乐部也一样没有电流,比赛改期,我出门时忘了带钥匙,打你的手机关了,回家前吩咐俱乐部的侍者在半小时后打电话到家里,估计这时我到家了。”

    “俱乐部的人回电告诉我没人接电话,这时我到家了,看到大门没关,心里起疑就静静的走进来,没想到有人要杀你。”

    夏月在丈夫的怀抱里颤抖:是,有人要杀死我。谁呢?

    张宏涛说:“如果你的亲友知道,一定会说是我买凶杀妻。”

    他坚持报警,夏月也同意了,她很肯定不是丈夫找人杀她,相反的如果这时她死了,张宏涛一点好处都没有,他知道已故岳父夏大山的遗嘱。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