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夏月的财产(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夏月的财产(上) 作者:雅蒙

    夏月被午夜电话铃声惊醒,睁开眼四周一片漆黑。



    她清楚得记得墙角的壁灯在就寝时开着的,这是她与丈夫张宏涛的习惯。她想:难道是停电了。

    电话铃声不断大响,在寂静的午夜中特别刺耳。卧室里并没有分机,现在人人都用手机,已经不像父母当年会在卧室装一个分机方便听电话。

    电话就在楼下客厅,现在算是一种装饰多过实用,亲友如今找他们夫妇不会再用有线电话了,通常都由家里3名菲佣接听。本来现在应该是由她们接听的,但是不知为什么她们并没有醒来接听。夏月有点恼怒。

    如果丈夫有在,这种午夜电话这时当然是由他下楼接听的,尤其今晚他更会自告奋勇。

    午夜电话通常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气煞人的打错电话,另一种是叫人心惊跳的坏消息。夏月这时不由得紧张,莫非是宏涛出事。

    丈夫这时应该是在“乡村俱乐部”参加桥牌大赛。他想不去的,是她要他去,因为他是俱乐部桥牌好手,今晚是代表俱乐部与外人比赛。

    本来夏月应该陪张宏涛出席的,但是她身体不适。丈夫还笑说:“人家问时,我应该怎么说?”
    她笑说:“就对别人说我太太头痛,女人头痛代表很多事。”

    有人要夺她性命

    整间豪华公寓一片漆黑,看来真是停电了。

    电话仍然催命的响,来不及打手电筒了,再说她也不知道它放在那里。灯火的事不是男人管的吗?她这位娇滴滴的少奶奶怎么可能知道,再说结婚3年来她越发依靠丈夫了。

    夏月摸索着下楼,如果丈夫知道了会生气的责备她,一定会的。在黑暗里她微笑。这种责备是关怀。尤其是她现在的情况。

    在她摸黑走到电话机旁时,电话铃声突然停止了。

    她有点啼笑皆非,就在这时发生了非常恐怖令她魂飞魄散的事,身后有人用一条电线索冷不防的套住她的颈脖子,她只来得及伸出一只手掌进入绳套中阻止凶徒快速的令她气绝死亡。

    虽然一片黑暗,虽然凶徒在身后,但是夏月清楚的感觉到这是一个高大的男人,像丈夫张宏涛一样雄壮高大的男人。

    她恐惧的想:不会真是宏涛要取我的命吧?但她也有羞惭,自己在这个时刻竟然第一个怀疑丈夫,但她也明白这是因为这几年来,她听了太多这种猜测:如果夏月死了,张宏涛就发大财了。

    从她认识张宏涛第一天起,就有许多人告诉她:张宏涛是个危险的男人,不仅是情场女性杀手,更甚的是所有人都明白他是个“挖金矿”的男人。

    大家都说张宏涛追求女性的第一要求就是:这个女人必须有钱。

    大家都说夏月正是张宏涛梦寐以求的妻子人选,夏月不仅有钱更是非常有钱,她还年轻貌美,是人家形容的天之骄女。

    夏月是真正的千金小姐,是新时代的贵族,从小在锦衣玉食中长大,像她这样的女子不可能嫁普通平凡出身的男子。

    不关钱的事,夏月不需要嫁给有钱男子,她也不势利,但对像必须是生活习惯等级相同气味相投。

    与任何年轻女子一般,夏月也希望对象是英俊强壮能够有力热情的拥抱自己。

    坚决嫁给张宏涛

    张宏涛就是夏月的白马王子,他不仅英俊强壮那么简单,他潇洒狂野不羁更有吸引异性冒险的邪气,他有迷人的笑容醉人的眼神,吃喝玩乐无一不精,因为他原本就是富家子弟出身,只是张家多年前生意生意失败已经成为破落户。

    大家都说张宏涛如果要继续享受富裕生活,他唯一的出路就是找一个有钱的女子。

    在上流社会里的人视他为对女性最危险的男人。不少千金小姐对他动心,但最后没有勇气爱他,不仅因为他没钱,也因为明白很难把这个浪荡子的心紧紧抓着。

    张宏涛一直过着花花公子的生活,谣传女人给钱他挥霍,而且是许多女人愿意。更有人说好些有钱的富孀愿意嫁给他,但是张宏涛拒绝,据说他对朋友说:“我理应有更好的对象。”

    夏月就是他理想的妻子,有钱又年轻美丽,而且性情温柔。更重要的是夏月有完全的婚姻自主权,没有人可以反对她与张宏涛恋爱结婚,因为她的父母已经去世。

    夏月最后不理亲友的苦口婆心,决定嫁给张宏涛,因为她知道张宏涛是她想的丈夫,不止因为他英俊强壮热情,她明白他能照顾她而且会不遗余力的保护她,原因很简单结婚后她是他的隐形财富,他能不好好的保护吗?

    结婚前,张宏涛半说笑的问:“你对我有什么条件或要求吗?”

    夏月想一想说:“嗯--你不要豪赌,不要借钱赌。”

    张宏涛惊讶:“我还以为你要我忠诚不能拈花惹草什么的。”

    夏月微笑凝视他:“亲爱的,对配偶忠诚根本是婚姻的基本条件,不是吗?”

    张宏涛微笑,吻她的手:“是,你说得对。”

    他觉得别人真是小觑自己的未婚妻了。尤其他想起求婚成功后,他说:“相信你一定听过不少有关我的坏事,你真的敢嫁我?”

    夏月微笑:“有什么敢不敢呢?现在我们在一起快乐,我爱你,所以我希望成为你的妻子,日后如果你对我不好,我不爱你了,不是有离婚这个途径吗?”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