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归来的男人(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归来的男人(下) 作者:雅蒙

    这一天,韦克的大事就是回到韦家大宅去抽血,韦成夫妇已经找来一名医生。



    余律师也另找一名。韦克觉得这公正,韦成夫妇也不能故意串通医生说自己的血液不对。韦成自己也抽血,检验的目标是看两人是否有兄弟关系。

    平日讲究仪态高贵的田心,这时却像一位顽皮的少女,她突然拿起已经抽出的二管血液,递给韦克看:“看看是不是真的是你的血液,可不要事后诬赖医生弄手脚。”

    韦克接过,看也没看就迅速还回给医生:“亚心,你别胡闹。”

    几天后,两位医生交来的基因检验报告都是相同的:韦成与韦克是同父母的亲兄弟。这两兄弟开始谈判如何分财产。

    余律师说:“这可能要花整年时间来处理。你必须留下,等一切办妥了你才能离开。”韦克点头。

    转眼就两个月了,韦克继续住在田心的香闺,每晚都在这间酥人心胸的盘丝洞与田心陶醉在鸾凤和鸣里。

    这一晚田心说:“你父亲韦老先生喜欢我,一直希望我是韦家的媳妇,如果不是你失踪,恐怕他老早安排我与你成亲了。”

    她微笑说:“阿克,人家说不孝为三,无后最大,你以前虽然不孝,现在却可以弥补,令他老人家在九泉下也安心瞑目。”

    看到韦无一脸茫然不解,她轻轻打了一下他的手臂:“死鬼,我有了你的孩子了。”

    韦克吃惊半响说不出话,田心不高兴的推他一肥:“你怎么啦,说话你呀。”

    他讪讪说:“我没想到这么快,更没想到你肯和我生孩子。”

    只要求注册结婚

    田心给他一个甜蜜的白眼:“你是雄风凌厉的种马,要令我怀孕易过中马票啦!”

    又甜丝丝的笑:“和别的男人我当然不生,跟你不同嘛,我是准备嫁给你的呀。”

    韦克说不出话。田心也不以为忤,笑笑说:“你沉默,我就当你是同意。”

    韦克陪笑:“我是受宠若惊一时说不出话,你说几时结婚就几时。”

    田心这才满意笑说:“就注册结婚好了。”

    韦克笑说:“我还以为你要12个伴娘。”

    田心拍拍他的脸颊说:“亲爱的,我反璞归真了。你也不是再没喜欢鲜紫色的衣衫了吗?”

    韦克一惊:她是暗示她知道什么吗。

    一个月后,小腹其实都还未隆起的田心特意穿上孕妇装,向韦成夫妇宣布:“我与韦克在半个月前就正式结婚了。”

    并对余律师说:“我也请医生检验,我怀了一个儿子,请余律师为他争取长孙利益,这可是他的公公留给他的。”

    那是20%的财产,韦成夫妇跳脚:“我们不承认这条利益。”

    余律师说:“我也不是帮韦克,韦老先生确是有这条遗嘱。”

    林琳痛骂田心:“你满肚密圈,亏你还是我的表妹。”

    田心轻描淡写的回答:“表姐…是大嫂了,表姐妹亲得过老公吗?”

    田心真的生下一个男婴,与韦克满心欢喜为儿子举行弥月姜酒喜庆。

    这晚韦克仍然抱着儿子嬉戏,一边回答田心的问话:“余律师说遗产的事办得七七八八了,很快就全部正式转入我名下了。”

    他没想到田心这时说:“那好,你也不必担心了。我问你,真正的韦克现在那里?”

    韦克吃惊得差点错手把婴儿摔下。他勉强镇定笑问:“你还开这种玩笑?我不就是韦克吗,你的丈夫。”

    冒充韦克领财产

    田心走过来贴近他身旁坐下:“你的面貌的确有八分酷肖真的韦克,但是怎么瞒得过我呢,我与他以前的的确确是时常同睡一床的。”

    田心抱着他结实的身体:“体魄还可以说因为后来韦克练健身什么强壮了,但是你的脚怎么会突然大两号呢?”

    韦克尴尬的望着她傻笑,他虽然吃惊但感觉到田心没有恶意。田心说:“如果你真是韦克,就不会有第一晚的事,我现在也不会是你的妻子。”

    田心望着他:“你是个喜欢女人的男人,但是韦克不是,韦克是个同性恋,18年前那一晚他要我引诱他,但是他不行,他喜欢的是男人。”

    “韦克离家失踪就是因为他不想再戴着面具做男人了。”

    田心说:“我与你结婚是因为我真的爱你,我是你的妻子,我才不愿意你失去韦克应有的财产,记得是我帮你,让你有机会掉换血液吗?那是韦克预先抽出的血液对不?请告诉我,真正的韦克呢?”

    韦克吃力的说:“他现在叫莉姬,穿着女装卖淫为生,他不能见你们,你们不会相信,也不愿意接受他就是韦克。”

    韦克说:“我不是坏人,也不是骗子,我是贫民窟的医生,莉姬是我的病人之一,她一直说我的样子与她未打雌激素前相似。”

    “然后余律师的人找到,她要我冒充成韦克来领取财产,用这些钱来援助贫民窟的人,是这点打动了我,让我愿意冒险冒充他。”

    田心叹息:“你为他治什么病?”

    韦克小声说:“爱滋。他活不久了。”

    田心又问:“他还是那么喜欢夺目的鲜紫色衣衫吗?那么难看的颜色。”韦克笑着点头。

    田心说:“你多半不知道,在他离家时第二天,原本是韦老先生要为我与他举行订婚礼的日子,我想,他叫你来,也是为我找一个丈夫,他知道我喜欢你这样的男人。他为我挑的男人一定没错。”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