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归来的男人(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归来的男人(中) 作者:雅蒙

    田心只比韦克小两岁,今年34岁的她美艳娇媚,像成熟的水蜜桃,男人看到都会唾涎想咬一口。



    在她的风情无限中又含着隐约的神秘,胆子小的男人自量不够份量而却步,但对粗犷信心十足的男人,她像是一只自己渴望征服的胭脂马。

    像田心这样艳光四射的美女,照说早就应该被富豪量珠而聘,但她却一直周旋在男人间不思婚嫁,当然她也并不会守身如玉。

    她的表姐林琳曾经善意的警告她:“小心青春就这样磋砣去了。”

    她嬉皮笑脸的说:“怎么结婚呢,男人太多,时间太少。”

    田心听说韦克回来了,她也十分好奇:16年不见的这位青梅竹马,会变得怎么样呢?当她听到表姐夫妇质疑这是不是真的韦克回来,她认为这种怀疑合情合理。

    田心来到韦家大宅时,看到余律师的座驾已经停着一旁,她知道韦克已经到了。

    不必韦家仆人通报,她径直走向西厢,这才是韦家招待至亲好友的地方。她奇怪的里面好像没有什么动静,她先轻咳一声,笑说:“啊我来迟了,金不换的浪子先到了。”

    田心一眼就看到熟悉又陌生的韦克,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凝结。

    林琳对她说:“亚心,你与阿克从小一齐长大,你先看看这是他吗?我觉得他一点也不似以前的阿克。”

    田心微笑说:“那就先让我抱抱阿克,才能告诉你们这是真的还是假的了。以前你们不是看不惯我与阿克老是抱来抱去吗。”

    韦克已经站起来微笑望着她,田心是真的走过去一把揽住他的身腰,还把头贴在他的胸怀,仰头望着他,然后,突然放开他,望着大家笑说:“面貌没走样,是以前的阿克,只是现在成熟了,多了沧桑味,身体是变得大不相同了,壮得多了,以前是个秀才,现在像个矿工,哈哈。”

    血液检查最可靠

    林琳不满意的说:“亚心,你分不清这是不是真的韦克?”

    田心娇媚的微笑:“表姐,人的外表与性格都会改变的,我想阿克可能现在就想,这真的是亚心?纯洁天真的亚心,怎么现在像个交际花。”

    韦克在旁听了也笑。田心继续说:“所以我不能单看外表就断定这是不是真的韦克,至少让我们有时间多谈点话。”

    她望着表姐与韦克的哥哥韦成说:“我认为检查血液最可靠。”

    余律师也重重点头:“我也认为如此,法庭相信医药证据。”

    韦克说:“我同意。”

    田心这时问:“阿克住那?”

    余律师皱眉说:“这里是他的家。”

    田心笑说:“气氛不对,我看阿克也会住得很尴尬,到我那儿住几天吧,我有客房,尘埃落定了他几时搬回来都行,如果是假的,更方便赶他走,不是吗?哈哈。”

    韦克这时对田心有兴趣,他感觉到她对自己有危险性,但是他天生也有猎人性格,不会回避只会追捕。

    他说:“既然亚心这么说了,我要给她面子,这才是从小一齐长大的情谊。”

    难逃盘丝洞诱惑

    田心打量一下韦克身旁的背囊,笑说:“你以前的房间一直保留着,我陪你上楼去拿几件替换的衣服吧,你以前最舍得花钱打扮自己。”

    林琳讽刺说:“他现在身材像另一个人,怎么可能穿得下以前阿克的衣服。”

    田心笑说:“那我这就陪阿克去买一些衣物。”

    韦成这时才向弟弟说话:“如果日后证实你是真的,我会为今天的事道歉。毕竟我不能让骗子拿走我们韦家的钱。”

    韦克微笑:“我也这么想,是我的我也不会让人抡走。”

    田心一旁抚掌笑说:“这才像以前你们两兄弟针锋相对的情况。”

    田心果然带了韦克去购衣物。在时装店里,她拿一件鲜紫色的衬衫给韦克,他皱眉:“太艳了吧,不适合我们男人穿。”

    田心盯着他良久再笑说:“看我,也真是的,把自己喜欢的颜色推荐给你。”

    到鞋子部,她挑了一双运动型男人穿的给韦克看,他笑说:“这好,我喜欢,只是号码比我穿的小二号。”

    田心微笑:“好,叫他们换一双大码的来。”

    韦克没有想到这一晚会发生的事。田心住在一幢高级公寓,套房相当广阔,但只有一间卧室。

    这一晚两人畅谈别后情况,田心笑说:“嗳呀,你不提我差点都忘了这件事,我们那时太胡闹了。”

    然后田心说:“不早了,我们睡吧。”

    韦克笑说:“你有枕头被单吗,我睡沙发行了。”

    田心却笑说:“胡说,你和我一齐睡,就像以前一样。”

    韦克瞪目结舌。田心望着他:“什么你都记得,就不记得以前我们睡在一床,你什么意思你?难怪表姐怀疑你是假的。”

    韦克站起来大笑:“我那里不记得,我是以为我们现在都大了,你大概不愿意了。”

    田心微笑:“那时我们也不小了。”

    韦克觉得田心的闺房简直就是男人无法逃得过诱惑的盘丝洞。很快韦克为自己无法隐藏的亢奋而狼狈。

    但他也明白自己逃不过田心的温柔乡了,索性把心一狠: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反客为主发挥男人天生俱有的侵略本色。

    韦克天亮醒来时看到田心伏身凝视他,笑着问:“什么?”

    虎臂一伸把她抱在怀里。田心沉静说:“我会对韦成说,你是如假包换的韦克。”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