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归来的男人(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归来的男人(上) 作者:雅蒙

    他站在这个可以用四壁萧条来形容的斗室,望一下墙角的小雪柜,长长的吁一口气,应该带的东西都带了,他应该出发前往机场了。



    他望望手表,款式算是古旧了,但识货的人看得出这是名贵的古董表,以前要很有钱的人家才舍得买,现在它的价值不断上升,拿着钱也未必买得到。时间是有点紧迫,但他觉得在离开前,无论如何应该去向莉姬道别。现在是傍晚,莉姬应该起身了。

    计程车到了,他吩咐司机先驶向红灯区,莉姬就住在这里方便工作,莉姬是以卖淫为生。他一下车就看到浓妆艳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莉姬,她很高兴看到他,真诚的说:“有我的祝福,你会成功的,就等非看你干一番大事业。”

    莉姬看得出他内心还在忐忑不安,就以讥笑的语气鼓励他:“枉你身为六尺须眉男子,外表怎么看都称得上雄赳赳,怎么生人不生胆。你与我既然有一个大心愿,要做大事当然先要做非常人之事,不入虎穴--”

    他自嘲般的笑着接着说:“焉得虎子,是,我明白。”

    她娇媚的笑:“记得入宝山不能空手而回呀,你不要枉费了我一片苦心。”司机在按车笛了,他匆匆告别。

    莉姬望着计程车绝尘而去,轻轻叹息:他成功的机会很大,怕只怕一个女人--一个美丽聪明从小看得出她精明狡猾过人的女子。她叫田心,还真是许多男人梦寐以求的甜心。

    16年来没怎么变

    旅程很长,飞行了十几个小时,下机时大部分乘客都疲态毕露,幸好他一向勤于运动,尤喜欢爬山这类极消耗体力的户外活动,虽然今年36岁了,身体的强健与活力不比廿岁青年逊色。

    他没有托运行李,很快办好过关手续。决定回来之前他已经长途电话告诉余律师了,他说会派人来接。

    走出海关,他有点迟疑,余律师派来的人会认得他吗?

    他四处张望看有没有人举牌子,一名头发半白身微微发福却颇有庄严气派的中年男人已急步走向他,微笑说:“韦克,你还真是没有什么变化,我一眼就看到你了,16年的时光对你的影响不大嘛,容貌还是一样,只是现在是个成熟的男子了,倒是身材变得很不同了,很雄壮嘛,和以前大不相同。”

    余律师拍拍韦克的肩膊笑说:“这样好,这样才有男人味嘛,以前你文弱了点。”

    他感叹说:“你爸如果看到你现在这样高大壮实,不知会多高兴。”

    韦克只是微笑听着,他知道余律师不仅是韦家的律师,还是父亲生前的老友,是父亲信任的人,这一次父亲去世了,就是委托余律师把离家多年的次子韦克找回来,韦老先生有一份财产留给他,这是一份很可观的财产。

    余律师这一回找他可花了不少功夫,这时轻微的责备他:“阿克,你也是的,当初不辞而别,这么多年音讯全无,也不知你生死如何。”

    “你爸对你是又牵挂又生气,曾经时常骂说既然你对他这样无情,他也不把你当儿子了不留一分钱给你,但是天下那有父亲不爱自己儿女的,最后还不是照样留你应得的财产给你。”

    韦克低声说:“我很惭愧,我太对不起爸爸。我……一事无成,没有面目回家。”

    余律师诧异的望他一眼:“你说什么话呢,你父亲也不希罕你赚大钱,他只是担心你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你是应该对令尊惭愧。”

    韦克点头轻声说是。

    兄嫂担心来谋财

    余律师这时却笑着说:“阿克,虽然你父亲不在了,但是你还是能做一件事让他九泉下也开心,赶快结婚,为他生下传宗接代的男孙,他就什么都原谅你了。”

    韦克诧异说:“成哥不是已经结婚多年了吗?”

    余律师说:“生了3个女儿,他们是想再生,奇怪是再生不出了。你大嫂在背后对人说家公重男轻女,其实不是,老韦说过我也很爱孙女,但是我想有个男孙有什么不对呢?”

    余律师犹豫了一下说:“有件事还是先告诉你得好,虽然我刚才一眼就认出你来,我也相信你就是离家16年的韦家老二韦克,但是你兄嫂却有意见。”

    “他们担心有人会冒充你来谋财,一定要100%确实你就是韦克,所以在你继承财产之前,还有些手续要办。”

    韦克心中浮起一句话:人为财死。财不厌多。如果证明我是假的,韦家的财产就全归韦成继承了。

    韦克微笑回答:“我不介意,这是成哥与大嫂合理的怀疑,说到底这是一笔庞大的财产。但要怎样证明呢?谈往事?身体特征?现在医学昌明,可以检验我与成哥的血缘基因,这绝对骗不了人。”

    余律师也微笑:“是,韦成夫妻就建议要进行什么脱氧核糖核酸基因检验。他找一名医生,我也找一名,这就假不了。”余律师心底感叹:讲到钱,亲兄弟都是假的。“

    余律师又说:“听说他们找田心来印证你。“

    韦克一怔。余律师笑:”你应该不意外,你们从小一齐长大的。你大嫂林琳相信田心。”

    韦克笑说:“当然,她们是表姐妹,关系就像红楼梦里的王熙凤与薛宝钗。”

    余律师想:就凭这点,这就是货真价实的韦家老二韦克,不然怎么会以王薛来形容这对表姐妹。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