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行业被“遗忘” 业者痴等好消息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多行业被“遗忘” 业者痴等好消息

    (吉隆坡8日讯)戏院终获允明日开始重新开放,唯仍有多个行业包括美容院、按摩中心、美甲业等,似乎已被政府“遗忘”的行业,业者希望能盼到好消息。



    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宣布,本月9日起,开放国内创意领域,如戏院、现场表演的戏剧、艺术展览、室内驻唱演出(Indoor busking)和拍摄等,让完成接种冠病疫苗的业者、工作人员和民众参与。

    唯入场的民众需要完成接种疫苗,及需要限制人数等。

    如今戏院获允于明日开始重新放映,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也在今晚宣布,花店和花圃、户外用品和房屋销售展示厅( galeri perumahan )可从9月10日起开放。

    同时,在第二和第三阶段的州属,理发店、美发院及美容院的商业活动将再放宽,随着雪州、吉隆坡和布城于本周五晋入第二阶段,相关行业是可以重新开门营业了,但仍有行业业者仍引颈长盼。

    《中国报》针对有关消息抽样电访自政府落实行动管制令以来,因为被列为非必须品而不被允许开业的业者,受访者都对政府有意开放更多经济领域,感到欣慰和期待。

    他们说,虽然明白政府是基于安全和健康着想,才限制非必须品的服务行业不能营业,以减少染疫的风险,然而长期不得开业,又得支付基本开销包括租金和员工薪水等,对业者而言是很大的经济压力。

    “我们还在苦苦支撑中,一直期待政府没有把我们忘记。”

    据了解,有的美容院也因为难以支撑,被逼关闭分行,以减少成本开销,但没有解雇员工,还是与员工互相扶持,等待重开的日子降临。

    业者强调,只要获得重开,他们将全力配合政府的防疫措施,做好标准作业程序,防止疫情扩散。

    休闲按摩服务已停业多个月。 (张月提供)

    美容院关闭分店 减负担

    美容院2间分店变1间,但还在苦苦支撑,抱着希望能在10月获得重开。

    位于班丹的Top Skin Beauty 负责人黎小姐指出,美容院在政府落实行动管制令期间,受到很大影响, 自去年3月落实各阶段管制令至今,基本上营业时间没有太长。

    她说,美容院开业约10年,原本有2间分店,但在管制令期间被逼关闭1间,以减少开销负担。

    “但我们的员工都还在,客户也有,感恩的是,客户在这个艰难的时期没有刁难,一直都给予最大的配合。”

    她说,目前只能等待政府宣布好消息,只要政府允许美容院重开,业者才敢开业。

    “我们也明白政府的苦心,毕竟疫情严重,必须要考量到各行业的风险,因为美容服务有肢体接触,如今允许开业,我们都会做好防疫措施。”

    花店禁开业 销量挫30% 

    花店在之前不允许开业,就连线上花店也受影响,销量下挫30%。

    花艺巧匠的负责玲子指出,自疫情肆虐,政府落实多个阶段的管制令,花店的生意也受到影响,尤其是做门市生意的。

    她说,在整个大环境的影响下,线上花店也面对困难,主要是民众的财务受打击,影响了消费能力,减少非必须品的额外开销。

    “一般人买花是庆祝特别的日子,如情人节、生日、结婚周年等,但在疫情之下,很多人都省略了这些庆祝,减少买花。”

    她说,加上管制令期间,业者也没有贸然大量进货,因此也面对货源不足问题。

    “种种的原因影响下,我们的生意销量下挫30%。”

    玲子说,随着政府宣布逐渐开放经济领域,大家的生活都逐渐返回正常轨道后,情况有少许的好转。

    “近一个星期,我们看到顾客有回流的现象,因此,十分期待政府会逐渐开放更多领域,只有经济循环,才有商机和生机。”

    线上花店也受影响,销量下挫30%。

    连续停业3个月
    按摩业冀10月有好消息 

    按摩业已连续停业3个月,虽然希望政府会在10月捎来好消息,但重开后,前景也不被看好。

    按摩保健中心股东薛富丰指出,整个疫情期间,按摩行业面对很大的冲击,只能开业短暂的时间。

    他说,当时业者都有做足标准作业程序,包括按摩人员有戴口罩、面罩、围裙及手套,把与顾客之间的肢体接触几率,减到最低。

    “但我们的店因为位于旅游区,顾客群主要是来自游客,在没有外国游客入境的情况下,生意也是大受影响,无法恢复元气。”

    他说,疫情严重,很多本低消费者也不敢贸然去按摩,即便只是脚底按摩,减少染疫的风险。

    “当时的顾客群一度以电召司机和德士司机为主,因为工作劳累,因此想通过脚底按摩解压。”

    薛富丰说,奈何自政府在6月1日实施全面封锁,按摩行业再度无法营业,但又面对必须支付租金、员工薪水的基本开销,非常困难。

    “所幸与业主商量,对方愿意减一半租金,在这个艰难的时期互相扶持。”

    他说,按摩业者还是十分期待政府会在10月捎来好消息,虽然前景不被看好。

    “按摩行业毕竟不是必须品,疫情一天还没有下降到安全水平,人民未必会安心光顾按摩中心。”

    美甲业者期待复业

    美甲业者期待复业,希望等到政府的好消息!

    Sharon_Nail Studio负责人叶慧珊指出,政府之前已陆续开放美容业,包括理发,但美甲都还是不能复业。

    她说,随着政府逐渐开放各经济领域,美甲业者几乎每个月都抱着希望,期待政府允许美甲业重开,但一直都失望。

    “希望这次政府看得见我们,因为我们自6月开始至今都不能开门,但又不能结业,因此还在苦苦支撑中。”

    她说,虽然理解政府的考量,必须确保有关领域的冠病风险,但一直以为,美甲都没有传出确诊。

    “美甲业是有肢体接触,但如果政府允许理发业复业,为何却遗忘了美甲?”

    叶慧珊说,庆幸的是顾客在这段期间也没有故意刁难,全面给予配合,包括同意延长之前所签购的配套。

    “虽然无法开业,但我们也还保留着员工,期待有朝一日复业。”

    美甲服务至今还不能复业。 (叶慧珊提供)

    靠提供医用物理治疗支撑

    休闲按摩服务做不下去,业者靠提供医用物理治疗支撑着!

    R-Genki Wellness业者张月指出,该店原本有提供休闲按摩服务和医用物理治疗服务,但受到管制令影响,休闲按摩服务不允许操作,只剩下医用物理治疗服务可以维持。

    她说,该店全面配合政府的防疫措施,自管制令2.0开始只提供上门服务,店面则只提供物理治疗服务。

    “自政府宣布放宽各经济领域,但必须都遵守完成2剂疫苗接种的条例,我们也跟随,包括我们的医师和顾客,都必须是已完成2剂接种。”

    她说,这段期间,靠提供医用物理治疗服务才面前能够维持,主要也是希望可以维持基本开销,包括出薪金给员工,因为员工都是外国人,来到马来西亚工作打拼赚钱。

    “如果政府允许开放按摩服务,对业者来说也是好消息,经济不景气,我们也没有想到要赚大钱,只是想要有机会做生意,赚到可以出薪水给员工就好。”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