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续歇业或转攻外卖 酒楼业者 不贸然开放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继续歇业或转攻外卖 酒楼业者 不贸然开放

    (吉隆坡7日讯)尽管政府宣布开放堂食约3个星期,惟绝大部分餐饮业者不敢轻视新冠病毒的威力,及在过多灰色地带下,保持观望态度,连已休业超过3个月的酒楼业者,亦不敢贸然开放,继续歇业或以外卖作为“主攻战场”!



    政府于8月宣布,允许国家复苏计划第一阶段的州属和联邦直辖区,从8月20日起有条件开放堂食,包括仅限完成接种两剂疫苗,并且满14天者方可内用。

    开放措施祭出后,雪隆几乎所有食肆业者都顾及疫情严峻而不为所动;直到时隔3个星期后有部分商家决定放手一搏,陆续放宽,重新排好桌椅迎接久违的时刻,其中以购物商场内的餐馆居多。

    为此,《中国报》抽样地方雪隆区的酒楼餐馆,绝大部分的酒楼均尚未开放堂食,皆因如今新冠疫情未现放缓趋势,故业者认为,即使开放堂食也未必有顾客敢光顾,因此索性保持现状,静观其变,如待疫情好转,食客恢复堂食的信心后,才进一步开放。

    他们认为,截至目前,政府都没释出详细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过多的灰色地带令人民难以服从与,若这时开放堂食,也难以挽回食客对外出用餐的安全性,重拾信心,所以干脆保持现状。

    “新冠病毒肆虐已迈入两年,即使人民已接种疫苗,惟已接种者确诊的新闻屡屡传出,如今仍有多个感染群爆发,而且政府制定的SOP不清不楚,人民难以跟随,就算我们这时开放堂食,试问民众已做好恢复堂食的心理准备?”

    为此,许多酒楼业者都选择继续歇业,抑或保持主攻外卖的市场,直到疫情放缓,人民已准备好重返昔日的生活为止。

    随着政府宣布允准国家复苏首阶段的地区重开堂食后,部分酒楼业者已陆续开放堂食,并在绝对遵守防疫措施下,迎接久违的食客。

    业者:堂食反应不热烈
    尽管大部分业者观望,仍有少部分的酒楼从9月初开始重开堂食,并陆续迎来久违的食客,然而他们说,接下的生意主要以熟客为多,同时不排斥直接登门(walk-in)的食客,并会要求食客在绝对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下堂食。

    业者告知,由于如今疫情依旧严峻,民众堂食的反应并不热烈,生意量不达昔日的10%,因此赚取的利润难以填补开销成本,仅能帮补些许收入。

    喜来登(半山芭)酒楼董事主席杜汉光说,该酒楼在过去实施行动管制令与国家复苏第一阶段封锁期,只做小部分的外卖生意,赚取的收入都用于支付员工的薪水。

    “自从今年5月禁止堂食后,我们便暂时休业了两个月,员工也自此开始停薪,毕竟酒楼不如其他餐饮业可做外带生意,然而,许多员工难以支撑毫无收入的生活,因此要求做外卖业务,我也放手让他们去做,惟酒楼入不敷出的情况却一直不见改善。”

    他说,直到政府宣布开放堂食后,该酒楼也在9月1日重开堂食,但民众堂食的反应不热烈,开业首日仅有4桌生意,但他认为这是好的开始,相信日后疫情舒缓后,熟客们会陆续光顾。

    杜汉光:外卖收入难应付开销
    杜汉光提及,酒楼全体员工的薪水、宿舍与酒楼的水电费、租金,动辄都要数万令吉,而过去3个月,酒楼都处于“零收入”的状态,早前推出的外卖业务,一天只能赚取数百至1000令吉的收入,根本不足以应付任何一项开销。

    “我们做亏本生意已长达一年多,如今也没办法缴付租金;据观察,恢复堂食的酒楼不到20%,一些酒楼与我们的遭遇一样,有者还在苦苦经营,有者则打算暂时休业止血,令我们感到前途茫茫。”

    他说,虽然政府已允许开放堂食,但现阶段堂食赚取的盈利,对于业者来说,仅是杯水车薪,包括其员工仍需在这段期间减薪协助酒楼度过难关。

    因此他希望政府关注酒楼业者所面对的窘境,向失业人士提供津贴之余,也应给予业者津贴应付租金与其他开销,好让他们能继续生存。

    廖春发:酒楼行业苦苦经营
    巴生港口御善阁酒家董事经理廖春发指出,即使已宣布开放堂食,但仍有不少酒楼保持观望态度,仅能依靠单薄的外卖与外带收入,苦苦经营。

    “如今酒楼做的外带和外卖生意,根本不足以应付酒楼的每月开销,仅能作为员工的薪金,尽管如此,我们会继续经营,暂时不会有永久结业的打算。”

    他说,如今整个马来西亚的大环境,无论是疫情、经济或政局,都让餐饮业的商家失去了方向与前景,大家都感到前途茫茫,不知所措。

    “新冠疫情肆虐了将近两年,过去我们曾努力提出方案或措施,尽量配合政府的防疫政策,然而,我们所提出的永远都赶不上政府的政策变化,现阶段也唯有继续观望。”

    他说,尽管政府已宣布允许国家复苏计划首阶段的州属恢复堂食,但酒楼迄今仍不打算开放堂食,毕竟如今疫情尚未放缓,人民也还没对外出堂食恢复信心。

    “此外,政府至今都没有祭出明确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叫人民难以跟随,尽管如今已有许多人民接种疫苗,可接种疫苗仍确诊的消息屡屡传出,就算我们开放堂食,试问人民做好光顾的心理准备了吗?”

    为此,他认为,人民已拥有无数次的抗疫经验,如今防疫也有所提高,任谁都不敢轻视病毒的威力,因此,与其政府宣布更多开放措施,倒不如拟定详细的防疫措施和方向,让民众得以跟随,按部就班地重返昔日的生活方式。

    顾客回流不到10%
    ■沙登喜来登海鲜酒家董事经理叶育华:
    我们已经在9月3日开放堂食,但还是有很多顾客不敢前来用餐,顾客回流率不到疫情前的(生意率)10%,但如今疫情依旧严重,接待直接登门的顾客,也会感到战战兢兢。

    所以我们开放堂食,主要都是接预约或熟客生意,如健康与纪律状态向来良好的熟客,当然登门的食客也会接受,但一切必须遵从SOP。

    如今一切都必须按照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去经营,包括每张桌子相隔的距离超过2、3公尺,每张桌子也只供5至6人共坐用餐,堂食者也必须完成接种满14天,不过据观察堂食的反应并不热烈,反而外卖更多人响应,至少我们有机会开放堂食来帮补一些收入。

    据观察,沙登地区开放堂食的食肆不到10%,反观吉隆坡或许会好一点,毕竟隆市地区的疫情已经好转了一些。

    酒楼外卖难以经营
    ■巴生新兰花酒家董事经理陈华明:
    自从5月禁止堂食后,酒家就一直歇业到现在,过去也没有做外卖生意,毕竟酒楼的外卖难以经营,尽管目前已经开放堂食,但我们依旧选择暂时歇业,因为新冠疫情仍然严峻,为了避免造成食客或员工的染疫风险,我们会继续观望和休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