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傍晚到清晨 一家大小轮班 劳板又抢滩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从傍晚到清晨 一家大小轮班 劳板又抢滩

    (吉隆坡6日讯)吉隆坡士拉央旧批发公市外围再现外劳抢滩,“占领”店屋门前、后巷、走廊和路边,且外劳一家总动员几乎是24小时轮班制摆摊,包括10多岁的孩子也帮忙看摊位!



    自吉隆坡市政局配合巴刹新大厦进行美化后,原本在吉隆坡市政局管辖范围内零星摆卖的外劳小贩,移到由士拉央市议会管辖区的地方摆卖。

    店铺商家在下午5时关闭后,整个地区犹如他们“天下”。

    吉隆坡批发公市小批发商公会顾问郑秀明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巴刹外围之前已经有一些零星外劳抢滩,尤其是在属于吉隆坡市政局管辖的范围。

    他说,自从市政局配合巴刹新大厦进行美化工作,包括种植花草,提升基本设施,外劳无法在该处摆摊,转移阵地到另一端属于士拉央市议会管辖的范围继续营业。

    “外劳小贩几乎是24小时营业,一家人总动员,父亲、母亲、甚至是10多岁的孩子轮流顾摊位,有的妇女还抱着小孩做生意。”

    郑秀明说,早上7时到下午5时的时段,因为店屋商店还在营业,外劳小贩也不敢在走廊摆摊,就在路边或后巷放货,然后站在大路旁、店屋走廊招客人。

    “等到店屋关店,下午5时之后就变成外劳小贩的世界,直接在店门口或走廊做生意,一直到清晨,又换另一批家庭成员接班。”

    他说,外劳小贩以售卖蔬菜为主,80%是蔬菜,水果和鱼类分别占10%,由于价格非常便宜,尤其有一小部分是从巴刹丢出来的菜,所以吸引特定的顾客群。

    “顾客们开车经过就可下车购买,不用走入巴刹新大厦,无需泊车,成为了外劳小贩的优势。”

    早上时分,只有零星外劳小贩在走廊摆摊。(郑秀明提供)
    水果摊内是外劳在掌摊,但有一名本地人在摊外“看管”。(郑秀明提供)

    郑秀明:迁至新大厦生意不理想

    郑秀明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和外劳小贩抢滩的冲击,士拉央旧批发公市搬迁至新大厦营业后,生意并不理想。

    他说,巴刹是在6月1日起,搬进新大厦营业。

    “疫情关系,暂时只有约60% 的小贩做生意,有的小贩因为年纪大了,家人也不想他们在这个非常时刻出来开摊。”

    他说,由于开业的小贩不多,加上外劳小贩抢滩,导致大厦内的合法小贩面对十分大的冲击,生意难做。

    “巴刹大厦一切都需要遵守标准作业程序,进来也要泊车,因此一些顾客明天选择光顾外劳小贩。”

    郑秀明也赞赏吉隆坡市政局过去在联邦直辖区前任部长丹斯里安努亚慕沙的领导下,大大改善非法外劳抢滩问题。

    居民斥外劳非法营业 违SOP

    外劳抢滩,连居民也看不过眼,怒斥外劳马上收摊离开。

    网上流传两个影片,一名自称住在当地组屋的居民在晚上来到店屋,看到一群外劳在走廊上摆摊时,向前训斥外劳。

    他质问外劳们是否有营业执照?是否有注射2剂新冠肺炎疫苗?是否有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包括提供二维码扫描、体温测量机等。

    根据外劳的回答,他们已注射了疫苗,但针对其它提问却避而不答。

    该名居民训斥外劳们非法营业,对当地的合法小贩不公平,因为小贩必须支付租金、水电费,非法小贩不用给租金就在该地卖菜赚钱。

    居民也说,如今疫情肆虐,非法小贩毫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是不对的。

    他要求外劳们马上离开,不要再在当地做生意。

    霍伟彣:政府商民须配合

    士拉央市议员霍伟彣强调,杜绝外劳小贩必须获得政府、商家及民众的互相配合,才能有效解决。

    他说,只要市议会执法人员看到外劳小贩摆摊,就会马上采取充公行动,奈何外劳在执法人员离开后又开摊,这是十分棘手的事。

    他说,市议会的分手有限,无法24小时驻守当地。

    “我们周一早上也有前往巡视,对违例的小贩采取行动。”

    霍伟彣也呼吁商家、批发商不要卖货给外劳,只要外劳没有货源,也就没有机会摆摊。

    “本地顾客也不要光顾外劳,没有需求就没有供应,久而久之,外劳也不会在该处摆摊。”

    他重申,取缔非法外劳是移民局的权限,市议会只能开罚单和充公货品。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