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不佳引发社区感染? 居家隔离存隐忧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环境不佳引发社区感染? 居家隔离存隐忧

    (吉隆坡5日讯)无症状和轻微症状者安排居家隔离带来方便,也希望有关群体善用此方便,而不要滥用及谨守居家隔离的指令,惟一些确诊者的住家环境不理想或共有设施,存有传染病毒的风险,造成其他家庭成员被感染,所以也不排除会导致社区感染逐渐浮现!



    据早前报导,负责主导大巴生谷特工队宣布启动线上冠病评估中心(Virtual CAC),位于大巴生谷内的新冠肺炎患者,若是无症状或仅有轻微症状,并不需要前往新冠肺炎评估中心,反之仅需居家隔离和接受该部监督,并收到电子版居家隔离令(HSO)。至于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则需自行居家隔离,但无需接受病毒检测,除非出现症状。

    此外,巴生谷的成人接种率截至本月2日的已达93.3%,至于首剂则达111.6%。

    基于上述宣布,雪州多间早前人潮汹涌的新冠肺炎评估中心已改善,人潮已减半。

    即使让无症状和轻微症状的确诊者居家隔离,对确诊者也带来方便,不过也存在隐忧,因非所有人的居住环境适合作为隔离场所,也会导致其他家庭成员不幸染疫。

    《中国报》也就上述课题抽样电访雪州的人民代议士,他们坦言,一些居家隔离的确诊者确实面对居家环境不理想的情况,包括一些设施包括厕所必须与其他家庭成员共用。

    他们指出,即使居家隔离的都是无症状和轻微症状患者,可是若情况恶化而导致传染指数升高,也会造成其他家庭成员确诊。

    “政府也必须拟出应对计划,包括让住家环境不理想的确诊者提供隔离场所,包括安排入住酒店,而隔离酒店也必须备有不同的价位来应对不同经济背景的确诊者。”

    他们指出,至于居家隔离的确诊者,也必须遵守政府的指示,如实汇报个人情况。

    “只要大家互相配合,其实这反而会减少社区感染。”

    雪州基本传染指数
    过去1周不超过1.0

    过去一周,雪州的基本传染指数不曾超过1.0,社区感染群有5个!

    雪州疫情相比严峻时刻已放缓,而在基本传染指数(RT Value)中也不再是三甲人马,甚至处于“倒数”的州属,在8月27日至9月2日,雪州的基本传染指数介于最低0.93至0.97之间。

    雪州过去一周依然以职场感染群居多,而社区感染群占少比例,共有5个。

    这5个社区感染群主要来自雪邦、沙白安南和乌雪县,包括涉及雪邦和鹅唛县的龙溪再也、沙白安南县的斯里丹绒路和适耕庄海口,以及乌雪县的武吉曼钟和瀑布路。

    黄思汉:应设更多隔离酒店

    政府应让更多不同价位的酒店成为隔离酒店,让住家环境不理想的确诊病患可选择在酒店隔离,减少居家隔离和感染家人的风险!

    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目前出现一个较为普遍的情况,就是当家中有人确诊时,会造成其他家庭成员也确诊,甚至是全员中完的情景发生。

    他指出,这是因很多人的住家环境并不适合作为隔离用途,就以组屋而言,大家都是共有厕所,也因此会受到感染。

    “大家必须知道的是,并非每个确诊者的住家环境拥有宽阔的空间作为隔离,尤其一些设施需要共用,这也会导致家庭成员受到感染,这类情况若延续下去是不理想的。”

    他指出,雪隆疫情近日已寓所改善,无论是医院和隔离中心都陆续腾出空位,因此希望可考虑让住家环境不适合作为隔离场所的病患住进医院和隔离中心。

    他强调,雪隆毕竟是人口密集的地方,目前的疫情有所缓和,同时也明白居家隔离的措施为了不增加相关单位的负担,一些医护人员也必须调派到其他疫情严峻的州属。

    “我觉得最实际的行动就是将更多酒店,充作为隔离酒店,不过据我了解,申请作为隔离酒店的程序非常严格而不简单,不少酒店即使已作出申请都面对困境。”

    黄思汉坦言,政府如此严格是好事,可是也必须从中衡量。

    他也反问政府,在住家或酒店隔离,到底哪个更具有风险呢?

    他强调,只要确诊者在家隔离,其实若环境不理想,依然有病毒传染的风险,这就会传染给家人。

    他指出,参与酒店分有不同的价位,包括中价和廉价等,这也是为了迎合不同需求的病患。

    梁德志:共用厕所 最大弊端

    “居家隔离最大的问题,就是确诊者和家人共用厕所!”

    班达马兰州议员梁德志坦言,并非每位确诊者都是来自经济理想的家庭,也不是每间住家都拥有多间房间和厕所供隔离使用,这也是居家隔离的隐忧之一,同时也发现社区感染逐渐浮现。

    他指出,他接到许多投诉,因确诊家人居家隔离,最大问题是全员共用厕所。

    他为此劝请该确诊者选择前往毗邻的隔离酒店,至少可暂时与家人相隔。

    他指出,一些较有钱的家庭,可能有其他单位可暂时搬去隔离,可是一些家庭家境贫穷就只能在小空间隔离。

    “我们原本是要砍断病毒感染链,可是若在小环境隔离是会导致家人之间容易传染。”

    梁德志认为,政府其实可以提供B计划,让住家环境不适合隔离的确诊者有第二方案,包括住进隔离酒店或安排进入隔离中心。

    他指出,即使无症状和轻微症状,都是会将病毒传染给他人,除了传染指数也有不同的个案。

    他举例,早前其团队也有人确诊冠病,其中两人将病毒传染给家人,其他的相安无事。

    他促请众人善用政府提供的居家隔离便利,而不要滥用,尤其可定期自行检测和呈报情况。

    “任何确诊者仍在家的情况,我们都必须等到对方已结束隔离和痊愈后,才会前去消毒,毕竟确诊若仍在一个空间,即使消毒后病毒仍存在。”

    王诗棋:监督自己 时刻汇报

    无拉港区州议员王诗棋认为,既然政府让轻微和无症状者可居家隔离,是让前线人员有喘气的机会和提供更好服务,不能因目前腾出空间就不断“塞人”进去,必须从前线的角度思考。

    她指出,我国所有人的抗疫经验已有一年多,如果让大家居家隔离后却担心无人监督和确诊者趴趴走,其实这是两方面的失败,包括政府和人民的失败。

    她指出,疫情爆发至今,各界也传达了各种冠病和染疫的知识和咨询,同时也教导大家如何使用血氧仪来监督个人血氧的饱和度,也让大家知道居家隔离应如何是好,并使用相关系统呈报个人情况。

    “政府提供居家隔离的方便,大家就不应浪费,居家隔离就是大家的责任,请监督好自己和时刻汇报情况。”

    王诗棋指出,对于消毒需求,他们是来者不拒,并在前去消毒前都会问清楚确诊情况和人数。

    她说,即使是全家中完的情况,他们都会透过电话教导该家人应采取什么举措。

    “无拉港州选区目前的职场和社区感染各参半,我是觉得疫情还未缓和,依然起起落落。”

    黎潍裮:自行检测 制止播毒

    莲花苑州议员黎潍裮深信凡是居家隔离的居民,都是有责任的群体,只要大家互相配合,可有效制止社区感染。

    他指出,让大家自行唾液检测是有好处又简单,至少大家可掌握本身的情况,同时最重要是大家有纪律地待在家隔离,并减少社区感染。

    他说,确实有人会担心确诊者居家会造成其他家庭成员受感染的风险,可是自行检测至少可让大家知道本身的情况,不会犹如之前确诊后仍不知情而趴趴走,结果导致社区感染严重。

    他认为,凡是选择自行检测的都是对自己负责任的人,对社会责任感也会很重。

    他指出,新冠肺炎自助冠病测试剂盒的批发顶价为每套16令吉,零售顶价为每套19令吉90仙,这价钱让很多人在经济方面可负担得起。

    “只要有者的自行检测呈阳性,并在MySejahtera中呈报情况,而民众配合及MySejahtera发挥作用的情况下,相信会找到很多自行检测而呈阳性的人。”

    他指出,他们也不断根据消拯局的消毒建议,即是使用滴露液来参水进行消毒,再传达和教导给有确诊者的家庭。

    他说,即使确诊患者已送往隔离中心或已痊愈,消毒队也已甚少进入住家消毒,因已有简单的消毒方式。

    他指出,消毒需求依然很高,包括公寓和组屋等。

    “就以安邦为例,疫情已下降,原本在热点区使用MySejahtera查询一公里内的确诊病例,是多达四、五百宗,目前则约百多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