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毛月河流两度污染 疫情+断水 商民苦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士毛月河流两度污染 疫情+断水 商民苦

    (吉隆坡4日)因污染而断水的梦魇本已多月不曾发生,岂料“曹操还是到了”,更一周内两度断水,导致遭殃的商民被疫情和断水左右夹攻而苦不堪言!



    就在去年,雪州不同河流因面对污染,影响附近滤水站被迫喊停而无法过滤生水,加上污染事故是突然发生,来自雪隆各地不同用户,都会因不同滤水站暂停服务,面对间歇性断水困扰,尤其单单在去年10月,1个月内就四度面对断水。

    为了应对上述污染事宜,雪州政府在去年的雪州议会,已三读通过2020年雪州水务管理机构(修正)法令,将污染河流刑法加重至最低20万令吉,最高100万令吉,及强制监禁最高3年,同时肇事者需缴付清洁费。

    踏入2021年,雪隆就什少有因污染而发生断水事故,即使有断水也因地区性的水管破裂或提升工程等,而包围雪州的最大问题就是新冠肺炎病毒。

    当大家都抱着雪州因河流污染而断水的困境将画上句号时,历史却再相隔10个月后重演,更甚的是4天内就两度发生污染和断水。

    在8月31日,士毛月河滤水站因受异味污染而紧急关闭,共有463个地区受到影响,包括八打灵县(172地区)、乌冷县(54区)、雪邦县(194区)、布城(23区)和瓜冷县(20区)共32万3623水供用户面对间歇性断水问题。

    当水供在本月2日的早上终于全面水供后,不到42小时,坏消息再次传来,士毛月河流竟然二度受污染。

    受影响地区的居民就被迫陷入断水和疫情的困境。

    水车已前去沙登新村派水。
    5县463区 受影响

    同样的河流、同样的5县463断水地区,一样都是悲剧!

    在4天内发生的异味污染事件,都是士毛月河(Sungai Semenyih),而面对间歇性断水的都是八打灵、乌冷、雪邦、瓜冷和布城县。

    5县受影响的地区共有463个,分布在各县的影响地区也相同,对涉及用户可说是雪上加霜,原本已因恢复水供而松一口气,奈何数日后再次迎来断水的消息。

    此外,即使此次污染造成断水事故是今年首度发生,不过掌管雪州旅游、环境、绿色科技及原住民事务的行政议员指出,今年其实已发生10多宗河流污染事故,幸获当局及时发现并通知各单位采取及时行动和应对措施,避开了关闭滤水站而造成断水的事情发生。

    士毛月河的臭阈值已三度归零。
    Air Selangor面书被“轰炸”

    两度断水引起用户在Air Selangor面子书留言区“轰炸”,同时也有人为该公司护航!

    基于污染属突发状况,当局立即暂停滤水站而影响输水,受影响的用户皆反映没有足够的时间存水。

    用户不满强调,下午5时许已关闭滤水站,可是晚上7时许才通知,根本来不及储蓄足够的水供。

    “疫情当前,都在家煮食,现在没水了,如何用餐呢?”

    有用户揶揄,一周内断水2次,不知可否要求水费退款。

    “受影响的用户水费理应获得折扣,因当水供恢复时,水龙头必须维持10分钟让肮脏的水排出,可是我们却必须承担这些水费!”

    即使断水帖文引起许多人附上生气的表情,不过也有消费者为Air Selangor喊话加油,并强调污染并非可预计到,而水供公司已尽最大的努力为用户提供水供服务。

    也有网民希望水供公司可对肇事者作出严厉的惩罚,否则污染事宜只会不断发生。

    梳邦州议员服务中心 自备6储水槽

    只要士毛月河或雪河发生污染,梳邦再也往往都“逃不过”而成为断水重灾区,梳邦再也州议员服务中心也自备储水槽,让受影响居民取水应急!

    梳邦再也州议员黄美诗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梳邦再也的水供主要来自士毛月河及雪河,而这两个河流也是州内较频密发生污染的河流,只要其中一个河流受污染,梳邦再也就有地区面对断水困境。

    她指出,该服务中心未雨绸缪,准备6个储水槽,同时会在其面子书专业发布设置储水槽的地点。

    黄美诗也是雪州水务管理特别委员会主席。她指出,对于4天发生2次断水确实是很失望,毕竟雪州已久达1年不曾发生断水。

    她指出,此次断水是同样的河流受污染,因此希望政府必须认真看待,以可从中加强。

    她说,在刚结束的州议会,雪州行政议员依兹汉指河流混合增强系统(HORAS 600)衔接雪兰莪河滤水站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以及蓄水池C池衔接至士毛月滤水站的相关工程目前已经处于招标程序,预计2022年12月完工。

    “无论如何,我希望这个工程可加速,确保这个Plan B可尽早完工。”

    她指出,在上述计划中,一旦发生污染,即使滤水站需暂停服务,都可引用河流混合增强系统的水供输水给用户。

    梳邦再也州议员服务中心,已安排在受影响的地区设置水槽,让居民可取水。
    方年泰:来不及存水

    沙登新村村长方年泰指出,因当局在周五晚上才宣布断水,很多早市摊位和业者其实未必来得及储存足够的水供,而目前存有的水供只可应付周六的需求。

    他指出,一周两次的断水,沙登新村有许多人受影响,而首次断水是很快就恢复水供,而第二次断水至今都尚未恢复水供。

    他也希望政府可有对策应对雪州河流污染的事情。

    “我原本是没看到当局安排水车前来派水,也一直等待当局的恢复,不过水车随后已来到。”

    他指出,一些业者也担心储存的水供不足以面对周日的生意,因有者储存的水并不足。

    受影响地区 分阶段恢复水供

    最新消息,受断水影响的地区将在傍晚6时分阶段恢复水供!

    据雪州水供公司的面子书专页指出,自今早6时开始,士毛月河的臭阈值(TON)已三度归为零,也重新启动关闭的士毛月河滤水站,以确保输送给用户的水供干净和安全。

    在周六下午1时45分许,水供公司也宣布,在傍晚6时许,面对断水的地区将分阶段恢复水供,并估计会在本月6日的早上6时全面恢复水供。

    该公司也在断水期间,安排94辆水车前去受影响的地区派水。

    用户若欲知断水的最新进展可浏览Air Selangor官网(www.airselangor.com)、手机应用程式、脸书、推特,或致电客服热线(15300)查询。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