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伯灵异堂◢ 蛇精之纠缠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阿伯灵异堂◢ 蛇精之纠缠

    ■文接上期:《蛇精之现身》



    蛇精缠人,与宿世因果脱离不了关系,凡人与精怪丝丝相扣,勾勒出如聊斋志异的情节。

    20余岁的阿琪,在少年时期有一回登上槟岛升旗山,一时口不慎言触及在山林修炼的蛇精,两者从此纠缠不清。

    蛇精与阿琪是有宿世因缘,两人前世曾是一对恋人,女人与蛇精于今世相遇,“祂”缠上了阿琪,更要把她带走。

    阿琪陷入精神恍惚,经常出现歇斯底里的情况,父母以为她狂躁或患了忧郁症,带她寻求心理医生治疗,阿琪常年靠着服用安眠药,附身在她身上的蛇精才被克制不逞凶。

    然而命运就像环环相扣的链子,冥冥之中将不同的人牵联起来,有一回阿琪与亲人向太极无疆堂的许虹光寻求占卜,因阿琪一句怀疑自己身有负能量,牵引出这宗灵异个案的发展。

    多年来潜伏在阿琪身上的蛇精,因许虹光点燃了除障粉与施法,进而触发了“祂”而现身作乱……

    拖延时间 蛇精平息

    当天下午,被蛇精附身的阿琪陷入歇斯底里,整个人几乎变了模样,脸庞蒙上一层淡淡的黑气,发出极度嘶哑的男声,她被压制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已经过了2小时。

    而长时间压制着阿琪的一众人,早已大汗淋漓,几乎虚脱无力,疲态尽显。

    凡人与精怪都有极限,附身在阿琪身上的蛇精,纵使道行高深,也不能长时间附身显现,超过一个时辰的拉锯战,“祂”的能力相信已趋强弩之末。

    许虹光与蛇精经过一番反复套话,已大致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暗中也顺利拖延了时间,便大胆地叫众人松手稍息。

    他认为,蛇精只想与阿琪相伴,虽口口声声说要夺命,但未必真的要让她死去,而事情发展确实如此,众人松开手后,“祂”也平静下来,并没有从楼上店铺一跃而下。

    (图取自网络)

    回溯源头 前往住处

    看到这里,或许会有读者想到,既然趁时间消耗,蛇精已显疲态,强硬下手将“祂”抓走,可不就将事情解决了吗?

    多数有处理过种种灵异事件经验的师傅,未必贸然趁势下手,蛇精因常年附身在阿琪身上,几乎阿琪的魂魄相连一起,若一时下硬手唯恐会伤及阿琪,可能造成她三魂七魄不齐,随时导致她变成痴呆的下场。

    处理方式必须回溯源头。

    阿琪因长时间被附身,日夜被蛇精纠缠,她的住处都会留下蛇精的气息,有必要返回她住家处理法事一趟。

    在场的阿琪亲人立即一口答应,许虹光与团员略作收拾,“押送”着阿琪前往她的住处去。

    摇铃法器烫手

    在阿琪的住家中,完成了基本的净宅法事程序,再重新设立结界,阿琪也逐渐恢复正常了,脸庞已有血色,声音也不再嘶哑了,算是清醒过来。

    许虹光知道,蛇精只是从表面退下,并没有就此消逝,而他所做的法事工作是针对蛇精而设,以便让“祂”不在此住宅内作祟。

    他从袋子中掏出了一把摇铃法器,轻轻晃动,铃铛声清脆入耳,阿琪立即犯疼,手压着两处太阳穴高呼头痛。

    他抓过阿琪的手掌,将那把摇铃轻放在她掌心上,铜质物品触及皮肤本应感觉冰凉,阿琪却好像接过烫手山芋,手掌马上缩回,叫嚷着十分烫手。

    看着阿琪冲入房间躲起来,许虹光知道,被邪灵入侵且身有负能量者,被法器触及才会感觉热烫,这也意味着蛇精是隐匿起来,并未真正离开阿琪。

    他清楚知道,事情尚未完成解决,但他还需要更多时间思考策略,来对付这条缠人的蛇精。

    (图取自网络,非文中摇铃)

    狡蛇两窟

    数年以后,许虹光向阿伯重叙这宗蛇精案件时,感叹一时大意而忽略了蛇精的狡诈本性。

    当时阿琪发作被众人压制,附身在她身上的蛇精,得知许虹光众人要上门做法事,便撒了一个谎。

    原来阿琪的父母在槟岛持有两间住宅产业,经常在这两处房屋轮流居住,蛇精得悉许虹光要上门办事,便欺骗指第一间屋子没有肮脏东西,无需做法事。

    蛇精的气息根源或者说是“巢穴”,原来真是在那一间住宅内,而许虹光等人去的第二间住家所做的净宅法事,等于白做一场。

    许虹光知道上了蛇精的当,是因为当天晚上深夜时刻,他接获了阿琪父母气急败坏的来电。

    对方几乎语带哭音,说阿琪不知怎么的,到了夜晚突然又再发作,不仅歇斯底里,一直哭闹打烂家中的物品,还扯下全身衣物,赤裸裸在客厅来回走动。

    许虹光一听脸色下沉,他没料想到阿琪这么快又复发,附身的蛇精更变本加厉,便吩咐对方父母先强硬制服阿琪,将她穿回衣物载送去一家庙宇会合……

    ■文接下期:《蛇精之了结》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