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防“左脚进食堂、右脚上天堂” 餐饮业:不拿性命赚钱!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告别式
  • KL人 ChinaPress

    谨防“左脚进食堂、右脚上天堂” 餐饮业:不拿性命赚钱!

    (巴生20日讯)餐饮业高度戒备看待开放堂食政策,谨防“左脚进食堂、右脚上天堂”,不拿性命来赚钱!



    政府在疫情狂虐下依然宣布放宽堂食,作为疫情“暴风眼”的巴生,每日新增病例“千千”声,这2个月区内食肆也接连沦陷,不少同业疫亡,因此业者不敢冒险,今早敢敢提供堂食的食肆估计不到2%,几乎所有业者都有共识,不约而同继续禁止堂食,回避病毒。

    今早所见,巴生区提供堂食的食肆,只有三四间,即使开放也门可罗雀,店内几乎不见顾客人影。

    据观察,无论是巴生南区的武吉丁宜、高阳苑、峇遥丁宜,还是北区的百家利、永安镇、中路口等,各地商业区的食肆,一眼望去几乎都没有业者提供堂食。

    巴生疫情依然严峻,因此饮食业者不约而同不开放堂食。

    雪隆贩商公会联合会投诉局主任潘国全向《中国报》记者指出,同业已经做好随时开放堂食的准备,但疫情现况根本不允许同业冒险,开放政策让人费解。

    他说,今早巡视后,巴生北区只见一间嘛嘛店提供堂食,其余食肆皆继续禁止堂食。

    “一旦开放堂食,店内人流变多,大家也脱下口罩吃东西、聊天,但脱口罩是最危险的行为,加上无症状者很多,我们不能拿自己或员工的性命开玩笑,这也是为顾客安全着想。”

    他说,堂食政策和戴口罩防疫标准作业程序明显存在矛盾,只要一脱口罩开口,病毒就有机会通过空气传播。

    他说,而且现在一些业者、小贩及员工,也还没有完成接种程序,加上堂食细节指南还没有一锤定音,因此,同业们不约而同选择继续观望。

    “公会不会阻止同业,交由他们自己评估风险,决定是否恢复堂食。”

    大部分民众也对堂食却步,宁愿打包返回家里或办公室。

    潘国全:顾客也怕 

    业者怕,顾客一样怕!

    潘国全指出,业者对病毒感到恐惧,食客也一样敬而远之,一间开放堂食的嘛嘛店,整个早上只迎来1名食客,显见食客也一样不敢冒险。

    他说,专做堂食生意的肉骨茶店,也几乎不敢第一时间恢复堂食。

    “有肉骨茶业者告诉我,如果开放堂食,每桌数个人一起开口吃东西、讲话,传播率不是变得更加快?随时店内爆发感染群,因此,安全起见还是选择继续禁止堂食,避开病毒。”

    他说,业者也反映,虽然雪隆接种疫苗数字已经达标,但确诊和死亡数字明显没有达标,不值得冒险,更何况完成接种也不一定安全,宁愿少赚一点,也不要拿性命来博。

    他说,随着许多同业染疫和病亡后,一些业者的防疫措施甚至更加严厉,不只继续禁止堂食,还不准顾客踏入店内点餐打包和等待,他们只能在店外点餐等待。

    业者目前还是观望,只提供打包服务。

    叶华仔:商贩不认同 

    巴生滨海小贩商业公会顾问叶华仔指出,恢复堂食政策一经宣布,同业都不约而同不予认同,大家还是采取“先观察”的谨慎心态,暂不开放堂食。

    他说,近2个月几乎每间食肆都传出确诊病例,其实一些同业对此感到非常恐惧,甚至想要关店暂休,可是每月租金、薪金、水电费等,导致他们只能勉强靠打包生意,来维持开销和生计。

    他以本身为例,每月至少要5千至6千令吉的开销,根本不能休息太久。

    他透露,他本身也是冠病受害者,于7月18日确诊,店内7人有5人中招,根本不知道怎么被感染,因为已经完全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我是第4阶段患者,在医院住了20多天,每天抽血检验,可以说是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回来。”

    因此,他也以“过来人”身分奉劝大家,冠病真的不是开玩笑,很多人以为隔离10天就没事,但是一旦不幸是重症呢?一些人没经历过,所以不担心,这样的想法不可取。

    他说,他本身的云吞面店关了1个多月,将于本月31日重开,届时一样只供打包、不允许堂食,宁愿少赚一点也不拿性命来赚钱,而他本身依然需要修养,因此由孩子和孙子掌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