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将功赎罪(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将功赎罪(中) 作者:雅蒙

    这时正在驾车回家的颜鸿林想:即使我真的在外面再见她,我能认出她吗?里面的小姐个个都貌美如花,但个个都浓妆艳抹看不清真面目。刚才她也说过:“这是保护我们,出到外面人家不容易认出我们,这个世界最古老的职业到底不是体面的行业。”



    刚才精力尽情欢乐的发泄后,颜鸿林原本满腔的苦恼与怨气也消散了,他想到老母亲,心头不安也不忍,母亲说到底是想为不容易找对象的独生子娶个媳妇,自己刚才不应该把怨气发在母亲身上。

    他在街头打包母亲爱吃的福建炒面,回到家装成若无其事对等门的颜婶说:“妈,我想你一定还没吃饭呢,我买了福建面给你吃,乘热吃吧。”

    颜婶一颗心也放下来了。她明白儿子心里的愤怨。

    12年前,儿子才16岁,已经长得高大强壮如成年人,外表英伟神气,大把年轻女生喜欢他。谁知道就在老颜出事那天,真是祸不单行儿子也出事了,那时颜婶真的心都碎了,但了为要给心灰意冷的儿子打气,颜婶强迫自己振作起来,她要把儿子拉出绝望的灰色深渊。

    那一天是颜婶永生不会忘记的日子,她成为寡妇,儿子残废。

    丈夫老颜是一名打金匠,在一家小首饰店任职,他有一点小小的股份。

    那一天,几名年轻男女光天化日打抡金铺,刚好有警察经过发现,这几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混混束手被捕,但老颜却被刺死了。

    意志消沉

    消息传到时,儿子颜鸿林正在学校练球,16岁的他忧心如焚的骑着电单车赶去医院,却在闹市被一辆鲁莽行驶的车子撞倒,儿子倒在地上,这辆车子的司机惊慌下竟然不能停下,车子把儿子左手臂上截辗断了,骨头粉碎。从此人家视儿子为残废,儿子意志消沉,最生气的是肇祸车子畏罪逃走了。有人说驾车的是一个年轻女子。

    颜婶赶到医院时还来得及见丈夫最后一面,他气息如游丝的嘱付:“要为鸿林找一个好媳妇。”

    原本英气十足的颜鸿林娶亲是不难的事,但在他失去了左手臂后,人家一看他是独臂男子掉头就走了。像今天下午相亲的事,是真的严重伤害到儿子的自尊心,颜婶不怪儿子发脾气。

    内疚的颜鸿林要令母亲开心,陪她吃福建炒面,一边说:“妈,我会再去相亲,我一定要娶个老婆让你抱孙子。”

    颜婶真的老怀大慰,她要的就是儿子这句话。尤其儿子这时很有信心说:“我除了没有左手臂,不比别人差,我不信找不到老婆。”

    颜婶继续再拜托媒人为儿子说亲事,反应不热烈,有的甚至劝她说:“颜婶,这里的人都知道鸿林少一只左手,不如你再花一点钱,为他在越南买一个新娘回来吧。”

    颜婶觉得这也是一个好主意。但这时颜鸿林的红鸾星动了,一日一个依稀能看到旧时欢场气息的中年妇女上门来,愿意为颜鸿林说亲。

    女方叫王美莺,比颜鸿林小两岁,从照片看长得很秀丽。颜婶担心儿子高攀不上,也不想儿子再受侮辱,就老实说:“这王小姐知道我儿子没有了左手臂吧?”

    媒人说:“我做媒人从不欺人,告诉她了,她倒不嫌弃,只说如果人品好,这不是问题。”

    她不改旧日的口无遮拦:“再说结婚生孩子的事是靠下面,又不靠一只手。”

    不敢嫌弃

    颜婶虽然心急要为儿子娶媳妇,但她也不是愚蠢的人,她说:“王小姐年轻也好看,找个好对像不难呀,再说我家也不是有钱人家。”

    媒人不以为意:“你放心,我担保她不是出来骗钱的女人,老实说吧,她不容易找对象,因为她跟过人家,是一个商人的外室,人家老了放她出来。她手头肯定有私房钱,她也怕自己遇到坏男人骗财骗色呢。男方条件不够好就不敢嫌她。”

    颜婶也不敢嫌对方跟过男人,儿子少一条手臂更被人嫌弃呢。双方商量好,就在这个星期天中午在一间小酒楼相亲。媒人说:“就她与我来,不会花费多。”

    颜鸿林放工回来听了,不想令母亲扫兴,也答应相亲。

    那天相亲的事十分顺利。这王美莺很懂事,嘴吧甜也很会招待,把颜婶敷衍得风雨不透,落落大方的与颜鸿林谈话。然后她与媒人到洗手间补妆,让颜家母子有机会说话。

    颜婶对儿子说:“我倒是喜欢她,看你了。”

    颜鸿林微笑:“她比我想像中还出色,我也没资格嫌人家,看她吧。”

    一会两人出来,媒人就建议:“颜婶啊,我看你老人家也累了吧,我陪你先回去,让他们两个到外头再喝杯茶吧。”颜婶当然马上说好。

    王美莺倒不浪费时间,喝茶时就单刀直入的问:“还是先谈最重要的事,我合你的眼缘吧。”

    颜鸿林微笑:“你比我想像中还要好看,我简直不敢相信你需要相亲。”

    王美莺笑:“那我就当你喜欢我啦,我也喜欢你。”

    颜鸿林疑惑问:“你喜欢我什么?你不嫌弃我是独臂汉?”

    王美莺笑:“我倒认为这也是优点,男人打老婆时爱用拳头,你只有一只拳头不就少一份暴力吗?”

    颜鸿林听她如此“狡辩”维护自己的缺点也大笑,更有一份感动。

    第一次相聚就颇有郎情妾意,到夜晚才分手。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