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将功赎罪(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将功赎罪(上) 作者:雅蒙

    这是位于都会老区一间独立大宅,只有识途老马知道这是一个暗坑--地下妓院,虽然它的外表显得有点老旧,内里装潢却香艳浪漫,是典型的温柔乡销金窝。它是异军突起的暗坑,一下子成为都会内生意最好的地下妓院,原因很简单,内里的小姐都是青春肉弹,个个热情喷火,它收费也是最高的,但玩家认为值得,客似云来夜夜生意爆满。



    行家眼红也不敢对这间暗坑轻举妄动,不仅它肯付钱让有力人士保护,里面的小姐一个个都不好惹,分分钟可以从千娇百媚即刻变成黑罗刹,操起刀子不输男人。

    因为这里的小姐个个都是不良少女出身,个个都在福利部千锤百炼出来的,黑社会流氓也不敢惹她们,从来没有男人吃了狗胆来白食,除非接到她们的大家姐‘好好侍候’的密令。

    这群小姐从不窝里反,她们很团结,她们听大家姐的话--争财不争气。挣够了钱就最好退出这一行重新做人。她们一直都有新血生力军加入,可以满足顾客的新鲜感,能满足顾客任何要求,只要付钱。

    这一日夜幕才低垂,进来一名年轻男子,样貌不差,但神情却颇愤世嫉俗,他只是听人说这里有间地下妓院,从来没有光顾过。

    接待的小姐笑靥如花要他先缴基本消费,他发窘,裤袋里的钱只够付一半。他自嘲:“这里难道没有优待伤残人士吗?”

    他举起左手,只剩上胳膊。接待小姐陪笑说:“对不起,我们只优待乐龄人士。”

    双重优待

    这时接待台后面走出一位艳女,笑说:“她新来,不熟悉规矩,伤残人士也有需要对不,当然有优待,你更是今晚第一个客人,双重优待。”

    接待小姐看着艳女,微笑不敢说话。艳女走过来,亲热的挽着男子的右手臂:“来,先喝杯酒,先从大银幕上看一下小姐们的写真,看你喜欢那一位。”

    年轻男子很有兴趣也很专注的看着小姐们穿得极少的写真集。

    艳女微笑问:“看上那一个,我叫她来带你进房。”

    年轻男子转头凝视她:“没有看到你的照片。”

    艳女失笑,然后说:“你要我?大把比我美艳性感的。”

    男子点头:“但你温柔和气。”

    艳女笑了:“我还真是第一次听到人家称赞我和气呢。”

    她故意为难他:“我只陪真正的男子汉。”

    他也不是老实人,笑说:“我赞美自己也没用,你要试过才知。”

    她笑:“哟,还以为你是好人,原来也是坏蛋。”

    男子胆子大了嬉笑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艳女望着他,神情颇严肃像沉思,迅即又笑说:“好,我就试一下。”

    她手指一弹,两名妙龄女子走过来,拉起年轻男子,说:“走,我们先为你洗澡。”

    他急了,望着艳女。两名女子笑说:“你先干净,然后她会来陪你。不然你以为我们收费这么贵。”

    艳女望着他在楼梯消失,她回到自己的房间。俨然就是办公室的模样。

    里面一张很大的桃花心木书桌,桌子上面有一个信封,她抽出里面一张照片,是一个年轻男子的照片,像是在街头偷拍的,她仔细凝视,叹息。照片里男子赫然就是那位没有了左手臂的青年。

    颜鸿林华灯初上时走入这间地下妓院,他出来时已经万家灯火。他心满意足的吁一口气,怪不得收费那么贵,人家给的是帝皇式的享受,自己刚才是一腔怒火才会起意进去,没想到还幸运的获得优待。他不是笨人,他明白是刚才那位艳女一番善意,自己活了那么大才明白什么是风流艳福。

    自取其辱

    颜鸿林驾着自己半新旧的车子回家,一路上还不断回味刚才的风流韵事,还有那迷人的艳女。

    他苦笑,虽然不是梦,却也像是一场春梦,他不可能再回去这个艳窟,他没有这个闲钱消费。

    艳女刚才也这么说:“今天你是遇到我,不要有下次,那是自取其辱。”

    她微笑说:“你是很够男子汉,想女人是自然的事,好好的娶一个妻子吧。”

    他苦笑:“你以为我不想,有女子会喜欢一个没有一截手臂的残废男子吗?”他扬扬那只只剩上半截的左手臂。

    他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进来吗?当然我不知道这里是天价消费,刚才我是饱受刺激,不管三七廿一就闯进来了。”

    艳女关心问:“你受了什么刺激?又说没有女朋友?”

    颜鸿林低头不语,良久才说:“刚才我是去相亲,是母亲安排的,我不忍心违抗她,但我知道是白花钱白去的,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

    艳女轻轻抚摸他的背部:“发生什么事?”

    颜鸿林无奈说:“我与母亲才坐定,就见那个相亲的对象与陪伴的人大声责问媒人:‘为什么你没有告诉我们,他是个残废。’然后怒冲冲的走了。”

    艳女温柔的说:“这样肤浅的女子,你才看不上。”

    颜鸿林笑:“你太好了,其实我也不喜欢她,这么瘦。”

    他望着她,淘气的说:“我喜欢像你这样的肉弹。”

    艳女哈哈笑:“是啊,外面的良家妇女都不明白男人喜欢温香软玉抱满怀,拚命的减肥。”

    颜鸿林依依不舍的说:“多谢你,给我一个快乐的时光,希望我能再见到你。”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