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开开关关 冀政府帮帮忙 酒店 快撑不住了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政策开开关关 冀政府帮帮忙 酒店 快撑不住了

    (吉隆坡11日讯)雪州疫情持续升温,加上全国落实行动管制令,雪州旅游业包括酒店行业仍在苦苦支撑,绝大部分生意下挫50%以上,只能盼“解禁”后“补血”,否则,业者几乎是面临绝望。



    马来西亚中小型酒店雪兰莪州分会主席黄鸿杰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疫情期间,旅游业十分难做,尤其政府从一开始限制不能跨州,到最后全国落实行动管制令,酒店的生意至少下跌超过50% 。

    他说,之前主要也是疫情限制了大家的活动,大家担心疫情,所以减少出门,加上适逢斋戒月,也让友族朋友减少活动。

    “但雪州一些旅游重点区,比如说适耕庄、瓜拉雪兰莪,还是会比较吸引游客,业者期盼政府尽快解禁,让民众趁着周末和学校假期前来旅游入住酒店。”

    惟黄鸿杰说,整个疫情期间,雪州旅游业并没有太大改善,即使有顾客,整体的情况还是不如从前。

    “目前酒店业者都处于3种情况,第一是关店冬眠,第二是变卖产业,第三则是靠储备金苦苦支撑下去。”

    他说,政府必须施以援手,不然叫业者怎么生活?这种一下子开放,一下子关闭的政策,对旅游业实在是很大的打击。

    另一方面,一些来自雪州旅游区的民宿业者受访时说,自从政府允许跨县旅游,每逢周末民宿的订单几乎都是爆满,有的顾客甚至在1个月前已开始预定开斋节假期的房间。

    “如今重施行动管制令,一般业者的做法是允许顾客展延入住期。”

    适逢假期 也热不起
    吉隆坡的旅游区以外国游客为主,自政府关闭边境,酒店业者首当其冲,即便适逢佳节和学校假期,反应也热不起来。

    有别与雪州旅游区,吉隆坡的旅游区,即金三角一带,过去都是外国游客的必游之地,在政府封锁了外国游客入境后,对首都旅游业影响甚大。

    一些来自吉隆坡旅游区的酒店业者告诉《中国报》,少了外国游客后,原本生意已十分艰难,之后限制跨州,再到现在重施行动管制令,情况更糟糕。

    “但我们还是期盼政府早日解禁, 希望适逢周末和学校假期,会有本地顾客入住,但反应也不是十分热烈。”

    有的业者也说,即使是做促销,包括买一送一,也不见特别吸引本地游客来光顾。

    如今更甚的是,政府如今重施行动管制令,让业者几乎感到绝望。

    “全面封锁,相信业者真的无法再撑下去。”

    吉隆坡的主题酒店向来吸引外国游客入住,如今适逢疫情,生意大受影响。

    没有房间订单
    ◆民主行动党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
    政府重施行动管制令,即使是即将迎来学校假期和开斋节假期,旅游区也未必反应热烈。

    过去,由我家人管理位于金三角地带的酒店,一直都是以外州顾客为主,本地顾客比较少。

    在政府实施多个阶段的行动管制令以来,生意也很难做。

    如今再有重施行动管制令影响,更加没有什么预定房间的订单,非常静。

    10%外州游客
    ◆茨厂街SPACE HOTEL 太空酒店业者潘艳媚
    我们的酒店90%都是以外国游客为主,因此在整个疫情期间,生意大跌。

    剩下的10% 也比较多是外州游客,是来自外州但在雪隆区工作的,长期租房间。

    因此不管是行动管制令还是有条件行动管制令,都对我们的生意造成很大的影响。

    即使即将迎来旅游旺季,政府重施行动管制令,也没有人预订酒店。

    潘艳媚

    重施行动管制令让业者没有希望了。

    一个月前爆满
    ◆雪州适耕庄民宿业者黄亚祥
    适逢开斋佳节假期和学校假期,我的民宿在大约一个月前都已经预订爆满了。

    基本上从政府开放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可以跨县旅游,我的民宿每个周末的爆满。

    但比起以前,我们的游客以华人为主,现在反而是印度人和马来人为主。

    如今政府重施行动管制令,我们暂时是见一步走一步,再看政府有什么宣布。

    允许延迟入住
    ◆雪州适耕庄民宿业者林小姐
    自从政府允许跨县旅游,我们的民宿每逢周末都爆满,而接下来的开斋节假期,房间早在3月开放预订时也已经爆满。

    至于学校假期,暂时只是周末爆满,工作日还有房间。

    主要是因为开斋节是父母也不需要工作,孩子不需要上课,所以开斋节假期的出游反应比较热烈。

    政府重施行动管制令,也有一些顾客打来询问,由于我们的房间无法退款,因此允许顾客延迟入住。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