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场被“点名”纷关闭3天 餐馆 小贩雪上加霜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广场被“点名”纷关闭3天 餐馆 小贩雪上加霜 

    (吉隆坡9日讯)接连面对多番冲击性宣布,坐落在隆市中心的阿罗街小贩生意在管制令3.0急降70%,岂料再迎来一击,附近大型购物广场被“点名”为疫情热区纷纷关闭3天,对与各广场“共舟”阿罗街食肆、餐馆小贩而言更是雪上加霜,有者已停业静观其变!



    在阿罗街周遭的柏威年商场、谷中城广场、刘蝶广场、金河广场、飞轮海88商场和城中城阳光广场等,是动态参与热点识别(HIDE)系统的新冠肺炎疫情热区,各广场纷纷遵从指示陆续宣布暂停营业3日消毒。

    武吉免登小贩商工会主席薛富丰向《中国报》指出,阿罗街位于金山角热闹的地带,周遭的购物广场都是人潮集中和热闹的景点,阿罗街和各大广场息息相关,尤其也可带动和吸引民众到访阿罗街。

    他说,很多在广场工作的民众无论是午餐还是放工后,会到阿罗街打包食物。

    他举例,政府当初宣布雪州6县实施管制令,而吉隆坡当时还未被宣布实施管制令,可是大家都点出吉隆坡根本就被雪州6县重重包围,而阿罗街目前就是相同的情况。

    “阿罗街和附近广场是坐在同一艘船上,奈何政府宣布的疫情热区,周遭的购物广场几乎都上榜,它们全部都关闭,就只剩下阿罗街。”

    隆市中心许多购物广场休业3日,而与大家“共舟”的阿罗街首当其冲,也有餐馆选择停业。 (照片薛富丰提供)

    靠外卖硬撑

    薛富丰也是阿罗街的餐馆业者。他指出,阿罗街的食肆餐馆业者小贩其实都处于两难的情况,很多人都已进货准备在母亲节和开斋节冲业绩,可是目前却因管制令和各种限制,大家都只能以外卖来硬撑。

    他指出,在管制令3.0启动后,阿罗街的生意已完全受到重创,生意下跌至少70%。

    “我的餐馆暂停3日营业,也有3间餐馆选择停业静观其变,加上附近的购物广场也关数日,情况不明朗。”

    “根据我现场巡视目测,目前仍有营业的餐馆和马来档有约23间。”薛富丰:政府宣布有数版本 

    薛富丰也抨击政府永远选择在最后一分钟作出宣布,令人无奈的是,一个宣布会有数个版本,导致大家都陷入交通圈而转来转去。

    “为何各部门就不能沟通后才来一次性宣布呢?抗疫一年多了,可是直到目前,依然各有各宣布,甚至是早上和下午会存在不同的SOP!”

    他强调,在如此混乱政策下,根本无法帮助和带动经济,相反的导致许多小商受到各层面的打击。

    他指出,若政府一次性提早给予通知和明确的指示和标准作业程序,各行各业都会有心理准备而知道如何应对,而不是面对一直的U转。

    此外,薛富丰也点出餐馆业者面对的困扰,即是在禁堂食的情况下,试问食肆和餐馆的业者是否可在本身的餐馆内用餐呢?因曾有警方前来取缔时强调业者也不能在店内用餐。

    “那业者小贩要在哪用餐?这是政府必须厘清的!”

    隆市中心许多购物广场休业3日,而与大家“共舟”的阿罗街首当其冲,也有餐馆选择停业。 (照片薛富丰提供)

    母亲节餐席订单全取消 

    母亲节餐席订单全被取消,半山芭喜来登选择停业,直到吉隆坡的管制令解除!

    喜来登(半山芭)海鲜酒家董事主席杜汉光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喜来登也坐落在三楼,而不是一般的底层店面,在各项的禁令下,他们也无法坚持开业,因为也不会有生意。

    他指出,数个月前的农历新年虽也是实施管制令,但他们继续营业,是因很多人都会叫外卖吃年饭,可是目前情况不一样,若照常营业肯定亏大本,赚取的生意额甚至连水电费都无法支付。

    “原本母亲节的订单非常理想,也准备订购龙虾,可是我们最终只能全部取消,也有顾客承诺回再开放后回来享用。”

    杜汉光指出,自从实施管制令3.0的风声传来后,他就根据过往的经验不敢贸然订购大量的食材,并选择“卖一天,订一天”的做法,将亏本降到最低。

    他指出,半山芭喜来登会一直关闭,直到管制令解除。

    杜汉光也呼吁政府可关注餐饮业的困境,尤其希望可提供补贴度过难关,否则试问业者如何继续撑下去呢!

    报导:刘淑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