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南洋新娘(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南洋新娘(中) 作者:雅蒙

    陈厚溥分析说:“红毛人官府会派人来调查什么的,会闹出大风波,到时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丑事,爹爹会气坏。”



    他问:“有多少人知道了?”

    李嬷嬷说:“我与林和尽量把事情封住了,不过纸包不了火,肯定有下人知道或者猜到了。”

    陈厚溥冷笑:“但是,他们没有亲眼见到,是不?我们就来个矢口否认。”

    他果断说:“李嬷嬷,你与林和找几个可靠的人处理尸体,我会重重有赏。就这样,把尸体丢在别墅后的海洋内,记得要绑上大石头让它沉入海底。”

    李嬷嬷佩服的说:“少爷,是要这样快刀斩乱麻处理的好,真正神不知鬼不觉。”

    瞒天过海

    陈厚溥又说:“你对林和的婆娘说,她受的委曲我完全明白,要她看在少奶奶份上,不要再放在心上。事情办好后,再叫林和来见我,我会亲自安慰他。”李嬷嬷微笑:“林和夫妇都是懂事的,要不然事情现在就通天晓了。”

    陈厚溥又说:“也不要让少奶奶知道。”

    李嬷嬷抬眼望少主人一眼,但马上恭谨的回答:“当然,免得少奶奶惊动了胎气。那才真的不得了。”

    陈厚溥吸一口气回到厢房,妻子朱银娘问:“什么事?”

    他微笑说:“没事,刘大苟喝醉了闹事,他只怕我,李嬷嬷没法只好把我请去治他。我明天才重重处罚他。”

    他温柔的搂着妻子的香肩:“睡吧,不然就再来一次。”

    朱银娘白他一眼:“你就想,你以为刚才梅开二度我不知道,色狼。”

    陈厚溥把她身子扳倒床上笑说:“这是因为你太迷人我又太爱你。”

    陈厚溥第二天回到绅士街的祖宅,就立即向母亲报告昨晚发生的血案。陈氏先是吓一跳,然后也说:“这刘大苟让你爹给惯坏了,有时连我都敢顶撞。他这是自作自受。”

    她又说:“林和夫妇那边,你好好安抚一番吧。”

    陈厚溥微笑:“林和夫妇懂事,是明白人,林和昨晚向我保证会好好安抚他婆娘,一切看在他们的小姐银娘份上,他们也不想闹大。”

    这一晚陈厚溥又迟回了,但他昨晚已经对朱银娘说了:“我一个同学孙峰要到中国入学,我们一班同学今晚为他饯行。”

    朱银娘微笑:“是不是上回你们一班老同学为他洗尘那位?那时我与你才行婚礼一个月,你说他才从中国回来,这么快就要去了?”

    陈厚溥笑:“你记性好,就是那一位,那时他是去中国报考。原本我也想去的,但是爹爹不让我去,要我留下来结婚成家立室。”

    朱银娘抱歉的说:“那是我拖累你不能去读书了。”陈厚溥笑:“没这回事,如果我去了读书,就不能与你结婚,那才是我的最大损失呢,少了一个美丽娘子。”

    娶得美人

    陈厚溥是说真心话,他真的因自己如今拥有一名可爱美丽温柔的妻子而心满意足,觉得这是自己天大福气。

    一班见过朱银娘的老同学,无一不羡慕自己娶了一位有倾国倾城之貌的妻子。反而是孙峰没见过朱银娘。这一晚的饯别宴,孙峰听其他同学称赞陈厚溥享尽人间艳福,有一位非常美丽的妻子,他疑惑的问陈厚溥:“是真的吗?”

    陈厚溥大笑:“他们是在说反话,哈哈,你别信他们,是我向他们吹嘘,要他们羡慕我的。来来来,喝酒。”

    这一晚陈厚溥带着薄醉回到海边别墅,朱银娘已睡了。他小心的尽量不惊醒妻子。他就着房内的烛光看着她,心中想:银娘真是越来越美丽了。这是真的,半年的婚姻生活得到丈夫绵绵无尽的爱情滋润,已经是小妇人的朱银娘是变得更妩媚妖娆,令丈夫每次见到她都心猿意马。

    陈厚溥微笑想起往事,自己差一点就失去这个无边艳福呢。因为在婚礼之前,反对盲婚制度的陈厚溥一心想逃离家人出走。

    陈厚溥小时由父亲请来饱读诗书的老先生为他启蒙,到了后来陈畅礼因为想着日后与洋人办事交涉的便利,便把独生爱子送到洋人办的英华书院修读洋文。陈厚溥后来的确说得一口与洋人无异的红毛话,能帮父亲与洋人洽商生意,但是他也生出了反抗盲婚的心理。

    陈厚溥是出走过,失败了,被父亲派人抓回来,软禁在家,一直到新娘子由中国厦门乘船嫁到这里。新娘子是在新加坡上岸,庞大丰厚的嫁妆先送到陈家,其中很多是送给新郎的,陈厚溥看都不看一眼。他想在自己乖乖拜堂后,父母应该会放松监视,就可以找个机会逃走。

    陈厚溥假装驯服,大婚日还显得很合作,想到自己这晚就能逃走,他也真的喜气洋洋。终于到了洞房花烛时刻,陈厚溥一时好奇想看一下新娘长得如何,他挑开新娘蒙着的红头纱。然后陈厚溥整个人怔住了。他的新娘子朱银娘如此艳光四射,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女子。

    他发傻一般没有说话,朱银娘也好奇的抬眼望他一下,眼睛只是轻轻的一瞟,陈厚溥觉得这一瞄活像是书里说的“怎当得她临去秋波那一转”把他的灵魂儿也勾去了。

    芙蓉帐暖春宵苦短,陈厚溥更是整个灵魂都飘飘欲仙,新娘子是一位令他魂销骨蚀的尤物。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