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信网友代办离婚 妇女汇款 “证书”没到手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轻信网友代办离婚 妇女汇款 “证书”没到手

    (吉隆坡4日讯)一名轻度弱智妇女欲离婚,却轻信素未谋面网友说辞,汇钱给对方代办离婚手续,结果却引发纠纷,遭对方讯息轰炸及骚扰。



    事主叶依怡(37岁)说,在办理离婚手续上所牵涉的网友有2人,及另一人自称律师的女子;而事主为办理相关手续,总共汇了4600令吉给对方。

    她于2020年7月份分期付款给网友,并委托对方代办离婚手续,在汇款后,对方声称已做好手续,且也领到了离婚证书,可是她必须先将余款付清,才能得到有关“证书”。

    她昨日在行动党直辖区投诉局副主任赖俊权的带领下,向本报记者投诉,网友持着她的“离婚证书”,要她再汇款才能取得证书,否则会将该证书烧毁或撕毁。

    (本报覃福荣摄)

    同时,这半年来也不断讯息骚扰她,要她汇款,令她不堪骚扰,才向投诉局求助。

    叶依怡说,她于去年初和黄姓网友结识,得知对方是经营网络服装买卖生意,因此,介绍了另一个网友小晴(化名)给对方认识和做网卖交易,岂料,不久后,黄姓网友却指小晴骗了她8000多令吉,遂向她追讨这笔帐。

    她指出,她只是做了中间人,介绍双方认识,没有责任承担她们之间的钱财纠葛,可是,对方之后却介绍律师给她,说可以代为办理相关手续,她只需汇款。

    叶依怡不疑有诈,在两星期内汇款给对方,并相信对方真的代她办好离婚手续并拿到了证书,可是,对方因不断向她索钱,且也只传过一封写有她名字的大信封照片,故,她才开始起疑并报警。

    没签过或交递任何文件

    叶依怡指出,她并不曾和黄姓网友见面,也不曾见过她介绍的律师,更没有签过或交出任何文件,可是黄姓网友却说,离婚证书在另一名网友“贾森”的手中。

    她说,她较早前曾在新山和贾森会面,但当记者询问他们当时会面时所谈论的内容,叶依怡却无法回答。

    她指出,贾森要她“一手交钱,一手交证书”,若没有汇款,就得不到证书。

    另外,赖俊权也在访谈现场联系贾森,并询问对方是否有代叶依怡办理离婚手续,对方直认不讳,并指离婚手续还有后续手续未完成,且他们也仅收到2000多令吉,因此需要再付手续费余款,但却说不出那是什么后续手续。

    当赖俊权再三询问对方,在这过程中是否有得到叶依怡的签名时,对方语气开始支吾,并指说叶依怡在较早前向他们领了一批网卖货品后,仅汇款300令吉后就没有下文,令他们蒙受损失。

    赖俊权询问对方,介绍律师给叶依怡的时间点是否在上述事情发生后,对方也不否认,并承认是他们把律师介绍给她,可是依然强撑指确实有代她办理手续。

    最后,赖俊权告知对方,若叶依怡的指控是不正确的,那么他们都该报警,同时,也欢迎他们随时到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服务中心现身说法,厘清事情始末。

    叶依怡准备了厚厚一叠和网友谈话内容的截图。

    第三方不可代办离婚

    赖俊权指出,离婚手续是不可能透过第三方代为办理,也必须在有结婚证书、身份证、亲自签名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办理。

    为此,他说,不排除对方是以“代办离婚手续”的借口,向叶依怡讨回之前的网卖纠葛损失,不过,暂时并未能鉴定双方所说的是否属实。

    “无论如何,我呼吁对方,若叶依怡所说的是不属实,那么对方必须报警,若有必要,可以来到我们办公室厘清整件事。”

    此外,在访谈现场,叶依怡从始至终都显得对“离婚证书”特别执着,无论记者提出任何疑问或简单问题如,是否有工作、离婚的原因等等,她也似充耳不闻,不断的叙说贾森和黄姓网友一直向她索钱的经过。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