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如意郎君(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如意郎君(上) 作者:雅蒙

    混迹在茫茫人海中,萧晋爵不会引人特别注目,他面貌平凡,身材中等。但是知道他身份底细的人绝不敢小觑他。他是城中最大“社团”的首领,拥有数千名帮众,由手下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大堂主率领。



    萧晋爵上个星期前才脱下3年重孝,为亡父做了7天功德,热闹非凡。黑白两道有头脸的人都出席最后一晚的盛宴。

    萧晋爵的父亲萧东成是社团的前任领袖,在2年多前去世。萧晋爵十几岁就被父亲带在身边历练,继承领袖位置后竟然青出于蓝,比父亲做得更有声有色,势力更广,帮众对他更信服。

    萧晋爵习惯在傍晚回家前,与帮中重要人物喝茶谈话,顺便讨论帮中家务。这天他先与众堂主与长老说起他昨晚梦到老帮主责备他言而无信。他们也说:“帮主是应该尽早办好这件事。”

    然后萧晋爵就要处置一名外号“花生米”的帮众。据说他擅长甜言蜜语对女人特别有办法,帮会属下的娱乐场所那些莺莺燕燕有纠纷,都是派他出马解决。

    萧晋爵也打听到这人纵横脂粉阵,女人迷恋他,时常还发生为他争风吃醋的事。萧晋爵要亲自审理这件事,也是因为如此。“花生米”的罪名是淫人妻子,青龙堂一名林香主的老婆王美珍指控被他强奸。

    花生米被指控强奸

    萧晋爵好奇的是,如果花生米要女人易如反掌,他为何要强奸帮会香主的女人,这是死刑重罪。

    花生米被提到。萧晋爵打量,他五官端正,算得上好看,却不是特别英俊。

    高大的身材倒不错,在健身院练得一身强壮的筋肉,大概就是这点吸引女人吧。花生米跪下等候处罚,萧晋爵想到一个问题,他转头问堂主:“他为何有花生米这样奇怪的外号,是他特别喜欢吃花生米吗?”

    堂主笑:“禀帮主,是与他那话儿有关。”

    萧晋爵更奇怪了:“花生米那样的东西,怎么会是脂粉霸王?”

    众堂主大笑,然后对萧晋爵说:“外号是故意相反。帮主叫他脱下裤子一验就知。”

    萧晋爵也大笑,然后正色问花生米:“你可认罪?”

    花生米连连叩头:“小人冤枉,求帮主明察,是王美珍那婆娘陷害小人。小人要女人几时都有,何必干这种明知是死罪的事。”

    萧晋爵心底已经有点相信他的话,却仍然问:“她为何要陷害你?”

    花生米倒是一条汉子,他苦笑:“说出来对那婆娘名声有损,林香主会活活打死她。”

    萧晋爵语气温和的说:“你说,这里都是帮中领导层,不会把话外传。”

    花生米说:“王美珍一直勾引我,我也一直拒绝。她说——她说林香主不行了,她要我安慰她,她不会亏待我。我不肯。那天她就威胁我,如果我不答应与她好,她就会对林香主说我强奸她。我真没想到她竟然真的这么诬陷我。小人真的没有干过这等猪狗不如的事。”

    他再大力叩头声音哽咽:“小的不是怕死,但不愿意死在这等不要脸的罪名下。小的真没有干过这样的事。”

    萧晋爵相信花生米

    萧晋爵看着他,突然灵机一动,他笑了。他想:是天意。我办好这件事,就没有人会再指我言而无信了。

    他吩咐把花生米押下去。然后对众堂主说:“我相信花生米没有干这件事,他不需要,也没有这个胆。”

    堂主当然奉帮主的话为准,都说:“帮主英明。”

    萧晋爵说:“找个人私下严厉警告王美珍,叫她收敛言行,要不然林香主头上不知会戴上多少顶绿帽。”

    众人告退后,萧晋爵吩咐亲信:“给我找3个女人来,要特别狂浪那种。”

    手下奇怪,帮主不好色,与夫人感情深厚。萧晋爵知道手下的疑惑,微笑说:“送给花生米享用的,让他今晚演一出吕布战三英吧。”

    第2天,萧晋爵找了那三名妖娆女子到办公室问话,打发她们走后。他打电话给妻子:“你觉得如何?”妻子说了一些话,他笑了。

    萧晋爵的办事处公司处在一条热闹而且龙蛇混杂的大街,有各式各样的娱乐色情玩意,最多的是按摩。有色情如妓院的、也有半色情任按摩女与顾客自己决定的交易的。

    小湄就是在半色情的按摩院工作。她靠真正的手艺谋生。虽然她不卖身,但交易量与收入却是最好的,萧晋爵的父亲在未去世前就是小湄的常客,常夸赞她说:“经你纤纤玉手的功夫,我即刻又龙精虎猛了。”因为有帮会老大另眼相看,没有人敢欺负她。按摩院的经理也特别照顾她。

    这日下午下起大雨,上门顾客不多,一众按摩女在休息室高谈阔论,不知怎么就说起这时正在工作的小湄。一名妒忌她的按摩女不屑说:“呸,不卖身,谁要她?一名盲女。”一名吃吃笑说:“

    也许还是黄花闺女呢。”妒忌的说:“那我相信呀,没人要嘛。”

    24岁的小湄童年因病瞎了,但她双手按摩的时候,会感觉到对方吸引力的多寡。像这位肌肉松弛的中年叔叔,她就全无感觉了。有时她按摩到某个年轻强壮的躯体,芳心会泛起起一阵涟漪。

    小湄暗骂自己“无耻”,她不明白这是人类天生的延续本能与需要,她虽然瞎眼,但是她还是一个健康正常的年轻女子,需要丈夫的拥抱。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