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蓝碧走后(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蓝碧走后(下) 作者:雅蒙

    这名气派甚大的中年男士一阵风似的来去。简家3兄妹面面相觑∶“他是谁?”



    名利心较重的余志刚说∶“好像是城中5大富翁之一的狄晋贤。我不知道你们家认识他。”

    只听身后简一鸣的声音闷闷的说∶“不是好像是,他就是狄晋贤。我倒真没想到他会来。”

    4名年轻人也听到简一鸣的口吻有点不对劲,也没有追问。

    倒是已在商场打滚几年而不得志的余志刚,深谙人脉网络的好处,如果简家有狄晋贤这名超级富翁这种朋友,攀附上就大有好处。

    余志刚怂恿女友∶“你去问问令尊,狄晋贤与你们有什么交情?”

    仗着是父亲的心肝宝贝,简丹坐在父亲身旁低声问∶“爸,狄晋贤是你的朋友?为何不留下来慰藉你。”

    简一鸣沉默一下才答∶“他是你妈妈的朋友。”

    又无奈的说∶“蓝碧和他要好过一阵,但他已是使君有妇,蓝碧终于斩断情丝。他纠缠过一阵,你妈为了要他死心,便要我尽快结婚。据我所知,他们从未再见过面,料不到他会来。”

    简丹想∶如果没有刊登那则“敬告知交”,也许狄晋贤不会知道旧日红颜知己已香消玉殒。

    葬礼后若干天。简捷及简易兄弟有职在身,飞返美国,临行重重拜托未来妹夫一切操心,各人都恢复正常生活。

    简一鸣坚持要妻子土葬∶“好让我想念她的时候,有个地方去找她说话。”

    他真的天天去找亡妻谈话,陪她大半日。

    一日,简一鸣对女儿说∶“天天都有人送花到你妈妈的墓地,不是铃兰、百合就是玫瑰、紫罗兰,都是她生前喜欢的花。”

    简丹皱眉∶“谁呢?”

    她猛然醒悟∶“不会是那位狄晋贤吧?”

    简一鸣苦笑∶“当然是他。”

    又微笑安慰女儿∶“别急,我真的不介意,他有权力表示对她的思念。有人思念她,是好事。她没白走人间一趟。”

    百日内完婚

    第二日,余志刚约她下班后立即会面。一坐下,他就说∶“既然安娣生前希望我与你快点完婚,我们赶紧在一百天内办婚礼吧。”

    他满面笑容从裤袋中掏出一只浅蓝色小纸盒∶“石头很小,但几乎花了我一半储蓄。”他为她戴上戒指。

    简丹心花怒放∶“这样好。”又说∶“你花了这么多钱,结婚要用钱呢。”

    余志刚抓着她的手∶“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间大机构要我跳槽,条件十分优厚,我答应了,明天签约拿聘书。”

    他迟疑一下说∶“是狄晋贤的公司。”

    简丹一怔,这狄晋贤一下子进入他们的生活。她问∶“为什么呢?”

    余志刚轻轻一笑∶“我猜--是托令堂的福气,令尊不是告诉过吗,狄晋贤很久以前与你妈妈有过一段情。爱屋及乌,故人子女,他都想尽一份心意。”

    他笑∶“不要问我,他如何知道我与你的关系。”

    余志刚第2天上午去狄氏机构签聘书。高层礼待极其殷勤,令他受宠若惊。当他们忍不住问∶“你是狄先生的亲戚吧?”

    他证实自己的猜测。更出乎他意料,他被带往去见狄晋贤。

    狄晋贤不怒自威的气派,震慑住余志刚,狄晋贤先把案头一张小照递给余志刚∶“有什么感觉?”

    余志刚仔细端详∶“似曾相识。”

    狄晋贤再把一张照片递给他∶“比较一下。”

    余志刚一看吃一惊,那是“未婚妻”简丹前两年的照片,两相比较,他轻轻哎哟一声∶“两人有六七分像,怎么会如此呢。”

    狄晋贤把照片收回摆好∶“老照片是先母遗照。简丹的照片则是我一个月前才收到,是她的妈妈蓝碧临死前寄给我的,我才知道,原来我还有--”

    他没说完,凌厉的眼神望着余志刚说∶“我叫人调查过你了,所以叫你过来我身边。”

    狄晋贤说∶“余志刚,你精明能干,也聪明狡猾,你有雄心也有野心。你想出人头地,想拥有自己的事业,这些我都能帮你达到目标,我只有一个条件。”

    余志刚已先说∶“我明白,我拿一生一世爱护简丹,绝不让他伤心难过,否则你能给我的,你也能收回。”

    狄晋贤笑∶“我喜欢你,志刚,你像我,简丹像他的妈妈,喜欢我们这类男人。”

    狄晋贤望着他说∶“为了令你更相信我,我也告诉你。我也知道你曾经因为何慧仪垂青你,而一度三心两意。幸好你及时做了最明智的决定,何慧仪的家算什么。”

    余志刚惊出一身冷汗,可不是,何家财势与狄晋贤相比真正是九牛一毛。

    完美的宝石

    狄晋贤轻叹∶“我那时不知道她已怀了简丹,我愧为人父,我不知应如何面对简丹。”

    余志刚平静说∶“狄先生,简丹聪明似你,从你突然出现在灵堂,到你今日高薪聘请我工作,我想她心中有数了。”

    狄晋贤想起往事∶我不该找人扮强盗去吓简一鸣,原以为要让蓝碧知道,简一鸣不是她以为的那样深情,以她为重。谁知成全了简一鸣,也令蓝碧下定决心与我一刀两断。

    简丹的确起疑心了。她从保险箱取出了妈妈生前许多假珠宝。爸爸还笑说∶“把假珠宝也收在保险箱,人家一定以为是真的。”

    简丹对爸爸有更多爱怜,爸爸从未疑心过,这样好,他更快乐。

    这晚,余志刚对简丹说∶“你交给我的一串蓝宝石项链,我已拿到那间著名珠宝店,他们十分惊讶,说这是完美的宝石,确是他们店铺以前的成品,估计时价已逾千万。”

    简丹苦笑,看来妈妈珍藏的假珠宝,全是货真价实,价值连城的真珠宝。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