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蓝碧走后(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蓝碧走后(中) 作者:雅蒙

    在灵堂上,简丹看到父亲简一鸣又站在棺木旁瞻仰爱妻的遗容,眼泪又一颗颗滴下。简丹走过去,搀扶父亲坐到一旁。



    简一鸣低声对女儿说∶“能和你妈妈厮守一生,是我最大的福气。当年,蓝碧选择嫁我的时候,很多人都说我配不上她。结婚多年后,仍然有不少人认为我配不上她,耽误了她的幸福,人们讥笑我没有志气,得过且过,人们说,像蓝碧这样美丽的女子,理当过着像皇后一般的富贵生活。”

    “胡说,没这种事,妈妈告诉我,她很幸福,她说爸爸太爱她,她受之有愧呢。”

    简丹为爸爸抱不平∶“皇后有什么好,人家皇帝还埋怨,不幸生在帝王之家呢。”

    简一鸣苦笑∶“你妈妈跟着我,也受了不少奚落。你知道,你们的妈妈爱美,她特别喜爱一些以假乱真的假珠宝,就有势力眼的人背地讥笑∶‘没本事戴真的珠宝就别戴。’这都是我没用,才令妻子受这个气。”

    简丹知道妈妈喜爱用假珠宝首饰,她觉得妈妈就是这点虚荣心不好,但妈妈才咽气,她怎能批评妈妈。又听爸爸说∶“这是她一点小嗜好,无伤大雅,况且后来她也不买假珠宝了。她眼光好,年轻时买的一些假珠宝真的乱真。”

    简丹笑∶“有些假珠宝也不便宜。”

    简丹在成长期间,也听到亲友在背后蜚短流长说妈妈的事,说妈妈生了2个哥哥后更美艳了,仍然有不少男人倾倒,要从爸爸的手中横刀夺爱。这时,她提出来问父亲。

    简一鸣生气说∶“那些人嘴巴坏,爱造谣生事,你们的妈妈疼爱你们,为了你们,她也不可能抛夫弃子。”

    他轻呼一口气∶“有一个时候,是我自己人穷志短,疑心病重,老担心蓝碧可能真的受不起金钱的引诱而离开我。”

    不再疑心

    简丹说∶“妈妈没有离开过你吧。”

    简一鸣笑说∶“当然没有,是我自己暗疑心嘛。”

    他又微笑∶“我想起了一件事,这件事令我与蓝碧更相爱,我也不再疑心了。”

    简丹笑∶哦,你们遇到枪匪的事。”

    那时简丹还没有出世,但已在妈妈肚中。一晚家里入匪,枪匪看到没值钱的东西拿大怒,就对简一鸣说∶“我要杀你们夫妻一人去晦气,你是一家之主,由你决定,杀你还是杀你的妻子。”

    枪匪还故意开一枪示威,简一鸣却毫不犹疑回答∶“杀我,不要伤害我妻子。”

    枪匪吃惊∶“真的?”

    简一鸣坚决回答∶“真的,杀我,没有我妻子,我也不能活。”

    据说,那强盗呆一阵,然后什么也没做,扬长而去。

    简丹长大后听到这个“故事”,觉得这强盗古怪,她还笑着对妈妈说∶“搞不好是爸爸找人扮强盗做戏给你看,讨你欢心。”

    妈妈听了笑∶“你这小没良心的,这么冤枉你爸,你爸是君子,他没有这种歪心机。”

    这时,灵堂外传来沓沓脚步声,2名高大的青年急步入灵堂。这是简捷与简易,他们先与妹妹拥抱,然后再奔向父亲,简一鸣又哭了。

    简丹走到门外,看到男友余志刚停好车子进来了。余志刚以亲密男友自居,很自然的伸出一只手轻抱简丹的腰肢,轻声说∶“我饿坏了。”

    简丹带他到灵堂后用午膳,然后出去找兄长。他们议决在报纸发一则“敬告知交”的启事。余志刚吃饱出来说,这事由他去办。简捷与简易笑道∶“我们人地生疏了,幸好有你这个好妹夫。”

    余志刚也大言不惭∶“你们知道就好。”

    简丹倒有点诧异余志刚这么坦然自认“妹夫”。但她心中自然也欢喜,她感觉到从早上到下午这半日间。余志刚最近常出现的“迟疑”不见了,她心中那一点疙瘩也即时消失了。

    因为妈妈生前是唯美派人士,简家兄妹决定多用鲜花装饰灵堂,就由余志刚与简丹出外订购鲜花。

    在车中,余志刚微笑∶“叫你2位哥哥娶媳妇是肯定来不及了。我决定在讣告中名列女婿,以半子身分在灵前引路。”

    他伸出左手握着简丹的手∶“在百日内,我与你完婚如何。”

    简丹也紧握他的手笑说∶“当然好,爸爸会更高兴。不过,你真决定了,不后悔。”

    余志刚带点讪然∶“你这是什么话,不后悔,我反倒要奉还你这句话,‘你不后悔?’人家说,女人最怕嫁错郎呢。”

    简丹笑∶“现代女性有一个选择,离婚。”

    余志刚却急了∶“呸呸,吐过口水再讲,真是的,和你商量结婚,你却说离婚。”

    看余志刚这副情急的模样,简丹很高兴。

    因为夜报已刊出“敬告知交”的启事,已有亲友看到赶来吊丧了,午夜,灵堂又一片寂静。简一鸣在儿女的劝告与坚持下,到灵堂后的休息室小憩。

    不怒自威

    余志刚真的以女婿身分照应一切。

    深夜约2时,一辆豪华座驾停在殡馆前,后尾一辆车即时走出几名类似保镖的彪形壮汉,但他们在馆外静候,一名满头华发,身材修长,不怒自威的男士步入灵堂上香鞠躬,简家兄妹急急还礼,不知道这人是何方神圣,只见他气派甚大。

    这男人想了一想,对简家兄妹说∶“我就不瞻仰遗容了,我想蓝碧一定更愿意,我脑海中永远留着她年轻的样子。”

    简家兄弟忍不住微笑,简丹想∶“这人深知妈妈的性格。”

    然后,身材高佻的男士走近简丹∶“你就是简丹吧?”

    简丹忙点头∶“是的。”

    男士凄然一笑∶“真像,真像。”然后扬长而去。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