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蓝碧走后(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蓝碧走后(上) 作者:雅蒙

    像他这种日理万机的巨富商人,所有信件都是经由特别助理先行处理的,一来他没时间,二来是为安全起见,怕遭人暗算。



    这天中午,助理谨慎而陪笑说∶“这信件请您过目。”递过一个信封,然后躬身退出。

    他是半小时后才抽出信封里面的函件。不是信,而是一张明信片大小的照片。相中人是一名明眸皓齿的年轻女子,虽然不算绝色,但却神采飞扬,兼且笑容爽朗甜美,易令人好感。

    他失笑∶“这年轻女子是谁?我不认识呀!但——且慢,看起来有点眼善。不过我确信没见过她。”

    因为他有钱,身边总有女人别有目的上来围绕。但他对一树梨花压海棠的事,从来没兴趣,“这张照片有何目的呢?”

    他翻开照片背后,上书一个名字,还有一行年月日的数字。那年份是26年前。名字虽然陌生,但那个姓氏不普遍,他怔住了。他明白了,因为他想到了24年前一件事。

    他再看照片,相中年轻女子给他一种熟悉的亲切感,他想起这女子像谁了,他家居书房案头有一张褪色的老照片,是他母亲年轻时的小照。这年轻女子眉目间酷肖他的母亲。

    他看着这张照片,心中泛起一种甜蜜带着一点凄然的感觉。24年前他曾有过这个感觉。

    同一时间,简丹正在殡仪馆内。

    母亲蓝碧的后事是由现代的殡葬服务社代办,简丹相当清闲。虽然她也为母亲遽然逝世伤痛,但此刻她却要压抑心中的悲楚,强颜欢笑安慰伤心欲绝的父亲简一鸣。

    恩爱夫妻

    简丹认为父亲如此悲恸是理所当然的,父亲与刚去世的母亲蓝碧是亲友眼中的恩爱夫妻。

    简丹安慰父亲∶“妈妈应该是心脏病突发去世,她没有什么痛苦,走得很快,是不幸中的大幸。”

    她又说∶“妈妈一向爱美,常说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发。妈妈现在还是这么美,大家都会永远记着她死时仍然好看。”

    简一鸣呜咽点头∶“这也是真的。”

    简丹望着父亲。父亲至今都是英俊潇洒的男子,50多岁了仍然风度翩翩,妈妈笑说∶“你爸年轻是美男子,追他的女人一条街这么长。”

    简丹觉得英俊潇洒的父亲与美丽优雅的母亲,真是为一对璧人现身说法,简丹有2名很爱护她的兄长,大哥叫简捷,二哥叫简易,剑眉星月,也是少见的英俊伟男子,两人如今都在纽约。

    简丹自认自己虽然也称得上好看,但不是令人一见惊艳的水平,她认为自己是简家中人最“丑”的一位,不像2位兄长继承了父母外表的一切优点,风流倜傥如玉树临风。

    但最宠爱她的父亲叹慰她∶“你特别,你非常聪明,是不是。”

    简丹入大学前为选科踌躇,母亲蓝碧建议∶“我看你有做生意的天才,不如读商业吧,况且你成绩那么好。”

    简一鸣逐渐平静,他问女儿∶“你哥几点会到。”

    简丹回答∶“快了,志刚已到机场接他们,哥哥说他们很幸运呢,归心似箭的刚好有2张退票。”

    简一鸣微笑∶“志刚办事,我放心。”

    他早已视余志刚为未来东床快婿。余志刚精明能干的本事是掩盖不住的。今晨简一鸣发现妻子长眠不醒时,只会嚎啕痛哭,幸好女儿忍住悲伤打电话给余志刚。他几乎是飞车而来,一看到他,父女两人都放下心了,有余志刚在,一切事都能办得妥贴再好不过。

    有点心病

    实际上蓝碧的后事,就是由这位未来女婿去亲手洽办的。

    简一鸣对女儿轻声说∶“丹丹,早点和志刚结婚吧,这是妈妈的心愿,要你有好归宿,她上个星期还对我说,她要跟志刚说,要他早点娶你过门,钱不够不要紧,我们不收聘金。”

    在办母亲的丧事中说自己的婚嫁喜事,简丹有点啼笑皆非,但能令悲伤的父亲分心一下也好。她忽然一怔,问父亲∶“你刚才说,妈妈是在上星期与你提我结婚的事?”

    简一鸣点头∶“是啊,你妈妈说,恋爱的事不宜拖太久,省得夜长梦多,感情冷却。”

    他又笑∶“像我与你妈妈,从认识到热恋,不到一年就结婚了。”

    简丹心想∶“很多人以为美丽的妈妈不是聪明人,他们错了,实际上妈妈心细如发,什么事都比别人先看得透澈。”

    她怀疑妈妈已观察到她与余志刚最近有点“心病”。

    如果有人问简丹∶你是否和余志刚情变?是否玩完了?简丹会毫不犹豫一口否决∶“不,我与志刚仍然相爱,”志刚仍然深爱我,我也一样。”只看余志刚今早在睡窝中接到电话,火速赶到,把女友家中的事当自己的事办,就看出简丹在他心中的地位“不简单”。

    心病是简丹察觉,以前为两人幸福着想的余志刚,如今好像在为自己的前途计划。

    简丹已知悉最近有一女子对余志刚垂青,这不出奇,余志刚人英伟,更难得是潇洒中有豪迈,甚具雄性魅力,女人对他送秋波是识货,但余志刚显然对这名女子的垂青动了心。

    简丹很了解余志刚,他人如其名,志气刚强。他不是看中这名叫何慧仪女子的美貌。她姿色中庸而已,还比他年长两岁,他动心的是何慧仪能给予他的金钱好处。

    简丹并没有因为余志刚为钱动心而鄙夷他,谁不为五斗米折腰,她自己不也一样争取生活越来越好吗。但她不会争,由余志刚自己决定。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