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 经济不景气‧恐执法不一 罚1万 太高了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 经济不景气‧恐执法不一 罚1万 太高了

    (吉隆坡26日讯)违反行动管制令条例个人最高将被罚1万令吉!各界直呼数额对平民老百姓而言实在过高,尤其目前经济不景气,也担心执法单位选择性罚款而导致执法标准不一,相反认为执法单位若在条例明确的情况下对症下药严厉执法,目前的1000令吉就够了!



    根据了解,在3月11日起,若违反行动管制令条例,个人将面对最高1万令吉罚款,公司最高罚5万令吉。

    根据宪报官网发布的2021年紧急状态(预防和控制传染病)(修正)法典,违反1988年传染病预防和控制法令任何条例的人士,可被罚款不超过1万令吉,企业可被罚款不超过5万令吉。

    《中国报》也就上述新政策抽样电访雪州的华团和人民代议士,多数人都不赞成调高违反条例的罚款。

    多数人认为,1000令吉罚款已相当高,个人最高的违例罚款达到1万令吉是太过高,公众根本无法负担。

    他们重申,调高罚款并无法解决一些人士或公司不遵守标准作业程序的情况,反而担心会引发更多状况,尤其是在执法标准上。

    他们说,如今经济不景气,人民至公司等全都在努力复苏经济,不少人失去工业,公司、商家及企业等也在努力支撑,若政府加重罚款,只会加强大家面对经济压力。

    他们指出,如今也频发生各执法单位的执法和标准不一的情况,也让不少公众觉得困扰,也担心对违例的诠释各有不同,以致不小心接获罚单。

    不少人认为,政府应对症下药,阻断病毒传播链。

    薛富丰:应对症下药非打压

    吉隆坡中华大会堂秘书长兼武吉免登小贩商联合工会主席薛富丰说,经过调整后的罚款数额“太夸张”,目前经济状况已不理想,很多人都面对失业的困境。

    他认为,与其调高款额,政府理应加强执法,即是在条例明确列出的情况下,对症下药严厉执法。

    “目前也出现执法人员胡乱执法的情况,包括我曾接获的投诉,民众已遵守条例在银行所画上的人身距离格子内排队,可是却也遭到执法者发出的罚款;数日前,4名学生共乘车外出接罚单,国防部长也指是执法单位错误开罚单。”

    薛富丰指出,政府为此必须沥清执法力度和条例,而非调高罚款,因除了会打压人民的经济压力,效果也不大,所以他并不赞成政府调高罚款。

    他说,款额多与少并非关键问题,目前的1000令吉罚款已足够,这笔罚款以非人人都可承担得起。

    ■在3月11日起,任何人若违反行动管制令条例,可面对最高1万令吉罚款。
    潘国全:抗疫非只靠罚款

    雪隆贩商公会联合会投诉组主任潘国全指出,调整后的罚款确实是较高,若是对付多番违例的民众,就应以较高的款额给予惩罚,可是若是第一次违例的就不应是如此高的罚款数额。

    他指出,令大家感到混淆的是,每个执法单位执法的标准并不统一,商民也为此必须制定本身标准作业程序,避免遭到当局执法。

    他指出,一个人的每月薪水都没这么高,若中了罚单又必须在限期内缴付,试问如何给呢?所以对市民是有欠不公。

    “希望政府可了解的民众的痛苦,再调整罚款款额。”

    他也希望政府可设立一个部门,主要让中罚单的居民有解释和上诉的机会,减低罚款款额。

    他指出,在抗疫的这条路,大家必须互相配合,也不要用罚款来惩罚商民。

    游佳豪: 恐会衍生贪污

    行动党直辖区投诉局主任游佳豪认为,政府加重罚款的原意是好的,并严厉惩罚违例者,毕竟加强执法的力度是为了进一步打击违规情况,可是却也担心从中会为执法人员带来另一个“财路”和贿赂的情况产生。

    他指出,目前的个人罚款是1000令吉,民众违例而遭到当局开罚单后还会欣然接受,可是若罚款调至1万令吉,不排除被罚款的民众会选择缴付1000令吉,而希望执法人员不会发出罚单,借此而制造贿赂的情况出现。

    “我们目前也已接到民众的投诉,有指执法人员的不公和双重标准,所以难免我们会担心执法人员会利用这些“方便”来开出罚单,并从中获取好处。”

    他指出,根据国家安全理事会的宣布,是有清楚列明在什么情况下可开罚单,至于执法人员执法时是否根据准则执法则有一定的争议性。

    “我们的系统是完善,执法指南和准则也是完整,惟执法人员却选择性、双重或多重标准的方式执法。”

    游佳豪指出,在制定或调整罚款的数额必须考量到市场的能力,而不是一口气就将人逼近死胡同,甚至犹如间接鼓励民众选择以贿赂执法人员的方式缴付罚款。

    各界认为目前经济不景气,若调整罚款款额会加重人民经济压力。
    黎潍裮:不违例就不怕

    莲花苑州议员黎潍裮也指出,目前执法并不严,就以实施行动管制令的州属,经过路障时也发现执法人员并没认真检查,可是另一方却有执法人员针对性执法,就会显得整个执法处于双重标准的情况。

    他指出,一旦政府调高罚款数额,在执法执行方面到底是否一致?会不会有些人可以?有些人又可以呢?这是必须探讨的。

    他也举例,其中一名店员将外带食物带回店内食用,用餐期间也没有戴上口罩,执法单位碰巧来到执法后坚持发出罚单,所以执法的SOP又是怎样的呢?

    “调整后的罚款款额高与否就各有看法,如果执法是严格执行,我们是不需要担心,只要我们不违例就不会受到惩罚。”

    刘蔚莉:重罚如雪上加霜

    “到底提高罚款款额是否真的可有效抗疫?这是政府必须考量的重点!”

    八打灵刘氏公会会长刘蔚莉博士受询时指出,对于违反行动管制令的违例者,目前的罚款款额为1000令吉,也许政府认为无法有效让民众遵守,可是个人罚款提高至1万令吉,以及商家的5万令吉就有效吗?

    她指出,其实提高款额是否可控制疫情的传染,也是政府必须认真探讨的重点。

    她说,在执法的标准方面,执法单位到底对政府列下的标准作业程序条例是否清楚都是个疑问,毕竟政府再三调整标准作业程序的情况,已让民众混淆,尤其不同的州属却有不同的标准。

    “疫情的打击,各行各业都在努力复苏,也有很多人失业,企业也下滑,政府若提高款额,就雪上加霜和在伤口上撒盐。”

    刘蔚莉认为,任何政策都不能被滥用,尤其款额的提高,而执法单位更不能持有双重标准或选择性罚款,否则会引起大家的反弹。

    她指出,政府在执法的当前也应考虑人民现阶段的困难和不容易, 领导应以爱民为出发点。

    报导:刘淑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