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第二个机会(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第二个机会(下) 作者:雅蒙

    虽然酒店房间有2张床,但那一晚张振雄是抱着杨珊梅亲密的挤在一张单人床上共寝。



    夜深了,这阵子张振雄因为烦恼无心女色储存了一身精力,在梅开几度后他也筋疲力倦呼呼大睡了。

    杨珊梅望着这名刚与自己有肌肤之亲的男人,虽然才相识,但却像认识了很多年,两人性格趣味相投,几乎无话不谈了。

    刚刚张振雄已经要求:“虽然我目前自身难保,但我真的希望你可以和我在一起,我答应你我会尽力对你好,我也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我真的爱你。”

    杨珊梅答应了,张振雄刚才本来已经停战,这时也兴奋得重振旗鼓。杨珊梅是认为与张振雄有缘,但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她是不会对他说的。在这些年来,她一直没有男人,因为他们不能挑动自己的春心,张振雄却轻易令她春情荡漾。

    杨珊梅听人说过,女人一生最大的赌博是婚姻,她决定赌这一记牌。她很欣慰自己给了彼此一个机会。

    张振雄从一个浪荡男人脱胎换骨成为一个爱家庭有重大责任感的好男人,而且努力创造自己的事业,令家人生活愈来愈好。

    结婚15年,夫妇生了5名儿女,一直都是恩爱异常的好夫妻。杨珊梅最自豪的是自己对丈夫仍有强烈的吸引力,丈夫实现诺言一直对她忠实。他还笑说:“你就是我最喜欢的女人,我为什么还要找别的女人?”

    发现年轻旧照

    这次张振雄为老母祝寿,也是庆祝新屋落成乔迁之喜。在搬迁前整理杂物,张振雄无意间找到妻子一张廿几岁的旧照片。杨珊梅也吃惊还有一张漏网之鱼。丈夫高兴得要她送给他。但她没有想到丈夫把照片拿去照相馆重拍放大。

    照片刚好给一个以前见过她的男人看到。这个叫翁绍明的男人如果现在见到杨珊梅可能认不出她了,因为她改变不少,已经十足是个良家妇女。但是他一眼就认出照片中的人是他以前的同行——莎莎。

    那时他是皮条客兼马夫,莎莎是应召女郎。他时时接送莎莎到旅店接客。莎莎突然不见踪迹,他已经将近20年没有见过她。

    翁绍明从照相馆得知那个拿照片来放大的男人是莎莎的丈夫张振雄,也得悉他如今赚到钱。他也打听到莎莎如今叫杨珊梅,是她本名杨三妹的谐音。

    他马上猜到杨珊梅不愿别人知道自己不光彩的过去。他笑起来,如今穷到发霉的他找到一条取之不尽的财路了。他会要杨珊梅付出掩口费。

    对翁绍明下手

    翁绍明没有浪费时间,他立即打电话找杨珊梅。电话里声音相当娇柔的女人问:“那位找她?”

    她很谨慎。翁绍明大笑:“得了,莎莎,虽然你现在叫杨珊梅,我可还是以前那个阿明哥,时常送你到旅店接客的那位,帮你拉生意的阿明哥,记得了吧。”

    女人的声音转硬:“你想干什么?”

    他笑:“没有想干什么,最近没钱,听说你老公赚到,你一定也收了不少私房钱,想你送一点钱来花。我知道你绝对不想别人知道你以前当过妓女的事,给我5万令吉,我一定为你保守秘密。”

    女人问:“我到那里找你,这样吧,你去投宿“好运”旅店,我去找你。”

    翁绍明在电话中不知道在电话中与他交谈的女人不是杨珊梅,而是她的家婆张婶。

    张婶虽然七十几了,却仍然有一副娇柔的声音。张婶年轻时也有过经历,她这时闻悉媳妇的过去,并没太大的吃惊。她坐下来沉思,她要保全这个家的完整,她要这个家仍然像目前这样安乐愉快幸福。

    张婶很喜欢杨珊梅这位媳妇,不仅当她是女儿般喜爱,心中更认为媳妇是张家的恩人。

    如果儿子当年不是幸运的娶到这位好媳妇,张家不会有今天安乐的好日子。张婶知道亲朋戚友都说是媳妇一手把张家撑起来的,她觉得也不为过,当初就是媳妇拿出私蓄鼓励儿子从商。

    她一点都不怪媳妇隐瞒过去,她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媳妇要重新做人。她仍然喜欢杨珊梅,仍然觉得她是张家的好媳妇兼恩人。

    张婶不动声色的安排一切,她甚至不让媳妇知道这件事,不让媳妇心中有阴影。她独自处理此事。她觉得反正自己老了,即使被警方抓到也无所谓。她到“好运”旅店找翁绍明,趁他点钱不备时下手。事情比想像中还要顺利。她换过衣就到隔邻客房找亲友了,没有人发现她从翁绍明的房间出来。

    当晚上张婶热闹庆祝寿诞时,旅店的管房才发现翁绍明死了。那些老太太回去时知道了,兴奋得如小鸟一般吱吱喳喳。警方很快查出死者翁绍明的过去,也不热心查案。警方认为凶手应该是男人寻仇。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