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第二个机会(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第二个机会(中) 作者:雅蒙

    张振雄一双眼睛这时跟着老婆杨珊梅转,他明白为什么身旁这些麻甩佬刚才会谈论自己的老婆。张振雄不恼怒,他还暗自得意别的男人羡慕自己有这样妻子。



    张振雄是粗枝大叶的男人,他不在意这些婆妈小事,最重要是妻子现在是属于自己的,以后也一样,他认为遇到珊梅是自己一生最幸运也最幸福的事。

    那年张振雄在最倒运的时候,刚逃过一场牢狱之灭,而且前路茫茫。他在车站随便跳上一辆即要开行的巴士,然后一个女人坐在他身边的座位。

    这个女人就是杨珊梅。后来她告诉他:我一上车就知道你是惹上江湖麻烦的人,可能黑白两道都在找你。因为你虽然在假寝,却一直坐立不安转来转去的。后来巴士在警方的路障前停下,你更是心烦意乱。

    杨珊梅坐下时,张振雄是有望她一眼的,虽然只是一眼,他却已经看出这个女人虽然只是淡抹脂粉,穿着简单端庄,但有藏不住的女性妩媚。

    这时2名警察上了巴士逐个检查搭客的身分证,颇严厉的查单身男子,对夫妇同行的男子却没不在意。

    这时旁边的杨珊梅轻声对他说:“把你的身分证给我,我会说你是我的丈夫。”

    他还在发呆,她已经把他手上的身分证拿去了,警察走前来,她故意大声说:“这是我与我老公的。”

    警察只摇摇手微笑走到下一个乘客。然后警察下车走了。

    暗示改邪归正

    张振雄松一口气,他低声说:“小姐,谢谢你。你的恩惠我日后必报。”

    珊梅望他一眼:“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谈什么报恩。”

    他只觉双脸发热,她说的是真情。他更小声问:“为什么你肯帮我?”

    她想一想微笑说:“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第2个机会,你以前走的路已经到了绝路,你应该走另一条相反的路。”

    张振雄沉默良久。他明白她是暗示他应该要改邪归正了。这种话他以前不是没听过,但是从来不放在心上,反而会不屑冷笑。但是在这个时刻,他觉得身边这个女子说的句句都是金玉良言。

    这时他想屡屡流泪劝自己改过自新的老母亲,如果自己血洒街头,母亲如何是好。他不由然心中一酸,平日自夸男人流血不流泪的他、眼泪与鼻涕不争气的涌出。

    她不发一言递过二张面纸给他。他也没有觉得难为情,虽然是萍水相逢,他觉得她是红颜知己。

    等他醒过鼻涕了,她才轻声问:“为什么事伤心,老婆?”

    他摇头:“我老母。”

    她明白的点点头。杨珊梅刚才的确是因为她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第二个机会”而帮他。这时见到他会为老母难过,对他刮目相看。

    不久长途巴士停下让乘客吃东西,她有机会仔细的打量张振雄。她也看得出他是一名有粗犷魅力的男人,而且是很受欢场女人喜欢的那种男人,即是意味他某方面能力很强,是很能讨女性欢喜的男子汉。杨珊梅是生活经验丰富的女人,她也很会看男人。

    她不禁想:刚才我义助这个男人,大概不完全是因为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第二个机会吧,也许是因为他的男性魅力打动了我。”

    她这时沉默,她想:自己已经好些年对男人提不起兴趣,没想到这个张振雄会令我“古井兴波”。会不会这个男人是我的真命天子呢。

    杨珊梅现在还是独身,但她是想找个丈夫的。她择夫条件不高,问题出在她本身。她相亲过几次,但是每次她都想:我不想也不可能与这个男人同床共眠。如果自己对这个男人没有欲望,如何可以嫁他呢。

    她凝视张振雄,愈看愈合眼缘。最重要的是她不排斥与这个男子亲热,她甚至想证明一下。她真的不想孤独终老,她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大胆采取行动

    老天有意作美,张振雄是随便买了一张到合艾的巴士车票,杨珊梅是到那儿批发女装回来卖。

    杨珊梅问他:“你有地方住吗?”

    他苦笑摇头,也说:“我匆忙走出来,没带什么钱。但可以找朋友帮忙。”

    她建议:“我是住酒店的,里面有二张床,你先住下,找到朋友再说。”

    张振雄吃惊,但他一点都不觉得杨珊梅是勾搭他,他心里只感动认为这个女子义薄云天。

    张振雄不是柳下惠更不是鲁男子,他的江湖动物本能告诉他,珊梅“不讨厌”他。他觉得如果自己没有采取一点男人的本能,好像是间接污辱了珊梅——你对我没有女性吸引力。

    这一晚他们出去吃晚饭,过马路时他牵着珊梅的手,过了马路他仍然牵着好一会,她没有摔掉,张振雄觉得如果自己不采取大胆的行动就枉为男子汉大丈夫了。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