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 部分行业停摆 户外非法广告 剧减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疫情冲击 部分行业停摆 户外非法广告 剧减

    (巴生23日讯)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一些行业停摆、资金不足、难避执法、转战网络等因素,结果连户外非法广告也因此大大减少了!



    巴生市议会于今年首月,一共拆除5113面非法广告,比起去年首月的9619面,减少了4506面,同比下降约47%,相信是与疫情和国内实施的各项行动管制有关。

    巴生市议员李富豪向《中国报》记者指出,非法广告减少,主要源自整个“经济链”受到冲击有关。

    他说,巴生一直以来的非法广告都非常猖狂,主要有大耳窿借贷、药品、美容、帮佣、产业看板等。

    尽管户外广告大幅度减少,但是大耳窿广告却依然无处不在。

    “巴生在疫情之下,接连实施了多项管制令,一些补习班、课外服务班、生意等难以如常经营,导致业者也无法继续把资金投放在户外广告上。”

    “管制令也导致人流稀少,而且警方巡逻更加紧密,一般上非法广告跑腿都是在晚上悬挂广告,但是晚上执法严厉,尤其晚上10时后出来‘开工’,难以避开警方的巡逻,因此也是导致户外非法广告减少的原因之一。”

    他说,管制令期间,街上人流减少,广告效应自然大大降低,种种与疫情和管制令有关的原因,相信是导致户外非法广告减少的主要因素。

    他指出,巴生接下来必须更有规划性,管制户外广告,他本身过去曾考察过其它县市议会,只是巴生“自由悬挂广告”方式,已经有多年而形成一项老问题,因此要改变的难度很大。

    “不过,尽管难度大,我们还是有必要,致力改善非法广告的问题。”

    李富豪:疫情和管制令,间接导致户外非法广告也大幅度减少。

    市会:业者生意转移线上
    巴生市议会执法小组代主任沙鲁哈兹里指出,疫情导致许多业者把生意转移至线上,更多业者因此把资源投放至网络,户外非法广告也因此减少。

    他说,过去几个月的非法广告减少,但是依然存在,市议会将继续拆除,并把这些广告送往垃圾土埋场。

    “过去的2020年一整年,我们在巴生区的16个地区 ,一共清除了5万1997面布条、906面横幅及‘钉’牢固定在树上的8916块木板。”

    他说,遭受非法广告入侵最严重的5个地区,分别是武吉丁宜、绿林镇、巴生港口、佐汉斯迪亚及班达马兰。

    他指出,去年市议会援引地方政府法令2007年非法广告法令,应该发出64张罚单,各罚款1000令吉。

    住宅区也成为非法广告入侵的地点,许多电柱挂满各式各样的广告。
    木板广告高高在上,难以拆除,主要是罗厘、煤气、搬运等广告。

    报道:高志豪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