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落魄到连奶粉也没钱买 40%学巴司机 撑不下去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有些落魄到连奶粉也没钱买 40%学巴司机 撑不下去

    (吉隆坡23日讯)学校开课在即,雪州、布城及吉隆坡学校巴士协会主席莫哈末哈伦指出,雪隆地区近7000名学校巴士司机,其中40%早已支撑不下去,剩下60%司机还勉强待业中,有的甚至落魄到连奶粉钱也没钱买。



    他接受《中国报》记者电访时指出, 雪隆地区约有近7000名学生巴士在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下注册,但受到疫情冲击,目前只剩下60%司机苟且残存。

    他说,其领导的协会原本有200名会员,其中近70人已返乡,有的则转行做小生意。

    “一整年下去,学校巴士司机毫无收入,要如何支撑?有的卖掉巴士,有的因为供不起车贷被拖车。”

    他说, 之前多次宣布开课消息,学校巴士司机为了开课做好准备,包括换轮胎、到电脑验车中心(PUSPAKOM)进行检验、更新保险等,但不久后又停课,对学巴司机打击甚大。

    “我的会员中,有7名单亲妈妈,有的是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之前也陆续前来找我求助,说连买奶粉钱也没有了,需要我的帮助。”

    为此,莫哈末哈伦每两周都会为其会员提供每人约50令吉的物资,包括柴米油盐,减轻会员的负担。

    “还有一名年长的女会员,在过去一年没有工做时,暂时转行做保母,照顾3名孩子每月有2000令吉收入,还算不错,但她依旧想回来开学巴。”

    莫哈末哈伦(左)为会员送米粮,减轻他们的生活负担。

    莫哈末哈伦:即使如常开课
    将流失30%学生顾客

    莫哈末哈伦估计,即使如常开课,学校巴士司机将失30%的学生顾客。

    他说,不少家长受到行动管制令的影响,已没有能力继续承担让孩子坐巴士上课的费用。

    “有的家庭有3、4名孩子,学校巴士以人头计算的话, 是一笔开销,因为有的父母之前是飞机师,月入2万令吉,失业后无法承担巴士费,选择自己载送。”

    他说,保守估计,其协会的会员将失去至少30%的收入。

    “教育部长宣布开课时间后,我们陆续才有接到家长的通知,但大部分家长都还未正式缴订金。”

    莫哈末哈伦说,学校巴士司机正等待家长们的订金,才可以更换轮胎、买保险及到电脑验车中心进行检验。

    “目前也还在等待中,希望没有变挂。”

    获得非政府组织的协助,莫哈末哈伦(左)为没有收入的会员送上物资。

    80%父母没取消
    ★祁兆良(学巴司机)
    我负责蕉赖地区的小学和中学学生的载送,距离小学开课还不到一周多,暂时只接到2、3名家长来电确认还需要载送服务。

    至于中学的,还有一个月多才开课,所以暂时还未来电。

    但自去年落实行动管制令至今,至少还有80%的父母都没有取消载送服务。

    大部分取消服务的是在宣布行动管制令2.0之后,可能家长也担心。

    开学前将再确认
    ★ 黄志华(57岁,学巴司机)
    自教育部宣布了开课时间,我这几天收到3、4名家长来电,确认要继续载送孩子上学。

    我的巴士是容纳17、18人,暂时虽然只有几名家长来电,但我相信情况还可以,我会在开学前再联系,与家长做进一步的确认。

    我开了学巴11年,受到疫情影响,我于去年5月把其中一辆巴士卖了,因为要出工资给工人,没有办法只能卖一辆巴士。

    目前只剩下一巴士,已供完了,我自己开,还能勉强撑下去。

    但一切还是视教育部最新的宣布而定。

    未接获家长查询
    ★冯先生(学巴司机)
    我只是戴中学生,因为距离4月开课还有1个月多,暂时没接获任何家长来电查询。

    如果没有消息,大约在开学前一两周我会逐一联系,看家长是否还需要载送服务。

    根据我过去一年的经验,是没有家长取消载送,今年的情况就还不知道,要在开学前才能确认。

    我是自己开巴士,没有雇用工人,所以暂时还能撑着。

    报导:林淑慧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