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有了一个家(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有了一个家(下) 作者:雅蒙

    光阴荏苒、日夜如梭,20年过去了。莫大叔已经被尊称为莫老叔了。将近80岁的他仍然筋骨强壮,精神饱满。他对人说长寿之道:“我心里快活,身体就健康了。”



    当然他快活,在儿子阿深失踪多年回来后,就与亚翠一口气生下了5男2女7个孙子,让莫老叔抱个不及。

    《青山镇》的人都羡慕莫老叔享尽清福,因为他有个好儿子与好儿媳妇。

    以前,莫老叔每日清早上镇上茶楼都带着大群孙儿女,这一年他怀里小心翼翼抱着的是曾男孙。是他第2个早熟的男孙18岁与村里少女“闹出人命”,莫老叔非但不生气,更欢喜得紧,阻止阿深夫妇痛骂孙子,更先上门提亲。

    莫老叔心里觉得自己是死而无憾了,他仿佛看到灵位上写着“五代大父”,丧礼是点红腊烛当喜事办。20年前他还以为自己会绝后呢,谁知失忆的儿子阿深会突然回来。

    随着社会的繁荣,《青山镇》也迅速发展了。阿深与亚翠夫妇早就不割胶了,他们的胶园被征收屋业发展地,赚了一笔可观的钱已成小富。

    如今他们在镇上开一家中型超级市场。以前长年劳动,阿深仍身强力壮,亚翠仍保持着一副葫芦型身段,人家都笑说从背后望去还以为20许人。阿深称赞自己的妻子:“前面看过去也仍然像20岁。

    这天夫妇两人一早出城,一路上没有什么说话。阿深相当不开心,在心要让亚翠明白。是这样的,夫妻两人仍然恩爱,没想到一个不小心,40多岁的亚翠竟然有“老蚌生珠”的迹象。

    阿深倒欢喜自己宝刀未老,但亚翠却不想要,她说:“都当了婆婆了,还生个小叔子,给人笑死了。”

    这一早阿深就是陪着妻子去城里找医生。阿深心里不舍得,觉得有权力让妻子明白自己不开心。

    身分起疑

    已经找了医生,约好明天做手术。他们这晚要在城市过夜。他们习惯早吃晚饭,傍晚在一家小餐馆等上菜时,两个男人趋近,一个很有礼貌的对阿深说:“请问你是赵光吗,我们已经有20年没见了。”

    阿深一愕:“不,我不叫赵光,我是莫深。”

    另一个就连忙道歉:“对不起,认错人了,你的确是很像我们以前一位老朋友赵光。”

    他们走开,阿深与亚翠还听到其中一个说:“早和你说不可能是赵光,20年前不是听说他被英军打死了吗,就在离《青山镇》不远的火车站。”

    回到旅店,亚翠逗他:“老的,你打算生气我到几时?”

    阿深大声说:“我们现在又不是养不起,我是不舍得这个孩子!越想越心疼。有什么怕人笑?我们夫妻恩爱,如何?”

    亚翠叹一口气:“你说得对,我心中其实是比你更舍不得。”

    她微笑:“这样吧,我们来个交易,我问你一件事,你说老实话,我就把孩子生下。”

    阿深大喜:“我当然说老实话,你要问我什么?”

    亚翠小声问:“刚才那两个男人,你是认识的,对吧?你本名是不是就叫赵光?”

    阿深呆住了,张开口说不出话。亚翠微笑:“要说老实话,我才不生气。20年夫妻了,是假也成真的了。

    ”阿深才苦笑说:“是,我认识这两个人。以前志同道合在一起。我的本名也不叫赵光,是赵进财。”

    他急急解释:“当初我并不是存心欺骗你与阿爹,我真是失忆了,是阿爹与其他人坚持我是阿深。”

    夫妻情深

    亚翠微笑握着他的手:“我明白,我没有说你在心欺骗,我——后来与你做夫妻,是我自愿的,我相信你是好人。”

    阿深笑:“你早明白我不是原来那个阿深?”

    亚翠点头:“是,他进山去了,被英军杀死。后来他那边的朋友通知我,我不忍心告诉阿爹,他一直盼望儿子回来。”

    她微笑:“但你真的很像他,真的奇怪。当初我一看到你,也以为你并没有死,可能真的失忆。”

    阿深也握紧妻子的手:“你几时肯定我不是原本的阿深。”

    亚翠神秘的一笑:“与你做夫妻的那一晚。你们的面貌再相像,身体与味道都不同,我知道你不是老叔的儿子,但我相信你自己也不知道你是假的。”

    她说:“老叔是我的家公也是我的恩人,他怕没有人送终,没有脸见祖宗,所以我决定为他生一个孙子。”

    阿深笑:“结果你与我为他生了七个孙儿女。为什么?”

    亚翠笑:“你明白的,是不?”

    阿深笑:“当然,我们后来真的相爱了,是真的夫妻。”

    亚翠问:“你几时恢复记忆的?”

    阿深笑说:“就在我们的大儿子满月后不久,我从旧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就在我来到的同一天,在英军检查火车乘客,要扣留一名男子时,他害怕逃走,被英军开枪杀死了。英军要扣捕他是因为从他的身分证,以为这是他们要找的人赵光,但是他们不知道,赵光的皮包是被这个人偷走了,这个傻贼竟然用赵光的身份证做检查。”

    他说:“我一惊,突然记起所有的事。”

    亚翠问:“你一直留下,就因为你答应过我,老叔活着你就不能离开?”

    阿深把她抱在怀中:“当然不是,是因为我与你有了一个家。我与你是夫妻,是孩子的父母。”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