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有了一个家(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有了一个家(中) 作者:雅蒙

    这一天,莫家很热闹,大家都来庆贺莫大叔父子喜重逢。这时失忆的莫深已经愈来愈相信自己就是莫深了。他在莫家看到不少自己的照片,墙壁上还显眼的挂着一张自己与亚翠的结婚照。怎么看新郎都是较年轻的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失踪的经过,是父亲莫大叔一五一十的告诉他,原来自己已经失踪5年了。他是在23岁那年突然离家不见了。

    莫大叔说:“不久,政府就开始实施新村政策,原本我们都还是东一家西一家的,后来被政府强迫迁到一个新村里,有好也有坏,现在有了街场比较方便热闹。”

    莫深只是记不起自己的身分,其他的他都知道,当然他明白新村政策的目的。英军政府是要堵死山里的人获得村民的援助。

    他也完全记不起自己与亚翠的婚姻。是自由恋爱还是奉父母之命媒灼之言结合的。也是父亲莫大叔笑呵呵的告诉他:“你与亚翠是青梅竹马长大的。你比她年长三岁。”

    原来亚翠也可以说是莫大叔的养女。亚翠的父母在她8岁时意外身亡,莫大叔是他们的好友,就收养了她。原本莫大叔想让她与阿深兄妹相称,后来改变了主意,让亚翠长大后与阿深结婚。

    莫大叔笑说:“我也不是老古董,你与亚翠感情是很好,在你们长大后我也问过你们愿意不愿意。亚翠说愿意一辈子服侍我,就是愿意做你的媳妇了,反倒是你起初还推说年轻不想这么快成家。你说你会与亚翠谈一下,谁知亚翠好像说服了你,在亚翠18岁那年,我就让你们两人圆房,谁想到3年后你突然失踪。”

    爸爸想抱孙

    莫大叔又叹息,然后低声说:“以前的事你都不记得了,有一件伤心事我现在告诉你,你不要再对亚翠提起。你失踪的时候,亚翠刚怀孕,唉——没有了。”

    他微笑:“我原本还以为我会绝后,现在好了,你回来了,可要快快的让我抱孙子哟,我老了,等不到那么久了。”

    如何延续后代的事,失忆的阿深却没有忘记这些生活常识。他只嘿嘿的笑。但是他有一丝不安,亚翠好像没有太多破镜重圆的喜悦感。她只是一直微微笑,看着他们父子谈话。有时,她深沉凝视阿深。

    看着父亲脸上深深皱纹藏着的岁月沧桑,阿深是很愿意让老父抱孙的心愿圆满。

    这时夜深了,莫叔意味深长的说:“夜了,睡吧。”阿深也感觉到体内的欲望蠢蠢欲动。他微笑: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我与亚翠分开5年,今番定有说不尽的浓情蜜意。

    但出乎他意料之外,床榻旁已另置一副寝具。亚翠只淡淡的说:“你先睡地下吧。”

    阿深望她一眼,没有抗议。他心里想:我是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阿深,但每个人都说我是,不过看来我的妻子却不是这么认为。

    他这天累了,一觉睡到凌晨被亚翠轻轻叫醒:“起来了,要到胶林呢,你还会割胶吧。”

    阿深揉揉眼睛说:“应该还会。”

    他心中记得如何割胶取汗汁的程序。出门前,莫大叔也起来了,亚翠拦住老人家说:“爹,阿深回来了,就让他与我一齐去,你再多睡一会吧。”

    莫大叔小声抗议了一下,在阿深的劝告下也让步了。

    妻子怀孕了

    阿深很快就熟能生巧了,亚翠来看一下,也赞许点点头。太阳出来时他们已回到家吃早饭,是莫大叔煮的。一家又团圆,他心中有说不尽的欢喜,只差孙子还没抱。

    阿深睡了1个月地下,他不满的问亚翠:“你是不是另有男朋友了,我可以和你离婚成全你们。”

    亚翠没有生气,仍然淡淡的回答:“没有这回事。”

    他想想问:“是我们不要好,还是我以前对不起你。”

    亚翠回答:“没有,我们一直很要好。”

    阿深明白了:“你不太相信我是阿深?我有什么不对劲吗?是,我是失去了记忆,但青山镇的人都说我是阿深,阿爹更不用说了。”

    刚好第2天是中秋节,一家户外赏月喝茶吃月饼时,莫大叔有意无意的对儿子与媳妇说:“出了年,不知我能不能当公公呢。”

    阿深望亚翠一眼:天天晚上睡地下,明年也没有孙子让爹抱。亚翠也回看他一眼,若无其事。阿深心头有气。

    莫大叔这1阵,夜未深就催促儿子媳妇快快安寝,两人自然都明白老人家的心意。

    这一晚阿深回到房里,不见地下另有寝具,他呆呆的问亚翠:“我睡那里?”

    亚翠平静说:“你以前睡那里就睡那里。”

    他一呆,然后大喜说:“我以前睡床。”他欢喜的一跃上床。他自然明白亚翠让他同床共寝的意义。

    灯都熄了,但月光泻满一室。阿深起初不敢造次,但是回心一想如果自己完全没有行动,也许会令亚翠生气以为自己在堵气。他开始轻轻的试探,亚翠没有拒绝,他胆子大了:到底我们是夫妻。这时亚翠回过身来望住他轻声说:“你要答应我一件事,阿爹百岁之前你不能离开,不能再让他伤心。”

    阿深笑说:“自然,我不离开阿爹也不会离开你。”

    阿深很开心:的确是久别胜新婚。亚翠告诉他:“我们一直都是恩爱夫妻。”

    1个月后,亚翠悄悄告诉他:“我好像有了。”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