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有了一个家(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有了一个家(上) 作者:雅蒙

    五十年代中的殖民地,在一片宁静中也有平常人不察觉的紧张的气氛。



    清晨,当火车紧急刹车时,他正在火车厢内狭窄的洗手内懊恼的低声咒骂,他在这时才发现皮包不见了。幸好他平时不会把所有的钱都放在一处,皮包内的钱并不多,只有身分证等物。他也不在乎证件遗失了,他可以补回一份。问题是可能有军警会在中途上车检查旅客,多数会要他出示身分证,这有点麻烦。

    因为他正是有点麻烦事在身,所以才要远走他乡。

    这辆长途火车是出邻国的。但他不会从正式关口入境,会有人等着带他在无纪录情况下潜入。紧急刹车时他正两手插在裤袋找寻是否有其他东西被偷了。他现在记起昨晚在火车站上车前有一个人碰撞他,后面还有一个人“好心”的扶着自己,也许就是那时皮包被偷了。

    火车猛烈的巅抖几下,他双手因为来不及抽出扶着墙壁,身体在火车的冲力下往后倒,头颅大力的撞到旁边一个铁条。他真的感觉到满天星斗眼前一黑,幸好很快恢复正常,只是还真的相当痛。

    他回到车厢,其他搭客紧张又烦恼的说,紧急刹车是英军接到情报要上车检查。但他的身分证不见了,军警多半会暂时拘押他调查,这可就有麻烦了。

    他当机立断立即乘人不备,在火车还缓缓行驶中跳下。他受过训练身手敏捷,并没有摔伤,只是头颅好像又剧痛一下。

    他大约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还有大概两英里就是一个叫《青山镇》的小镇。这个小镇名副其实是青山翠谷,它是一个被山峦包围的山谷,约有千户人家自然形成一个小镇。

    镇上人家多是务农耕田。他知道只要深入山岭丛林走它几天几夜,也可以进入邻国边界。如果这样他需要预备干粮与水,还有若干药品。这些都可以在《青山镇》街场买到。

    突然失忆

    他看似高而瘦削却是结实强壮,他很快的徒步走到《青山镇》街场。看到一间咖啡店,他相当高兴,他饿了,进山前更需要饱餐一顿。他在咖啡店后面角落坐下,叫了食物。他有点不安,他发现人们狐疑的偷偷打量他,难道人们认出他,还是因为小地方的人对陌生比较警惕。

    这时,他的头颅又颇猛烈的突然抽痛一下。然后他震惊——他突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发生了什么事?自己是什么人?来自何方?当然这时他不明白这是因为在火车突然刹车时,他的头颅撞伤了而引起失忆迹象。

    这时有一个约60岁的男人匆匆走入咖啡店向他快步走来,他后面跟着一个脚步带着犹豫的年轻少妇。

    男人走向他,紧紧的抓着他的双肩,声音颤抖,老眼含泪说:“阿深阿深,这些年你去了什么地方呀,一直没有音讯,真想死你爹我了。”

    从说话中他明白这个男人是他口中阿深的父亲,但他只能惊愕的反问:“你是谁?”

    老男人也大吃一惊,又似乎有些安慰:“我是你爸呀,阿深?你怎么记不起我了?你发生了什么事?你是不是失忆了,所以这些年失踪了?”

    爸爸认儿

    旁边这时已经包围了看热闹的人,他们似乎每个都认识阿深。有人说:“这个坏东西,连爸爸都不认。”

    还有一个人问:“你认不得莫大叔,那你是谁呢?”

    他张开口却回答不出这个简单的问题,他呆呆的说:“我——记不起我是谁了?”

    这时气氛热闹极了,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说:“莫大叔,我看你的儿子阿深八成是得了失忆症,难怪这些年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他忘记所有的事了,连你是他老爸都不记得了。不过,还好还好,也许他下意识记得这里是他的家乡,所以他才突然回来。”

    记忆一片空白的他不能反对这些说法。这时他也不能否定自己是不是阿深。他眼光望向四周围的人,他看到刚才跟着阿莫叔的年轻少妇。

    这时就有一个中年妇女像找打抱不平的拉着这个少妇向前:“喂,阿深,你不记得你的老爸,莫非连你的枕边人亚翠你都认不得了?那你可真是没良心呀,你失踪了这些年,一直都是你这位贤妻代你照顾你老爹呀。”

    他尴尬的抓抓头发,望着亚翠说不出话。这位亚翠顶多20来岁,身段刚健婀娜,容貌秀丽,是个“黑里俏”,可能是因为在户外工作晒太多的阳光。

    他心想:假如我真的是阿深,有一位这样好看的妻子也很有福气呀。也许我真的是阿深。他开始有点接受自己是失忆而失踪多年的阿深。

    他一时开不了口叫莫叔阿爹,但他诚恳的望着莫大叔说:“我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你们都说我是阿深,也许我真的是他,让我慢慢的想好吗?”

    莫大叔高兴到声音哽咽说:“别急,你慢慢的想,这个青山镇是偏僻地方,知道的人很少,你今天会回来这里,以后一定会把过去的事都想起来的。阿深,你今天回到爹的身边,爹已经高兴死了。

    旁边的人笑说:“莫大叔,说吉利点,你儿子回来了,明年你就可以抱孙了。哈哈哈。”

    莫大叔欢喜的笑:“承你们贵言。太好了。”阿深再尴尬望着他的妻子亚翠,她也眼光深沉的凝视他。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