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延濠:第一次无法回乡 好好休息 过年充电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廖延濠:第一次无法回乡 好好休息 过年充电

    政府在农历新年前公布标准作业程序,禁止跨州回乡过年,在雪隆区工作的大部分外地游子,经历了无法回乡的新年。



    在吉隆坡打拼多年,担任记者的廖延濠,以往都赶在除夕日最后关头驱车回乡,惟今年是破例第一年无法回乡过年。

    他指出,去年疫情渐疏缓,不过他有感疫情可能会再度爆发,已做好无法回乡的心理准备,果真如此。

    他说,自从父母逝世后,“大家长”的身分落在他作为哥哥的身上,每年都驱车载着弟弟返回柔佛州昔加末家乡,与妹妹在老家团聚,兄妹3人一起过年围桌烫火锅,不需大鱼大肉的新春佳肴,显得简单利落。

    如今无法跨州,今年农历新年是与同住的弟弟渡过,远在新山工作的妹妹,唯有待疫情疏缓,政府允许跨州后才能见面。

    2020年家族上门拜年并到外聚餐,后排左3为廖延濠。

    父母双亡感亲戚可贵
    “其实,每年新年前工作量都非常大,除夕日回乡路段避不开的车龙,搞到身心疲劳,今年就地过年虽有点惋惜,但换个角度,这也省点心力,就当作留下来好好休息,充电几天。”

    他早年是抱着“避年”心态,新年期间多与朋友团聚,而甚少出席家族聚会,自从父母双亡,才有感亲戚可贵,携弟妹出席与亲属的新年聚餐。

    家族不算庞大,凑齐人数有数十人,大家向餐馆预订几桌台,上门拜年并到外聚餐,家族中有信奉基督教的亲戚,过往在圣诞节期间,也有办聚餐联系感情。

    今年游子无法与家人亲团聚过年,是以压平感染曲线为共识,他相信待疫情消散后,明年2022的农历新年,游子返乡情景会变得更为热闹。

    可惜无法与妹妹团聚
    就地过年也因迫于疫情局势,无法与妹妹团聚固然可惜,心中最大遗憾是今年无法享受家乡过年的热闹气氛。

    廖延濠来自柔佛州昔加末,虽然是花园住宅区,但仍具有华人新村特色,过年时期家家户户都会布置,社区里感染新春气息。

    他说,自从父亲过世后,新年拜天公的任务就落在他身上,每年到了来年初一的子时,每户家庭都在大门处进行仪式,一边欣赏夜空的烟花,鞭炮声不绝于耳,直至凌晨2时许才停息。

    如今过年待在蒲种的公寓单位,相信是能看到空中的烟火,无法欣赏到遍地鞭炮碎的情景了。

    他回忆起2017年,昔加末在农历新年前几天发生大水灾,当时昔加末河泛滥淹没市区,水势切断主要道路,市区交通陷入瘫痪,要回乡的游子们深觉不妙,每个人的心直往下沉。

    他说,当年许多在吉隆坡的游子,非常担心无法南下昔加末市区,许多人打算兜远路,循南北大道直达峇株吧辖再折返昔加末,幸好到了除夕日水势退下,大家总算顺利返家。

    “当时同乡的友人在WhatsApp和面子书昔加末群组互通消息,分享灾情的最新情况,让大家掌握最近情报,设法避开重灾区,规划行驶回乡的路线,可见大家对回乡过年的意念是多么的执着!”

    廖延濠家族中有信奉基督教的亲戚,过往在圣诞节期间,也有办聚餐联系感情。

    待疫情疏缓 才约见朋友
    无法回乡也意味着是无法与老朋友见面,即使通过视频聊天也不及见面来得亲切,朋友们都策划待农历新年后,国内疫情疏缓而允许跨州,才来见面团聚,或是来一场本地旅行。

    廖延濠说,许多老朋友自小相识,中学毕业后大家各奔前程,往外地求学及工作,平常日子要聚会不容易,每年只有到了农历新年,大家回乡才可会面。

    他指出,新年不只是家人亲友团聚的大日子,也是与老朋友们一年见面一次的时刻。

    “朋友们各自在外地打拼,有的已成家立室,有的常年在新加坡工作打拼,平时大家忙于工作,很难促成见面的机会,以往都是趁着新年,大家都回乡后都会相约团聚。”

    允跨州后来本地旅行
    他说,老朋友相识多年,大家过年相聚都不拘场合,一般都是很随性地找了嘛嘛档相聚,坐下来聊个天南地北,谈论家庭生活,发泄一下工作上的牢骚。

    今年无法回乡相聚,若用网络隔着视频聊天,似乎不是滋味,大家干脆在各自地点就地过年,待疫情疏缓才相约回乡见面。

    一些友人已建议,待情势好转,政府开放允许跨州后,来个简单的本地小旅行,补偿回过年时彼此无法相聚的遗憾。

    报导:廖延濠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