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假又真的遗嘱(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假又真的遗嘱(上) 作者:雅蒙

    虽然在一些富亲贵戚眼中,孀居多年的薛薇拉夫人已经是褪了色的贵妇,财务状况难以像薛先生在世时那么风光。不过,薛薇拉夫人仍然有能力维持着富贵人家的气派。



    平日,七十多岁的薛薇拉夫人把自己打扮得富丽堂皇,穿金戴银,穿着由裁缝量身订造的套装旗袍,随时就可出外赴宴。

    薛薇拉夫人年轻时就被父母送到美国维诗礼女子书院就读,深谙大家闺秀的标准风范,平日晚餐,她都还要隆而重之的换上晚装礼服,并坚持陪她的女伴白玉莹小姐也要如此,不惜自掏腰包为白玉莹小姐订造晚装。

    10年前,一向在社交界风头甚劲的薛薇拉夫人,在先夫亡故后就搬到郊区的庄园别墅,过着颐养天年的日子。平日甚少客人,薛薇拉夫人的感喟是:“薛先生人走了,茶就凉了。”

    但这一晚有一位男客,实际上这位汤彦医生是这间庄园的常客,平日隔天就在这儿午餐,因为这正是汤彦医生为薛夫人做健康检查的日子。

    汤彦医生没有到来的日子,就由有护士资格的白玉莹小姐为薛夫人量血压打针等等。

    汤彦医生年纪不大,大概32岁,一表人材。英俊在其次,最迷人的是潇洒不羁的风度。薛夫人曾取笑他:“你应该上大银幕当大众情人!”

    汤彦医生笑嘻嘻回答:“因为我有更高尚的选择。”

    薛夫人年轻时就喜欢和年轻英俊男子调情,年纪大了也一样爱吃汤医生的豆腐:“汤彦,如果我年轻30岁,我一定要嫁给你!”

    汤彦假假的屈指一算:“这样你也仍然比我年长13岁呀!”

    白玉莹笑眯眯声援薛夫人:“现在不是流行姐弟恋吗?比你大 越多越疼你,薛夫人现在肯嫁你,你都人财两得呢,还不识好歹!”

    薛夫人开心得哈哈笑,又倚老卖老说:“姜是老的辣,你没听说过吗?”

    曾演舞台剧

    这是薛夫人的快乐时光,所以她最爱邀请汤彦医生来庄园晚餐,也难得汤医生肯拨出时间来为她解除寂寞。

    薛夫人这时笑说:“玉莹,不然你嫁给汤医生,算是代表我,好吗?”

    白玉莹大方笑道:“怎么可能呢,我不是汤医生喜欢的那杯茶呀!”

    汤彦笑答:“你为什么不说你眼角瞧不上我?”

    薛夫人又取笑汤彦:“长得这么英俊,又不结婚,当心这儿的人会说你是同性恋!”

    汤彦没好气地笑道:“好吧,口说无凭,今晚就欢迎你拨冗光临寒舍,亲身体验如何?”

    薛夫人笑得前仰后俯:“你这小子,我可以当你的祖母了,还吃我豆腐?”

    汤彦这时又一本正经问:“薛夫人,最近晚上睡得如何?”

    薛夫人轻咳:“唉,就是老人病了,睡不好,能不能给药我?”

    汤彦沉吟的说:“明天我开药方给你吧,能不用安眠药最好,而且小心别过量,也别和烈酒一齐喝!”

    玉莹说:“我会注意的。”

    汤医生问:“薛夫人最近午间有何消遣?”

    薛夫人笑说:“今天玉莹陪我玩话剧说对白,就像电台广播剧。啊,我以前演过舞台剧,薛先生就是看到我在舞台演出后一见钟情追求我,我也曾在《丽的呼声》做过广播剧呢!”

    白玉莹在旁奉承说:“汤医生改天来听听,薛夫人声演得太好了,今天薛夫人扮一位慈母,声泪俱下,我都当真哭了。”

    汤彦笑道:“那该录音下来,我也可以听听。”

    薛夫人仰首得意地说:“以前,我参演过一出舞台剧,虽然是女配角,但我有一段戏很突出,尤其我最后一场自叙的对白。写得好我也念得好,整个剧场一片寂静只听到啜泣声,观众都哭了。”

    汤医生动容说:“那个剧本还在吗?”

    薛夫人笑说:“应该还找得到,明天叫玉莹找出来吧,我用录音机,念给你听。哼!你才知道我年轻时多才多艺呢!”

    汤彦笑说:“你现在只有更多财,钱财的财。”

    说到钱财,薛夫人就哼一声:“谢谢你看得起我,薛家那班有钱亲戚,就看衰我穷了,不敢来,怕我借钱,他们看偏我了。”

    汤彦笑:“可不是,他们不知道其实你是装穷,怕他们上门来纠缠你借钱。”

    汤彦站起来,指着薛夫人:“我虽然不能人财两得,但小心我骗财骗色。谢谢丰盛的晚餐,我告辞了。”

    汤彦长得英俊高大,自然不少妇女向他频送秋波。实际上汤彦医生也是颇风流的,只是他很谨慎很低调。

    妮妮像妓女

    但最近很多人都知道风流潇洒的汤医生,与一间酒馆的老板娘妮妮打得火热,而且一反常态,汤医生时常不避嫌的公然到拜访妮妮的香闺。

    这一晚,汤医生离开薛夫人的庄园后,就驱车到镇上“拜访”妮妮了。但他没有留下过夜,实际上他急着要赶回自己的医务所兼住宅。

    果然,有一个人已在他的床上等他,不知不觉睡过去了,他们紧紧的纠缠如一对火热的情侣,汤彦已动情到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之际,她却大力推开他,喘息说:“小不忍,则乱大谋,不要功亏一篑!”

    汤彦也坐起来,冷静说:“是。”

    她抚摸他光滑的背脊,轻声说:“你不是刚刚从妮妮那儿回来吗?”

    他低声说:“那像召妓,无乐趣可言。”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