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車連鎖集團虧損逾百萬 被迫凍結員工薪水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洗車連鎖集團虧損逾百萬 被迫凍結員工薪水

    (吉隆坡26日讯)政府实行行动管制令2.0至今,未允许洗车中心重新营业,国内洗车连锁集团业者面对巨额亏损,损失超过百万令吉业绩收入,被迫冻结旗下分行的员工薪水!



    全马有60间分行的Shine Shine Club汽车美容中心,因政府不批准洗车中心在管制令期间营业,旗下所有分行被迫关门,全体400名员工无法开工。

    集团股东之一拿汀俞丽晶对《中国报》投诉说,政府一直不批准洗车中心在管制令期间营业,连锁洗车店面对业绩亏损及支付员工薪资的问题,许多业者都陷入焦虑状态。

    “国内一些不重要领域反而获准营业,这使得洗车业者深感不公平,洗车员工都遵守防疫SOP的情况下,为何尚不允许洗车店营业?”

    她指出,去年5月的管制令期间,政府允许商家复工后,她集团旗下洗车中心分行的员工为客人服务时,都有佩戴口罩、使用消毒搓手液,同时店面也规定客人必须检测体温和使用MySejahtera应用程序,并必须在店面走廊等候洗车保养,一直都严格遵守政府规定的标准作业程序。

    她说,在政府宣布实行管制令2.0第二天,集团一度通过贸工部(MITI)网站申请获准营业,惟隔天却被政府禁止营业,地方政府执法官员和警方也上门阻止营业,全马分行唯有关闭,不止她的集团,其他大型连锁洗车中心同业也受影响。

    “政府至今仍未公布相关方案,洗车中心究竟何时获准复工是未知数,使得洗车业者不知所措,若这样下去,国内连锁洗车中心该如何渡过?”

    外劳占多数 仅获住食

    Shine Shine Club汽车美容中心全马分行的员工,以外劳占大半数,在管制令期间政府不允许洗车店开业时期,员工薪水被迫冻结,只获得住宿与膳食供应。

    俞丽晶指出,旗下分行有聘请本地员工,但以尼泊尔籍和孟加拉籍员工占最多数,这些员工都明白事况,管制令期间无法开工,唯有逗留在集团提供的宿舍。

    她说,现阶段集团仍有为一些员工支付部分的薪水。

    俞丽晶:会员制客户 来电投诉

    连锁洗车中心不能营业,使得会员制客户无法上门洗车,这段期间令俞丽晶难以面对顾客。

    她指出,集团的会员制客户占了70%,以往这种长期客户每周都会至少上门洗车一次,以享用更优惠的价格,如今洗车中心不获准开门,她不断接到会员的致电投诉。

    她说,由于洗车业者没有成立公会,无法发挥集体力量政府提出诉求,也无法将业者的困境反映让政府知道。

    ⬇看更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