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难为了妈妈(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难为了妈妈(下) 作者:雅蒙

    颜凡厉声说∶“我今天是来要教训你们的,也是不让你们成为忘恩负义之人,不让你们日后一辈子内疚羞惭!”



    余嘉文想张口抗议,颜凡已指着她声色疾厉的斥责∶“尤其是你,你固执己见,自以为聪明,却让恨意蒙蔽了你的眼睛与理智。你更影响你的弟弟,逼着他也要和你一样恨母亲。”

    余嘉文虽然目光含怒意,却被颜凡一番说话训得口张目呆。她心中也料到,陌生的颜凡擅闯上门,一定有一件重大的秘密要告诉他们姐弟,而不知为何,她有个“自己错了”的预感。

    他问∶“颜凡先生,你一定有话要告诉我们对不对?”

    颜凡点头∶“是的,从你先说起,因为事件也是由你开始的。告诉我,令堂对你如何?”

    余家乐颤声说∶“妈妈很爱我,姐姐还吃醋,但妈妈说这是因为我一直生病的缘故,说我吃了不少苦头,她一定要多爱我一些。”

    颜凡说∶“你的病情严重,那年你10岁,如果不痊愈,活不了几年,而医生认为你早在8岁那年就应该接受一连串的治疗了,但费用昂贵,对你们来说是天文数字,公家医院没有这种设施与医生,拖着只有令你的病情愈加恶化。”

    余家乐双眼含泪,默默点头。颜凡望着余嘉文∶“你应该记得,令堂一直背着你弟弟哭泣,是不对?”

    余嘉文也轻轻叹息点头。

    颜凡说∶“令尊只会说,一切听天由命,谁叫家乐不懂投胎,他认为令堂也应该像他一样认命。但是令堂她是不是说过,她不惜一切都要把家乐的病治好?”

    颜凡不客气的指责∶“余嘉文,你笨到没有去想想以后发生的事,你真的以为你们一家走好运了,天降福星?”

    幸运之神降临

    颜凡继续说∶“想想,在令堂离开你们不到半个月,有一天有一个慈善团体组织代表上门来说,他们知道余家乐的病况逼切急需动手术,他们愿意协助,负起所有医药费,对不对?你们高兴极了,余家乐被送到一家著名私人医院,半年后完全痊愈康复出院,余医生,今日你自己可以估计那笔费用多昂贵?”

    余家乐声音颤抖∶“莫非与妈妈有关?”

    颜凡不回答,继续说∶“然后令尊找到一份好工作,是一名好心人介绍的,薪水优厚。然后你们姐弟又获得另一个慈善基金拨给你们的奖学金,你们读大学时,那笔优厚的奖学金令其他同学羡慕,但他们的申请信如石沉大海,更好的是,你们姐弟日后一分都不必还,余家乐,你后来又拿到另一个奖学金到英国深造,成为今日的脑科专家。”

    余家姐弟吃惊不已,颜凡继续说∶“你们非常幸运,命运之神多么眷顾你们一家,这一切是从令堂离开你们之后,好运接二连三降临对不对?其实你们应该庆幸她走了之后,你们才如此好运连连的呀!”

    愧疚下跪认错

    余家姐弟脸色大变。余嘉文小声的问∶“颜先生,你为何知道如此详细?”

    颜凡哈的一声笑说∶“我为什么知道得这么详细?因为令堂告诉我的,你们应该再问:我的妈妈如何知道?但我想你们不必问,你们现在已经明白了。余家一家3口的好运与幸福,是在幕后有一个主持人。

    “当然是妈妈!”余家乐医生痛苦的说∶“我不应该忘记,妈妈一再告诉我,她一定会想办法把我的病治好。在她走的那一天,她还是这么说。”

    余嘉文双手掩脸,双肩耸动,眼泪从掌缝中如雨水一般窜下。

    颜凡柔声说∶“你们现在也都明白,令堂是从徐先生那儿获得金钱资助你们。”

    他又笑说∶“不,不,不要把徐先生想像成掳抢良家妇女的恶霸。”

    颜凡说∶“徐先生早就认识令堂,但那时他是穷小子,没有勇气示爱。凭着他的胆识与聪明,他闯荡商场创下大事业。然后他与令堂重逢,他对令堂的爱有增无减。看到令堂为一个贫苦的家与失败的婚姻心力交瘁,他要助令堂脱离苦海。但他也是个精明的生意人,他提出条件,令堂离婚嫁给他,然后可以用他的钱照顾你们。”

    颜凡又说∶“不必难过,徐先生很爱妻子。对你们的妈妈很好,徐夫人也爱丈夫。因为她明白丈夫真心爱她。当年徐先生对她说∶‘我才不要你当我的情妇,那是侮辱你,我要你做我的妻子。’

    余嘉文羞愧难当,懊丧莫及,一时说不出话。颜凡望着余家乐医生,轻声说∶“你们没有必要去爱徐先生,不过,也不必当他是仇人。而且我觉得,你们间接也欠了他一人情。”

    余家乐走到一角,拿出手机∶“妈,我是家乐,真的是家乐。妈,您不要哭!我什么都知道了,颜凡先生告诉我和姐姐的……”

    在另一边,余嘉文带着愧疚的哀伤,对颜凡说∶“颜先生,请带我去找妈妈,我要向她下跪认错。”她嚎声大哭。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