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偷窃时间(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偷窃时间(下) 作者:雅蒙

    朱小莺明白男友张达风对生父张建明的事所知不多,毕竟他们已十余年没见过面。



    朱小莺带着好奇心去打听张建明的近况,发现男友是看低了其父在大富豪宋国森身边的地位。张建明的确是像“跟班”一样随宋国森出入,但他不是“傍友”,实际上他是宋国森的知交。多年来他跟随宋国森并无正式职位,那是宋国森不想把老友置于职员的地位;张建明更是宋国森的“绝对私人秘书”。

    朱小莺也发现,外面不少人想走张建明这条路,图找到机会认识或巴结宋国森,换言之张建明会不时收到酬礼。

    朱小莺和张建明的婚事还在拖着,是因为钱不够,而且她还想买一间公寓套房。她想如果张建明知道独生子要结婚应该会大力援助的。她相信张建明会渴望与已长大的儿子重归于好。

    朱小莺逼问男友∶“这十几年是令尊不理你,还是你不理他?”

    张达风勉强承认∶“是我不肯与他见面。”

    朱小莺劝告男友∶“父子俩哪有隔夜仇?我希望你们团圆和好,以后我们的孩子也多一个祖父疼爱。”

    在朱小莺劝说下,张达风终于同意和父亲和好,主要也是觉得父母恩怨是上一代之间的事。他不想让自己的儿女知道父亲与祖父断绝恩情。

    但张达风还是怒气未消∶“我愿意见他,但我不主动说话。”

    朱小莺笑说∶“好,好,不是丑媳妇终须见家翁吗?我来安排一下。”

    朱小莺聪明伶俐,她没有张建明的电话号码,但她却致电去宋国森的宋氏机构留下信息给接待员∶“我是张建明先生儿子张达风的未婚妻。”

    电话马上接通,张建明似乎很欢喜,他说∶“我很想念达风,也想见见你。”

    朱小莺笑说∶“太好了,求之不得!我会和达风一起来。”张建明更高兴,立刻约好这个周末晚上吃饭。

    父子破镜重圆

    会面时,朱小莺尽力营造气氛,内心愧疚的张建明也尽量讨好儿子,张达风过意不去,终于也和父亲有说有笑。这愉快的聚会主要是张建明识时务,没有带多年女友吴玉莲来。

    张建明对朱小莺说∶“你们快快去筹备婚礼,先去买一栋房子,我送你们。记得买大间一点,以后我的孙子会陆续而来对不对?哈哈哈……”

    又说∶“喜宴归我负责,我出钱请客,礼金送你们。”

    朱小莺想∶未来家翁在宋国森面前说话有分量,想和张建明套交情的人一定会给大红包。

    在朱小莺穿针引线下,张达风最少每个月都会和父亲见几次面。张建明总有馈赠,表面上是送朱小莺,其实是怕儿子好强不肯接收。

    一次晚饭,张达风说∶“爸,你为什么不做生意呢?万一日后宋国森先走一步,你又长命百岁……”

    张建明很开心儿子关心自己的晚年。他笑说∶“我是风花雪月的掌门人,不是做生意的料子,连宋国森也这么说。”

    张建明对儿子说∶“你不必担心我老来没有收入没有钱,国森和我从小学一年级就一起念到大学毕业。他知道我的情况,他会照顾我到善终。他亲口对我说过,即使有一天他先离开,他会在遗嘱中注明照顾我这老朋友。他明说了,会留1000万令吉养老金给我。”

    朱小莺惊讶∶“好像中了3次彩票头奖。”

    张建明矜持微笑∶“国森非常有钱,这对他而言是一笔小数目。”

    朱小莺决心巴结这名准家翁,她从不否认自己是见钱眼开的女子。

    在这段日子里,因为张建明的馈赠,朱小莺和准夫婿的日子也过得比较好。

    但没料到好景不常久,张建明竟然与超级富豪一齐车祸丧生。朱小莺想到张建明不能再照顾儿子了,悲从中来……

    张建明在生时,曾对朱小莺说过宋国森的遗嘱要宋国森先他去世他才有利,如果他不幸比宋国森先去世,这遗嘱就对他没效了。

    朱小莺在医院一发现张建明去世时,就先想到这一点。张建明是在晚上11时15分去世,而宋国森是11时32分断气,换言之张建明比宋国森先死。一名死人不能继承在生者的财产,除非遗嘱另外说明转赠其后人。

    朱小莺突然有个主意,她决定冒险……她匆匆赶回去,很镇定的当着太平间员工来推尸体的时候,窜改张建明的死亡时间。

    那时她心里低呼一声∶“天助我也,太好改了!”

    她把1改成4,张建明的死亡时间变成11时45分,比宋国森死亡时间迟了13分钟。即是说当宋国森死时,张建明还在世,后者有资格承领宋国森遗嘱中赠予他的1000万令吉。

    没有人发现朱小莺这一招“偷窃时间”。

    “延长”死亡时间

    这一招确实起了作用,宋国森的后人并不计较这笔小数目,加上他们知道那天是宋国森要张建明陪他出门才双双遇难,所以不会挑战这一点。

    朱小莺计划成功。

    张建明立有遗嘱,因对儿子深感愧疚,70%财产给张达风,30%留给“女友”吴玉莲。

    之前,因为吴玉莲没有法律上的地位,她无法办理“亡夫”张建明的后事。

    朱小莺劝告张达风∶“这不是令尊的意愿,不要让他死后难过,先对不起你的母亲又对不起多年伴侣。”

    张达风终于点头∶“让她当父亲的未亡人吧,母亲不会出席葬礼。”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