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制令太迟且松懈 雪确诊日日“千千声”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管制令太迟且松懈 雪确诊日日“千千声”

    (吉隆坡18日讯)行动管制令2.0已开跑,惟雪州新冠肺炎疫情似乎缓和不了,从本月13日至18日,短短6天,有4天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是“千千声”,难道MCO 2.0来得太迟了吗?



    雪州于本月13日再度启动行动管制令2.0至本月26日,以望可在这两周拉低数据,不过从本月13至17日,雪州单日新增的数据视乎没有下降趋势,在短短5天,有3天新增确超过千宗,包括本月14日1036宗、16日1466宗、17日1314宗及18日的1213宗。

    全国单日新增可说是日日“千声”,奈何雪州竟出现相同的情况,在实施行动管制令2.0至18日的新增累计病例是有6755宗,死亡病例更有14宗。

    单日病例增加之余,感染群从本月13至18日就新增8个感染群,几乎是来自工厂和职场感染。

    截至本月18日,雪州累计的冠病病例已有4万8046宗,已超过沙巴的4万4076宗,是全国病例最高的州属。

    更令人担忧的是,雪州有80%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是属于无症状确诊,而且因无症状的情况,他们都毫不知情而会在社区走动,所以他们是社区中的病毒传播者。

    此外,雪州人民代议士更直言这次的行动管制令来得太迟,而且管制松懈而不如去年3月首度实施行动管制令来得如此严厉。

    “去年的MCO,马路上是真的没车的,可是现在却出现塞车,完全形成强烈的对比。”

    王诗棋:MCO 2.0来得太迟

    无拉港州议员王诗棋受访时指出,虽然正实施行动管制令,但是走出门看看外面的路况,再与去年3月实施行动管制令期间比较,大家会有个疑问,这是MCO吗?

    她坦言,政府是不能在实施行动管制令的同时,让经济活动照常操作,必须从中取舍,才可发挥到管制令作用。

    “这次的管制令来得太迟了,也发挥不到作用。”

    王诗棋也点出在没有大型检测情况下,谁人中谁人没事都无人知,加上政局不稳定而导致疫情失控。

    她指出,政府并没有政治决心控制疫情、政府也没有经济能力进行行动管制令,以及没有专业知识去应对疫情。

    她说,其实早前就有单位要求立即实施行动管制令,可是都一再拖延,试问疫情又如何不爆发呢?

    “如果要执行严厉的管制令,政府必须有一套的后备应对方案来成为人民的后盾,让人民可继续生活。”

    她也举例,新加坡虽然一开始爆发的病例很多,是因新加坡直接展开大型检测,而我国当时因病例减少而沾沾自喜,也没有如新加坡般进行大型检测,所以现在就得承担后果。

    雪州于1月13日至18日新增感染群:
    日期 新感染群 源头
    1月13日 综合花园感染群(Kluster Taman Intergrasi) 鹅唛 工厂进行针对性筛检
    1月13日 依佐路感染群(Kluster Jalan Ijuk) 打灵、瓜冷、雪邦、巴生、乌冷 工厂进行针对性筛检
    1月14日 士拉央路感染群(Kluster Jalan Selayang) 鹅唛 来自一间超市的大型筛检
    1月15日 直落昂感染群(Kluster Teluk Gong) 巴生 工厂进行针对性筛检
    1月15日 令当公路感染群(Kluster Lingkaran Lintang) 巴生 工厂进行针对性筛检
    1月17日 班丹英达路感染群(Kluster Jalan Pandan Indah) 乌冷 来自一间公司的筛检
    1月17日 雪邦移民局第二扣留营感染群(Kluster DTI SEPANG 2) 雪邦 涉及被扣者遣返原国前筛检
    1月18日 锡米山湖滨公园感染群(Kluster Taman Tasik Sungain Chua) 乌冷 来自一间超市的针对性筛检

     

    80%无症状 社区传毒

    雪州有80%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是属于无症状确诊!

    根据《当今雪州》的报导,掌管雪州卫生、福利、妇女及家庭发展事务的行政议员西蒂玛丽雅指出,根据资料显示,州内的80%冠病患者属于无症状确诊,情况令人担忧。

    她说,这些患者在受感染后没有出现发烧、感冒或咳嗽的症状,不过却是社区中的病毒传播者。

    她劝请民众应尽量留在家中,这是自我保护的最佳防疫措施,也是压平疫情感染曲线的最佳方式。

    她也说,州政府支持卫生部的措施,既指示第一级和第二级的新冠肺炎确诊患者居家隔离,毕竟国内各医院和隔离中心目前都出现患者爆满的现象,现有最佳方式就是允许无症状者居家隔离。

    日期 新增病例
    1月13日 837宗
    1月14日 1036宗
    1月15日 889宗
    1月16日 1466宗
    1月17日 1314宗
    1月18日 1213宗
    6755宗

     

    蔡伟杰:没完整管制方案

    万挠州议员蔡伟杰认为,政府管制疫情没有完整的一套方案,并采取随机应变的手法,造成人民都难以去面对。

    他指出,管制令的标准作业程序都很模糊,民众不知如何是好,一切必须等待政府的每日宣布,管制令实施的目的就是要拉低数据,惟政府这段期间这边厢放宽,过后又收紧,所以很混淆。

    他也说,在去年年尾数据开始攀升时,有商家在去年11至12月提及为何政府不直接果断宣布实行行动管制令两周,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毕竟当时虽然正在实施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可是受到的打击也和行动管制令相似。

    他指出,可是因政府一再拖延实行行动管制令,直到目前,许多商家都无法再承受经济的打击和压力。

    他也认同此次的管制了似乎来得太迟,而且因标准作业程序和指南不清楚而难以发挥作用。

    “相信卫生局已难以应付目前千千声数据的上涨,毕竟官员有限,在没有足够人手的情况下,疫情会不断攀升。”

    蔡伟杰指出,即使之前的疫情都周旋在外劳,可是目前的社区感染已明显增加,因会发现身边的人受到感染,病毒已非常靠近。

    行动管制令2.0已启动,奈何雪州疫情依然不断攀升,在短短5天,有3天的确诊数据是过千宗。
    黎濰裮:缺策略 兩頭不到岸

    “在实行MCO期间,政府可能考量到要照顾经济和人民的健康,选择采取中间的平衡路线,可是目前的情况是处于两头不到岸。”

    莲花苑州议员黎潍裮认为此次的行动管制令不认真,缺乏策略性。

    他指出,若政府要照顾到紧急和人民健康安全底下,可让疫情缓和就另当别论,奈何目前每日单日新增是超过四位数。

    他指出,巴刹是可在时间限制的情况下营业,也有人流的管控,所以在有限的时间和人潮下,巴刹小贩的生意额其实并不是很好。

    他也举例,电器行业是可以开,不过人民因担忧而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不会出去购物,所以政府允许电器业者开业也无法带动经济,所以整个情况显得两头不到岸。

    “我有谘询一些业者,他们也反映不如干脆来个全面性的封锁,否则情况不断延续会显得更不理想。”

    黎潍裮强调,经济垮了还可重新建立,一条生命失去了就无法救回来,政府必须考虑到这点。

    他也指出,若认真实施行动管制令,让人民乖乖待在家,政府应考虑所有贷款暂时停顿,因人民面对最大的生活压力就是来自各种贷款。

    黎潍裮是火箭行动队大队长,一起进行病毒检测。
    梁德志:工厂照开 MCO没作用

    班达马兰州议员梁德志指以多人操作为主的工厂依然开工中,而且很多感染群和病例都是来自工厂区,试问MCO如何发挥作用呢?

    他指出,巴生县的病例很多都是来自工厂的感染群,如果政府不对症下药采取严厉行动,疫情如何缓和。

    他强调,行动管制令的执行必须严格,否则无法发挥到效果,虽然明白经济固然重要,可是个人健康也很重要。

    “如果一间工厂有超过5宗确诊病例,政府就应果断下决心采取行动,而不是爆发感染群才能补救。”

    他也举例,巴芒吉斯(Bah Manggis)感染群爆发至今都已有3个月,可是截至目前依然有新增病例都无法结束观察,而莲花路感染群累计病例也有超过6000宗,是很可怕的数据。

    “目前的疫情明显已病入膏盲,柔佛州的病例也不断攀升。”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