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会最后一分钟禁营业 巴生早市商贩亏大了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市会最后一分钟禁营业 巴生早市商贩亏大了

    (巴生18日讯) 巴生市议会最后一分钟U转,导致巴生早市商贩措手不及,面对严重损失。



    巴生早市原定于今天开市,唯市议会鉴于过去2周冠病数据居高不下,加上根据观察巴生县病例更有翻倍增长情况,昨晚临时喊停,禁止早市营业,以致已入货准备营业的商贩面对丢货亏损,尤其新鲜食材、蔬菜鲜果等,部分小贩更因此面临资金被套牢困扰。

    尽管如此,市议会官员今早仍通融小贩摆摊。

    巴生早市商贩今日在巴生市区流动小贩公会主席叶金发协助下,召开记者会时指出,市议会昨晚最后一分钟才喊“卡”,让他们措手不及。

    “很多货源一早就预订,特别是新鲜蔬果类、食肆食材等,现在几乎要‘泡汤’了,我们无法脱售大量的货源,到最后仍没办法销售完情况下,唯有转送给慈善机构。”

    不过,从小贩的反映可听出,他们最大的问题不只是商品浪费而已,更为重要的是资金的损失给予的重击,他们只希望当局可让早市重开,好让他们可以继续找吃,而不至于断了他们的生计。

    叶金发指出,小贩诉求希望当局能够尽速让他们重新开业,以便可寻找生计而已。

    “当局要求的标准作业程序,小贩都愿意跟足来做,包括之前说好要设立二维码、隔离膜等,大家都很配合,也一早购买了有关的器材,就为今天开业做准备而已。”

    他说,一些早市也在公会协助下,设立入口处,以便控制人潮等,因此希望当局能够再度考量开业的事项。

    由于熟食小贩已准备好开档,市议会官员通融一天直至销售完为止。
    理解小贩不满
    市议员表歉意


    巴生市议员刘贵城对市议会最后一分钟喊停深表歉意。

    他说,理解小贩的不满,但是新冠肺炎确诊数据在过去2个星期高居不下,而且巴生县病例更有翻倍增长情况,从行动管控令2.0执行至今一周,14天累计病例也从2600宗提高至4900宗,市议会不得不正视问题,因此决定展延早市开业。

    他说,大家都受到疫情无法控制的现象所困扰,尤其目前雪州有80%属于无症状患者,为此官方也不敢掉以轻心。

    他早上前往永安镇巡视了解,也听取小贩心声,但是在作出上述解释时,大部分人皆可理解,这也是让人感到欣慰的,希望小贩和民众能够继续配合,一起协助进行抗疫工作。

    “由于市议会临时展延早市开业,为此官员也通融让小贩摆摊。”

    他补充,官员实际认真看待早市开业事项,比如提出标准作业程序及额外增加设二维码及隔离膜等措施,但无奈病例数据仍是最关键指标,希望小贩可以理解。

    ▉第二次亏损

    ● 酿豆腐小贩庄汶龙(76岁)

    第二次面对亏损了,第一次是3月18日管控令实施时,也因为信息不断改变,最终让我无法摆摊,而被迫将这些熟食货品转送慈善机构。

    本身行动就有不便的问题,从事小贩行业也是为了糊口而已,在听到可以开业消息时,自然欣喜做好准备,结果却是扑了一个空。

    ▉资金被套牢

    ● 杂货小贩郑明财(63岁)

    虽说杂货可以耐较长时间,但因年关将近,我也进了上万令吉的年货商品,结果现在却因无法摆摊销售,也导致资金被套牢。

    一些年品如香菇、海参、鲍鱼等之类,虽保鲜期较高,但却有食用季节,过了年或担心卖不出或卖不到好价,更不堪的是会让我的资金被套牢。”

    ▉跨县办准证

    ● 新鲜水果小贩王清开(58岁)

    为了开业的事情,舟车劳顿前往警局申请跨县准证,并前往适耕庄、丹绒士拔取货,结果这些商品目前却面对无法出售的问题,让我感到很无奈。

    我也面对申请不到小贩执照的问题,希望市议会能够正视早市摊位执照申请的事宜。

    ▉做帮佣挣钱

    ● 食肆小贩吕萍(48岁)

    2度管控令都断了我的生计,之前还为了养家活儿,扛起帮佣的工作,按时计算工资,一小时才挣得13令吉,根本就无法维持一家子的生活开销。

    我们还需要供车、供屋、供保险等,如今也被迫考虑断掉保单了。

    ▉菜类不耐久

    ●蔬菜小贩林玉梅(56岁)
    日前从士拉央和金马仑进了一批货,原定周一(18日)开档售卖,现在所有的菜都被迫放进冷房收藏,但是也最多可以耐上2、3天而已,叫人不知如何是好。

    小贩在公会主席叶金发(前排左2)协助下,召开记者会表达心声。

    ⬇看更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