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精心设计(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精心设计(上) 作者:雅蒙

    费奕峰下午到医院探视萧蒂。



    他明白即使他不来探望病重的萧蒂,亲友也不会责怪他,甚至还会认为他没有这个义务。他与萧蒂早已没有联系,就连朋友都不是了。

    他与萧蒂是离婚多年的夫妻。亲友恐怕还会私下议论他们,他们各聘名律师办理离婚手续,互不相让。

    他们的离婚还惊动了“社会福利部”官员,因此离婚案是在不对外情况下审讯。费奕峰相信,如果他与萧蒂20多年前的离婚官司是公开审判,一定会成为媒体穷追不舍的头条新闻,即使到今日,尤其是萧蒂病入膏肓的情况下,记者更不会放过他与女儿。

    离婚后,他带着女儿远走他乡数年,为的是避开前妻。他害怕她会不顾一切把女儿“掳劫”回去,他担心她的极端思想与所为。为此,他向法庭申请禁令,禁止萧蒂在他们父女100公尺内出现。

    怨恨结得更深

    费奕峰与萧蒂育有2名女儿。长女是萧蒂的心肝宝贝,费奕峰不想与她争夺长女的抚养权,要不然萧蒂会杀了他。

    费奕峰离婚的目的仅为了争取小女儿的全部抚养权。他那时已知道自己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会失去长女,他要保护小女儿费萌,不让她继续受生母“摧残”。

    是的,当年在法庭上,费奕峰就是用“摧残”这两个字眼控诉萧蒂。法官与社会福利部官员都认同他没有错误应用“摧残”二字。因此他胜了官司,他那时惨淡的认为:惨胜?其实是我与萧蒂双双惨败,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变得四分五裂。

    萧蒂患末期癌症

    也许是双方有意回避,他们才会20多年没见面。离婚后一年,长女费芝去世。费奕峰怀疑……不,他相信他心爱的长女费芝是自杀身亡,他不能原谅刚愎自用的前妻。陌路夫妻的怨恨结得更深了。

    费奕峰那时甚至不敢对小女儿说:“你姐姐费芝去世了。”

    他怕费萌会抓狂,他已失去了长女,他不能再失去小女儿。更何况他与萧蒂离婚就是要保护小女儿,要让她好好成长。

    费奕峰询问医院柜台后,就往深切治疗部走去。萧蒂是末期癌症病人,他是昨天才听到这个坏消息,今天就赶来探望她。

    费萌原本也想来探病,但费奕峰阻止:“我先去看看再说。”

    前妻偶尔不近人情地发脾气,他以前不是没有领教过。身为他的前夫,他可以容忍,但何必让她伤害无辜的小女儿。

    他到了深切治疗部,萧蒂仍在熟睡。热心的护士建议:“一小时后我们会叫醒她吃药,你能等一等吗?”

    又说:“很少人会来探望她,有时一个星期也没一个。”

    费奕峰心中难过,他深呼吸说:“好,我等她。”然后他决定拨电给小女儿费萌。

    今年已34岁的费萌已是两儿两女的母亲,照顾他们是全天候的工作,她尽量在空闲中小憩,恢复精力。

    父亲紧紧搂着她

    这天午后,费萌做了个梦,可能因为知道父亲到医院探望重病的母亲。她做了一个“昔日家庭”梦,一个带着回忆的梦。父母和姐姐的脸孔都在梦里浮现。

    梦里,年轻的父亲抱着一个约四五岁的女娃。女娃紧紧搂着父亲,扯着父亲的衣服不肯放,惊天动地的啼哭。费萌感觉到这小女娃心中有无限的恐慌,令熟睡她做恶梦,他一直哄着女娃,眼泪直流。

    父亲紧紧抱着她不愿放手,但有人想强抢过去,女娃的声音都哭哑了,然后她什么也不知道了…

    然后梦境转移了。费萌已是10岁的孩子了。她紧紧依偎父亲,父亲握着她的手,她感觉到父亲的手心冒出冷汗。

    费萌看到年轻的母亲萧蒂坐在法庭通道的另一边。她明白这是父亲和母亲敌对了。她不敢看母亲,她害怕。

    虽然费萌认为自己够聪明,但10岁的她对很多事还是似懂非懂。在父亲反对无效下,她被叫出去,坐在法官旁的小栏栅中,虽然法官很和气,福利部官员也很和蔼可亲,但最后自己好像崩溃了、惊慌的哭叫:“不要,不要,我不要!爸,爸,救我……”

    一阵骚乱中,父亲违反庭规冲上前把她“救”回来,把她搂在自己怀中,法官并没有斥责父亲,只用小木槌敲一下桌子,说了一些话。然后母亲站起来又惊又怒的喊:“不,不可以这样!”

    费萌听到父亲对自己说:“我们赢了,小萌,你不用再害怕,妈妈再也不能伤害你了!”她这时才有勇气望向母亲,只见她伸手指着父亲:“费奕峰,你不能这样,你太残忍了!她有这个义务,这是她的命!”

    那时费萌还不太懂事。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