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年没工作.寒冬无了期 娱乐工作者转行求存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整年没工作.寒冬无了期 娱乐工作者转行求存

    (吉隆坡14日讯)娱乐行业寒冬无了期!自去年首次实施行动管制令(MCO),娱乐行业接近一年无法营业,不少娱乐工作者转行或开拓新收入管道,以维持生计。



    去年3月18日,我国首次实施行动管制令,虽然之后放宽至有条件行动管制(CMCO)、复苏式行动管制(RMCO),许多娱乐行业都没机会营业。

    加上这段期间,大型聚会、宗教活动、婚宴、表演都必须暂停,歌舞表演者、活动主持人的事业蒙受冲击。

    政府现阶段开始重启行动管制令2.0,对娱乐行业工作者犹如雪上加霜,无望在农历新年旺季赚取收入。

    《中国报》电访一些娱乐工作者和公会代表,他们形容新冠肺炎疫情令娱乐行业苦不堪言,有些工作者难以支撑,索性转行。

    马来西亚娱乐行业总会会长拿督刘磐石指出,娱乐领域完全没有机会开业,一些业者转行进攻饮食行业,但也是很辛苦。

    他说,一些资金比较雄厚的卡拉OK继续支撑,一些无法继续的业者,开始出顶店铺。

    询及有多少业者在这期间结业,他则说没有这方面的数据。

    他说,娱乐领域涵盖范围很广,除了娱乐场所无法营业,表演工作者也是面对很大的冲击。

    “去年许多团拜被取消,现在又行动管制令2.0,相信到新年都未能结束这寒冬。”

    他直言,过了中元节,就是中秋节、冬至和迎接新年,原本属于娱乐领域的旺季,现在只能惨兮兮。

    “业者们都很想做生意,但眼见疫情越来越严重,业者不能只顾自己,唯有苦苦支撑。”

    “30年来 从没这么苦”
    郑桠铧:只能静观其变

    雪隆华华歌友公会主席郑桠铧接受《中国报》电访时指出,他经营的娱乐公司全部表演者都没有演出收入,娱乐行业仿佛看不到曙光。

    他说,公司有10名歌手,原以为虽然错过去年中元节的旺季,可以在今年的农历新年演出赚取收入,奈何疫情严重,政府重启行动管制令。

    “这个行业真的很凄惨,我告诉旗下的歌手必须作出改变,先找一份工作,比如当Youtuber、微商或直销,至少能应付经济负担。”

    他直言,这一年来,娱乐行业一直在等机会,惟歌台、庙会、尾牙、团拜几乎都无法举行,政府的援助计划也没有涵盖娱乐领域。

    “我进入娱乐业30年,从来没有这么苦,我也不知道歌手何去何从?大家只能静观其变,无了期的感觉。”

    虽然无法接演出的邀约,不过郑桠铧仍有筹备专辑,希望歌手们能与歌唱事业保持连接,不会完全脱离这个行业。

    他说,新专辑有筹备中,让歌手录取歌曲,但是必须向他们强调,现阶段已经不能单靠唱歌作为主要收入。

    黄益俊:工作邀约大幅度减少

    活动主持人兼歌手黄益俊坦言,原本旺月可以接到近20个工作邀约,奈何疫情导致活动和宴会无法举行,收入大受影响。

    他向《中国报》指出,在疫情之前,一个月至少4至5个工作邀约,年尾和接近新年原本是很忙碌的旺月,可以接到接近20个工作邀约。

    他说,幸好本身还有一份销售员的工作,疫情期间也有少数的线上主持工作,不至于完全零收入。

    他透露,听闻有小部分全职音乐人无法继续苦撑,把工作平台转移到线上,如直播、线上创作等。

    “我身边的伙伴们今年有继续创作新年歌曲,不过我今年没有参与。”

    询及会否开拓其他收入管道,他说,不排除往多媒体领域发展,初为人父的他有开设一个一家三口和一只宠物宝贝的面子书专页,“他们一家- Luna, LADY, PH , 俊叔”。

    “可以分享女儿成长和初为父母的经历,也可充当一个后备方案。”

    疫情期间,黄益俊的工作邀约大幅度减少。
    黄益俊开设“他们一家 – Luna, LADY, PH, 俊叔”专页,成为后备方案之余,也能分享孩子的成长。
    由于无法举办宴会,歌唱表演者和活动主持人都失去收入来源。 (档案照)

    报导:刘佩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