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她最恨欺骗(下)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她最恨欺骗(下) 作者:雅蒙

    原来死在杜毅志洋房的女死者涂玉芝,是名通缉犯。她不仅卷走数额可观的客户投资基金,更在驾车时撞死路人逃逸。



    老麦相信涂玉芝和杜毅志一定有关联,这两人都是投资顾问,先后都卷款逃逸,似乎连习惯都相同。

    小雷也调查出,杜氏投资公司的其他职员也异口同声说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这位涂玉芝女士。

    小雷对老麦说:看来只有找出杜毅志才能真相大白。”

    这时又出现一个令警探感到诧异的事。除了从杜氏投资公司有杜毅志的照片,电脑搜寻不出这个人。连国民档案中也完全没有纪录,像是没有这个人存在。

    但老麦却笑道:“这反而是个好消息,可助我们查案。我们去找杜毅志的东西,我要查他的DNA基因。”

    在杜毅志的洋房找到他离开时换下的衣服,也在他的办公室中找到不少杜毅志的毛发。

    检验结果令调查小组大吃一惊,从基因发现杜毅志和涂玉芝竟然是同一个人。

    原来那位玉树临风的美男子杜毅志是女人--一个装扮成男人的女人。老麦的手下也从整容医生处查证了,几年前涂玉芝逃逸后曾经整容,她还割除了乳房变成平胸,还要整容医生为她装了一个假喉核。调查也说涂玉芝不爱异性爱同性。她是个同性恋者。

    杜毅志是女人

    老麦记起邢慧琴曾说过:“我在与杜毅志相恋前有另一个男朋友的。”

    那么邢慧琴是异性恋还是同性恋者呢?老麦觉得事情不对劲了,他相信自己有一双毒眼——邢慧琴绝对不是同性恋者,她是喜欢男人的女人。但是为何她会与杜毅志成为情侣呢?老麦催促小雷:“快,快,快去找邢慧琴,把她带回来。”

    只是小雷迟了一步,邢慧琴已经失去踪迹了。较后在机场的侦查录影看到了她的踪迹,她是用假护照飞去外国了。

    但是小雷却带回来邢慧琴的一封信,解开了一切谜团。邢慧琴在信中先说,她写这封信是不想连累别人,也解释为什么她会杀死杜毅志--也就是涂玉芝。她说:因为杜毅志从头到尾一直欺骗我。我不能忍受欺骗。

    她有信中说:“你们看到杜毅志的样子,也能明白一个像他这样好看的“男子”,很少女子能拒绝他的示爱。尤其是像我这种不太受异性青睐的女子。当他说爱我时,我简直是受宠若惊高兴到掉泪。为了他,我与相恋2年的张胜勇分手。

    也因为我太爱杜毅志,我接受他一切吩咐为他做一切他要我做的事。我必须承认我早在三个月前就怀疑他心存不轨要卷款逃逸了,但我不能揭发他呀,我爱他。爱--就是要为自己所爱的人牺牲。何况他说,他会带着我一起走。他还为我办了假证件,我现在就要用他为我办的假护照出国了。

    你们一定会笑死了。我真的不知道杜毅志不是真的男人。但是,不止我,很多人都当他是男人,何况爱情令人盲目。

    我对男人的经验太少了,才不会发现其中的不对劲。我以前那个粗鲁男友说得对,如果一个男人不对女友有所求,那么他不是真的爱对方,就是他不是真男人。给他说对了,杜毅志不是真男人。在我们两个人独处时,杜毅志从未有企图占有我,他说要等到新婚夜,这刚好也一直是我的梦想,我真笨。

    不能接受欺骗

    杜毅志喜欢我这种温驯的女子,而且不会勾三搭四。同性恋的人也一样要求伴侣忠诚。杜毅志一直拖延着没有向我揭露他不是男人的真相,是因为他不肯定我是同性恋。但他认为像我这种很少男人追求的女子,因为寂寞很容易会被他改变成同性恋。我迟早会成为他的掌中之物。

    那一个晚上,杜毅志用电话叫我到他洋房与他会合,他说当天晚上他就要走了,他说他会带我一起走。他把证件和机票交给我,他说我们要分头到机场。

    直到这时我还是完全听他安排的。然后他说有一件事很早就想告诉我,他微笑说:“也许你早就知道了。”他脱去衣服,因为他要换衣裤,我发现他没有男性器官,他和我同样是女人。这对我简直是晴天霹雳难以接受。

    我最恨别人欺骗。杜毅志怎么能这样欺骗我。他不是真男人,却冒充男人来欺骗我的感情。他太小看我了。他认为他能把我玩弄于两掌之间。

    我对同性恋没有偏见与歧见,我只是非常恨他瞒骗我真相。老天,我是喜欢男人的,为了杜毅志,我竟然抛弃了张胜勇,他是这些年来我唯一遇到对我真心的男人。这一刻我也恨自己,我真的太蠢了,分不出真男人和假男人。

    我痛骂杜毅志一顿,然后我要走。但是他不让我走,他说我现在知道他太多秘密,他不能让我走,他说他要把我留在洋房内,直到他平安逃出国。

    我害怕了,我明白他的性格,我想起他说的在逆境中要尽量冷静思考,然后化险为夷。我想他这时一定在冷静思考如何解决我了。他为了自己的利益和安全,他会杀了我。反正他逃走了,警方找不到他。

    我也冷静思考,唯一的办法是假装自己回心转意被他的真情感动了。像他说的如果你爱一个人,你很容易被对方欺骗。他爱我,所以他还是希望我能爱他。

    在他不防备时,我拿起了一个水晶大花瓶往他头颅猛击,他扑向我,在两个人倒地时,我不得不用花瓶不断的猛击他的头,直到他不能动为止。

    后来的事,你们大概都能猜到。我用火烧他的脸,拿走他的手机,我要给自己时间逃。他太爱我了,所以我知道如何去提取他偷走的钱。”
    (三之三、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