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腫瘤不除卻向合法的開刀 業者小販 四面楚歌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大腫瘤不除卻向合法的開刀 業者小販 四面楚歌

    (巴生6日讯)巴生中路大巴刹业者和小贩“四面楚歌”,除了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临时营业地点环境欠佳、被禁聘请外籍劳工外,毗邻“劳板”抢滩问题10多年来也悬而未决,结果引爆业者和小贩怒火,斥责执法单位看不到劳板这颗“大肿瘤”,却只选择向合法业者和小贩“开刀”,让他们雪上加霜!



    巴生公市各业各业商会主席黄书强受询时向《中国报》记者指出,大巴刹业者和小贩,从今年开始禁止聘请外劳,他们认为此举厚此薄彼,长期压抑的不满情绪也在复业后,纷纷爆发。

    他说,市议会已发出指示,禁止该巴刹聘请外劳,但同业不满,仅一路之隔的PKNS商业区,却处处“劳板”影踪,过去10多年来却没被对付。

    “同业不满,为何劳板可以从容的开店做生意,批发、门市样样来,光明正大和合法的同业抢生意?”

    他说,劳板所卖的东西,无论批发或零售,都与大巴刹一摸一样,例如鱼、肉、鸡、菜及水果等。

    他指出,大巴刹也限定营业时间,劳板却不受管制,可以开业一整天,以前的顾客还会清晨时分,特地来大巴刹购买,现在可以睡到早上8、9时,直接去光顾劳板。

    “市议会这边厢严管大巴刹、另一边厢却放任劳板为所欲为,极不公平,公会也已经投诉多次,然而情况依旧没有改善,劳板继续逍遥抢滩。”

    他也提到,大巴刹C座批发部暂时让路提升工程,迁移至轻快铁第3干线(LRT3)高架轨道下临时营业,但排水系统欠佳,导致当地下午太阳暴晒下,臭腥味逼人。

    他希望市议会关注此事,进行改善,避免卫生问题进一步赶客。

    大巴刹C座批发部,暂时搬迁到轻快铁第3干线高架轨道下营业。

    劳板有本地人“护航”

    黄书强指出,这些劳板明目张胆,都是因为背后有贪图利益的本地人“护航”,包括业主和罗厘司机。

    他说,许多业主“一条龙”方式,出租店屋和执照予外劳,1个月约7000至8000令吉,若租下整栋楼(3、4层)则可高达9000令吉,其余单位可以充电货仓、住宿等。

    “本地人帮劳板申请执照,每年协助更新还可以另外收费,一旦有执法人员到来,本地人就会立即现身护航,谎称外劳只是他们雇用的员工。”

    他说,其实只要执法人员追问,就可以找出破绽,因为本地人根本不知道整个营运过程,例如当天营业额、入货、成本详情等,执照持有人答不上来,就知道他们不是真老板,只是转租执照、翘脚等收钱的不法勾当。

    “目前,士拉央大巴刹已禁止外劳,这些劳板不能亲自去取货,他们因此聘请本地罗厘司机,由后者帮他们到大巴刹取货,继续违例做生意。”

    公会希望市议会网开一面,让他们继续聘用有准证外劳直至4月。

    聘本地人碰壁
    中介收费太高

    禁聘外劳政策开跑,大巴刹同业也开始设法聘请本地人,却处处碰壁,包括中介也狮子开大口。

    黄书强指出,本地人多数不愿意到大巴刹担起苦力活,同业唯有向中介下手,岂料被中介以“轮班时段”(shift)方式收费,只要开工,无论是凌晨2时至早上10时的8小时开业时段、或是晚上9时至12时的3小时取货准备时段,一律120令吉至130令吉。

    他指出,尽管目前市议会规定只能聘请最多2名员工,如果1天两个时段、2名员工,就要480令吉至520令吉一天,1个月仅是员工薪资便至少1万4000令吉了,这对同业是沉重的负担。

    “而且,他们只是临时工,随时教会了工作又离开,非常困扰。”

    他说,以前聘请1名员工约1800至2800令吉,最高薪的老员工则可以多达4500令吉,相比中介的开价,相差真的太大。

    他希望市议会再给予4个月缓冲期,以便同业再想办法聘请本地人,毕竟聘请本地人真不是一件易事。

    大巴刹目前还笼罩在疫情之下,生意不见好转。

    报道:高志豪
    摄影:温志杰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