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她最恨欺骗(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她最恨欺骗(上) 作者:雅蒙

    邢慧琴心里焦急。愈来愈多客户来电话要找老板杜毅志。杜毅志是一名投资顾问,这些客户把钱交到他手上由他投资。也难怪这些客户焦急,谁会想到国际股市会突然崩溃,客户当然急于要得知他们的投资有无亏损,甚或亏损到什么程度。



    偏偏杜毅志就在这个时候出了门,一些客户联络不到他,语气愈来愈不客气。邢慧琴明白,他们是担心杜毅志可能不知如何收拾残局一走了之。

    邢慧琴知道杜毅志经营的这家“杜氏投资顾问公司”经手的钱不少,现时最少有几千万。

    杜氏投资公司很豪华,这是对客户使用的心理战术,客户一踏足进来就会因看到这种气派而对杜氏增加信心。

    杜毅志手下员工不多,邢慧琴在公司的职位也不高,她是杜毅志的私人特别助理。但杜毅志不在公司时,职员有什么事都是来请教或通知邢慧琴。

    杜毅志曾经这样吩咐过职员,而且职员都知道邢慧琴是老板的亲信与心腹,甚至关系很密切。

    职员也怀疑的问邢慧琴:“杜先生出门到伦敦几天了,也没有联络你吗?”

    邢慧琴苦笑:“就是,希望他不要出事才好。”

    杜毅志没有现身第5天了,邢慧琴有一个预感:会出事。

    她的办公处就在杜毅志办公室的外间,方便他随时召唤她。她望着墙壁上挂着的杜毅志照片,都是他与名人高官的合照。照片中的杜毅志英气勃发,真人更好看,邢慧琴觉得杜毅志当得起玉树临风这句话。举止潇洒作风亲和,投资客户中女性占了多数不是没有原因的。

    与前男友不同类型

    奇怪的是这时邢慧琴心中却突然联想到一个与杜毅志风不相及的男子--张胜勇。她的前度男友。与杜毅志文质彬彬风流倜傥相比,张胜勇就是个粗俗人了。

    开始时,邢慧琴是喜欢张胜勇的,他黝黑高大壮实,国字形的脸貌也不错,笼统说一句他整个人就是男人。

    在拍拖时,张胜勇时常粗鲁的动手动脚,尤其喜欢出其不意的施禄山之爪,惹得邢慧琴又羞又气恼。

    30岁的邢慧琴喜欢男人,她也有欲望,但是她讨厌这种动物式的粗鲁。她责备过张胜勇,他倒没有生气,只是厚着脸皮打哈哈说:“结婚后你还不是一样要让我随便摸。”邢慧琴啼笑皆非。

    比起来杜毅志就温柔体贴多了。邢慧琴为什么会知道,那是因为这半年来,她和杜毅志是地下情侣。

    杜毅志本身告诫过职员不要搞办公室恋情,他与邢慧琴也要以身作则。杜毅志的意思是,在结婚前才宣布两人的关系。

    但是邢慧琴相信,公司的职员大概都心知肚明--老板和邢小姐的关系不寻常。实际上他们已当邢慧琴是半个老板娘了。

    邢慧琴在这时会想起已经分手半年的前男友,是因为杜毅志和粗鲁的张胜勇有多大的不同。

    她与杜毅志这半年里的地下恋爱中,杜毅志一直是发乎情止乎礼。他只吻她,爱抚她,他十分懂得如何挑起邢慧琴的热情,但他总是适可而止。有时邢慧琴甚至希望他不要停,希望他能像张胜勇的粗鲁乘胜追击。

    洋房发出恶臭味

    邢慧琴记得有一次她和张胜勇在他的斗室中,他就露出了色狼的丑态,几乎就像是要强暴她了。但是邢慧琴是个教养良好的女子,她还不肯定日后会不会嫁给张胜勇,她不喜欢他这种霸王硬上弓的粗蛮作风。

    她奋抗到底,幸好张胜勇最后放开她,但是毫无愧意,更说:“男人就是这样的,如果一个男人在有机可乘时还不这么做,第一这个男人不爱这个女人,第二这个男人根本不是真正的男人。我是爱你才忍不住要你。”

    邢慧琴倒是相信张胜勇是说实话,如果早些时日,可能她也就半推半就的随他的意了。但是那个时候,刚好是杜毅志刚刚向她暗示爱意,邢慧琴已经开始考虑要与张胜勇分手了,她自然不想把两人的关系更复杂化。

    与张胜勇相反的是,杜毅志不占这种便宜,他温柔的拥抱邢慧琴说:“也许我们应该效法以前的人,把最好的的留到洞房花烛夜才做,为我们的婚姻留下最美好的回忆。”邢慧珍更欢喜尊重她的杜胜勇,她也觉得把最珍贵的留到新婚之夜才献给夫婿才是最理想的。

    她认同杜毅志的守礼相待,杜毅志微笑说:“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女孩,所以我才爱你。”

    邢慧琴相信杜毅志是真的爱她,因为打从那个时候起,杜毅志许多生意上的秘密都让她知道,她也更进一步的成为他真正的得力助手。

    但邢慧琴心里也承认,杜毅志的生活起居不太需要女友的照顾,他是一个井井有条、干净而没有不良习惯的好男子。比起来张胜勇真是又脏又懒,但大多数男人不都是像张胜勇一样吗。

    邢慧琴是个好女子,她真正交过的男友就只有张胜勇与杜毅志两个,而且他们是如此的不同。她心中暗叹一口气。这时职员又皱着眉头来问她了:“从早上到现在,客户的电话没停过都要找杜先生,怎么办呢,可以用手机找他吧。”

    邢慧琴也皱眉说:“还要你教我吗,他的手机没开。”

    职员欲言又止的看了她一眼后走开。邢慧琴明白他是想说:“会不会杜先生不回来了。”

    杜毅志住在高级住宅区一幢半独立式洋房,邢慧琴当然不知道这时附近的邻居在讨论一阵后,决定报警,因为杜毅志住的洋房传出熏人欲呕的浓厚臭味。
    (三之一、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