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兒子.女婿(上)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奇情檔案◢兒子.女婿(上) 作者:雅蒙

何淑芬萬萬沒有想到,這一天下午,她親自見證了丈夫楊紹安的死亡事件。



為了賺補家計,何淑芬在料理家務之餘也當上業餘保險招徠員。這一天下午,她剛剛見過一個很有可能成交的顧客,心裡挺高興,走出這間小餐廳時,還盤算着這一回能賺到多少傭金。

就在這時,她抬頭看到對面那座5層高的商業大樓情況不對,只見火苗四竄,濃煙滾滾,員工匆匆逃出,但火勢越來越大。何淑芬聽到周圍“看熱鬧”的人在議論∶“恐怕還有不少人困在裡面,大概凶多吉少了。”


何淑芬看着這場大火,也明白他們說的是事實。何淑芬平日不是愛看熱鬧的人,但這時她卻停下來沒有走,因為她的丈夫楊紹安就在這幢樓內辦公。

何淑芬從一開始就目睹樓內的員工陸續驚慌逃出,直到兇猛的火勢打開了出口,她沒有看到楊紹安的身影。

何淑芬還看到丈夫的兩名同事,她走過去憂慮的問∶“請問有看到楊紹安嗎?”

一名同事說∶“我在洗手間那兒看到他,但那兒火勢最猛,我不知他如何了。”

他們驚慌失措,忘了表示同情。

何淑芬是個很能以理智情緒處理事情的人,她再去打聽,知道暫時不能知道結果。看看腕錶,讀下午班的8歲兒子楊峰很快就要放學回家了,她得趕回去燒飯。

適合而在一起

她搭公共巴士回家。在車上她冷靜的想∶“如果紹安真的死了呢?”

她有點坐立不安,因為自己只感覺到焦躁不安,卻沒有傷心,至只是一陣失落。

這種平淡的感覺就像她與楊紹安的婚姻,就像他們這10年來的生活。除了平淡還是平淡。何淑芬認為她與楊紹安的婚姻早就沒有愛情,或許打從一開始就沒有。

他們像是在一種社會傳統制度與壓力下結婚,因為他們已到了適婚的年齡,成家立室像是一種不能逃避的責任。他們認識了,覺得彼此還適合,就結婚。

何淑芬少女時代也看過粉紅色蘿蔓蒂克小說,她心中不是不嚮往那種濃得化不開的愛。但理智的她明白,現實中不可能有那種愛到死去活來的愛情。

但是何淑芬開始不耐煩這種味如嚼臘的生活了。她認真的考慮∶我對紹安已沒有感覺,為什麼還要維持這種同床異夢的生活呢?太沒有意義了。

何淑芬在去年已認真考慮離婚。這兩年她招徠保險的成績很不錯,她對自己獨立生活更有信心,況且也能拿到贍養費補助。當然她一定要把兒子楊峰帶在身邊。她相信楊紹安明白兒子此時需要母親照顧,不會與她爭。

何淑芬原本已盤定,在下個月學校假期,把兒子送到“學生生活營”10天時,就向楊紹安攤牌。她連開場白都想好了。但這日下午目睹這場大火,楊紹安深夜也沒有回來,離婚的事看來是多餘的。

保險業績不錯

何淑芬致電醫院,但沒楊紹安入院的紀錄。警察局則證明火災時,楊紹安的確還在公司內,但生死未卜。

這是一宗鬨動社會的慘劇。警方文告說,證明共有6名男女當時被困在大樓內喪命。由於火勢猛烈,已找不到完整的屍體。

有兩名同事證實火災時,楊紹安是在大樓內。何淑芬冷靜的為亡夫辦理後事,領到了楊紹安的死亡證明書。

這時何淑芬才感到悲傷之情,可能是一夜夫妻百夜恩效應,人們傳統對死者記善忘壞,但何淑芬的悲傷主要是為兒子難過,楊峰才8歲就永遠失去父親了。

在葬禮中,大慟的是已初懂人事的楊峰,他與父親向來親厚,母親則冷靜嚴峻,但和父親溫和感情充沛容易相處。

在葬禮中,不少親友都衷心安慰未亡人節哀順變,何淑芬反而不安,內心甚至有一絲羞慚。因為在一證實楊紹安在火災中喪生後,重視現實的她開始盤算∶丈夫的死亡能帶給自己多少利益。

孤兒寡婦分外引人同情,有社會人士熱心捐助給罹難者的家屬,公家也提供協助。

何淑芬真正的利益來自一份保險單,她在去年為了爭取保險招徠業績,她與丈夫商量後,丈夫願意支持她,就買了一份人壽意外保險。她是代理,東扣西除不需繳太多保費。雖然只付了一年保費,幸運的是還有兩個月才到期。

因為楊紹安死於“大新聞的災難”,保險公司無異議賠償。何淑芬母子無異像是發了一筆小財。何淑芬有時會羞愧,因為她很高興丈夫的死亡給她帶來意想不到的金錢利益。

何淑芬的保險業務此後更幹得有聲有色,因為她自己就是活生生的“宣傳”∶“……就因為丈夫買了保險有得賠,他死後我們母子才不會那麼慘……”顧客都被說服了。

何淑芬這時才37歲,還年輕,但她決定守著兒子過活。她有過婚姻生活,對此並無憧憬。

不結婚不等於不結交異性,何淑芬也是血肉之軀,需要異性擁抱。多年來她與一名已婚的上線一直陳倉暗渡,也和一名離異的同業交好,彼此沒有承諾,甚為融洽。
(三之一、明續)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是否贊同提高違反SOP罰款?
76 votes · 76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