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档案◢丑闻的伤痕(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档案◢丑闻的伤痕(中) 作者:雅蒙

    汤嘉美只睡了几个小时就被恶梦惊醒。她梦到妈妈。人家都说世上只有妈妈好,在汤嘉美心中妈妈彭丽娟是最恶毒的人。是她小时候最惧怕的人。



    近30年来,汤嘉美已经成功遗忘妈妈。

    自18岁与丈夫正式在一起生活后,汤嘉美才开始过着平安幸福的日子。虽然粗茶淡饭,但她心里平和快乐。而且日子一天比一天过得好。她觉得上天到底没有薄待自己,最幸运的是给她一个好丈夫。在他面前,她自由自在什么也无须隐瞒,也不必害怕,丈夫从小看着她长大,他什么都了解。

    梦见母亲

    汤嘉美记得一次与戴铃谈心事时,女儿笑说:“妈,除了爸爸你没有交过其他男朋友?你真是太幸运了,如果爸爸不好,你就糟了。”

    她微笑:“是,嫁给你们的爸爸是最幸运的事,上天同情我吧。”

    她心里想:以我的遭遇,我不可能结交别的男子。如果天下没有你们的爸爸,我不会结婚,不会嫁人。因为我怕别的男人。

    这些年来,她已经成功淡忘往事,是最近她不由得又开始做恶梦--梦到妈妈。

    汤嘉美记得是与女儿的男友王裕森的父母见过面后开始的。之前她已经由女儿口中得知,王家长辈“不赞成”这门亲事。

    王太太口不择言说:“我们王家对亲家,最讲究门当户对,家世清白。”

    王裕森赶快岔开话题。

    汤嘉美那时心中也有点气:“难道我们不是家世清白吗,我们没有你们那样有钱,却也不偷不抡。”

    但是这个晚上她就梦到妈妈,她气馁了--在别人眼里,我们可能真的不是清白人家。

    自从知道王裕森是有钱人家,汤嘉美就担心了,她听说有钱人家择媳妇特别讲究小心。

    女儿说:“我起初不知道他家里有钱,但——”

    她接下女儿未说完的话:“但是爱上了也没有办法,况且裕森爱你,又是这么出色的好男儿。”

    汤嘉美想起自己当初执意要嫁给丈夫时,也是这样的心态:爱上了就没有办法。况且很小的时候就一心一意要嫁给丈夫。

    汤嘉美担心王家会调查她与丈夫的往事。对一知半解的人来说,他们的结合还真是丑闻。

    这时丈夫在床上转个身下意识的摸一下身边,睡眼惺忪的说:“天还没亮呢,多睡会吧。”

    她柔声说:“好的。”

    她躺下去,丈夫把她抱着,又打起轻微的鼾声。汤嘉美从不嫌弃丈夫的鼾声,她感觉到这是一种幸福。她偎依在丈夫强壮温暖的胸怀,她从小就喜欢依偎在他的胸怀。也许自她还是婴儿时起就如此,人们说:“你小时是哭包,但是你爸一抱你,你就不哭了。”

    汤嘉美想:王家尽早会知道,别人一定会告诉他们,我与永胜是父女。

    王裕森也没睡好。他在想着父母对女友父母戴家夫妇的指控—-乱伦。这些日子他不时会上戴家,他更喜爱戴安娣烧的一手好菜。60岁出头的戴叔仍然强壮异常,身上有一种隐藏不住的骠悍,年轻时他一定是个草莽江湖人物。但这样一名粗犷汉子对妻子说话却是格外温柔,同样的戴安绨着望着戴叔时也是一派含情胍胍,即使外人也看得出这是情深义重的一对夫妇。

    调查真相

    王裕森不逃避现实,他决定找人调查事件事的真相。他不相信戴铃是戴家父女乱伦生下的。

    由于他急着知道,私家侦探先送来初步的调查,令他看了倒吸一口气。报告上说,戴铃的父亲戴永胜在18岁时与一名叫彭丽娟的女子同居,生下一名女儿取名嘉美,但她姓戴,并不姓汤。

    戴永胜与彭丽娟都是在龙蛇混杂地区长大的,他们有原始动物的本能弱肉强吃,为了生活任他们什么都做得出。

    戴永胜是少年时代就闯荡江湖,彭丽娟是夜生活女郎,他们时续时离的同居,直到生下一名女儿,如野马不羁的戴永胜才与彭丽娟正式同居,因为他极爱这名女儿。几年后戴永胜与彭丽娟分手,但是他仍然时时与女儿戴嘉美见面。

    大约在戴嘉美10岁,戴永胜争取女儿的监护权,与彭丽娟闹上法庭。戴永胜那时经济能力不错,但是他没有正式职业,是一名“无业游民”,法庭认为年纪还小的戴嘉美还是跟母亲生活较好。但判决后不到一个星期,戴嘉美失踪,彭丽娟报案指是被戴永胜拐带。

    但戴嘉美为父亲辩护是她主动投奔父亲,她不要与母亲生活。彭丽娟怒极,向法庭申请禁戴永胜在她们母女一百尺内出现。她第一次暗示,这对父女“感情不正常”。

    但戴嘉美却依然时时想办法与父亲偷偷见面。在她快12岁那年,一晚她去找戴永胜,然后戴永胜不顾禁令去找彭丽娟,痛打她一场,他也因此事被捕。

    私家侦探说还要去续查。王裕森觉得整件事疑云重重。

    从报告看来,戴永胜与“戴嘉美”确是父女情深,戴永胜很爱护女儿,王裕森不认为他会像一只禽兽与女儿乱伦。这里面一定有原因。而且戴嘉美显然痛恨且害怕母亲,为什么呢。

    这一晚,王裕森与戴铃见面,显然他掩不住心事,戴铃问:“你是不是有事要告诉我,或者是有事要问我?”

    王裕森一听就明白,戴铃知道是什么事了。但他还是问:“你猜到是什么事?”

    戴铃轻叹:“看来我妈妈说对了,你的父母调查我们家的事去了。”

    戴铃一个字一个字的清晰吐出:“我的父母没有乱伦。”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