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頭條◢部長放行 小販掙口飯 路邊攤檔 遍地開 | KL人- 中國報 KL ChinaPress

◤大城事頭條◢部長放行 小販掙口飯 路邊攤檔 遍地開

(吉隆坡30日訊)我國新冠肺炎疫情發酵近一年,許多人在這期間面對失業及家庭陷入經濟困境,惟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成為路邊攤或成為他們的另一條出路。



從3月迄今,不管是在雪州或者是在吉隆坡區,都有出現小販數量增加的情況。

尤其,直轄區部部長丹斯里安努亞慕沙早前宣布,從11月15日起至明年4月15日,定為“直轄區小生意放寬期”,讓想經營小生意賺取額外收入者,只需經過簡單的程序,即可獲得臨時執照營業,令隆市的路邊攤數量暴增。


這些從事小本生意的流動小販, 多半會選擇在車來車往的大路旁、住宅區主要大路、商業區泊車位、巴剎和早市巴剎一帶、人民屋區等策略性位置做生意。

最常見的是賣漢堡、椰漿飯、煎炸小食、糕點、雜菜飯、售賣各類早餐和飲料等。

由於如今還是在疫情當中,也考量到不少人失業、家庭經濟陷入困境等,雪州一些地方議會也沒有對非法小販有太大的動作,除非有關非法小販洐生安全問題,阻礙交通及引發公眾投訴等。

《中國報》記者抽樣電訪雪州縣市議員,得悉向地方議會申請小販執照的申請沒有明顯的增加,反而是非法小販人數有出現增加的趨勢。

他們說,如果這些小販主要路口營業,霸佔泊車位,製造安全問題和阻礙交通,並且也引來公眾申訴的話,執法組也會給予勸告、發出罰單至採取執法行動。


(黎正興提供)

樟卡迪沙花園(Taman Changkat Desa)路邊攤數量甚多。

私人地擺賣居民不滿
“直轄區小生意放寬期”不僅令路邊攤數量增加,連公寓範圍的私人地也出現小販擺賣。

旺沙瑪朱國會議員特別事務助理黎正興向《中國報》記者指出,隨着部長做出上述宣布,位於鵝嘜路的KL Traders Square近日增加了多個攤位,引起居民不滿。

他說,保守估計有超過10個攤位,他們有些在行人道上做生意,有些則在五腳基和泊車格上。

他說,根據所接獲的投訴,這些小販一般是下午5時至6時開始擺賣,到晚上9時許,看到店鋪陸續關門,他們便跟着收攤。

“這些攤位擺賣的通常是小食、漢堡和飲料等。”

他直言,公寓的人口密度甚高,車流量也相當大,隨着小販攤位增加,外人違例泊在路邊進來購買東西,也會造成交通阻塞。

“雖然有向吉隆坡市政局做出投訴,奈何市政局執法人員不能在私人公寓範圍驅趕小販。”

黎正興
居民申訴KL Traders Square範圍多了許多攤位。

多在下午才營業
皇后鎮湧現“路邊攤經濟”,當地住宅區、商業區或大路邊人行道上,皆能發現有小販擺攤,在疫境之中謀取更多收入。

《中國報》早前就“直轄區自由經商”政策一事,巡視皇后鎮一帶狀況。

據了解,早在安努亞慕沙作出以上宣布前,當地多處就已經冒現許多小販,主要都是在一些人潮較旺的商業區的行人道上擺設攤位。

據了解,業者多是在下午才開始營業,早上開檔者則比較少。

當中小販最密集的是在皇后鎮1路,當地是皇后鎮往隆市的主要通道,而該路兩旁在下午開始,就會出現許多路邊攤美食,也吸引了許多公眾停下購買。

根據本報向吉隆坡區一些地方領袖、國會議員助理等了解,吉隆坡一帶的路肩、路旁、泊車位、巴剎和早市一帶、商業區等,出現數量不少的非法小販。

雖然無法統計在最近幾個月來增加的非法小販的數量,惟據觀察,從3月迄今,路邊攤的數量是逐月增加,而且是保持有增無減的趨勢。

“在疫情期間,有不少人失業,有者也為緩和家庭所陷入的經濟困境,也出來當小販,經濟小本生意,也讓商業區、住宅區、路邊等都可見到一些小販。”

商業區的行人道上,成為臨時小販的擺攤空間。

執照申請沒明顯增加
★士拉央市議員黃偉強
小販執照主要是分為固定和流動小販執照,從3月迄今,路邊的小販人數有增加趨勢,但申請執照的數量沒有明顯增加。

據了解,在6、7月臨時執照的申請是有增加,當時是因為在榴槤季節,售賣榴槤的小販增加。

預計在最近新增的路邊攤中,其中有大約60%至70%是沒有申請,其餘可能向市議會申請了,但因為地點不適合而被市議會拒批。

其實小販們所需要繳付的執照費是相當的便宜,但有些小販是認為本身是經營小本生意,也沒有想過要去申請,或者是沒有把申請執照當成必須。

當執法人員在接獲投訴及取締時,違例小販反而是理直氣壯的反駁,認為市議會沒有同理心,但如果市議會不取締,會被人批評包庇非法小販、沒有執法等。

不少小販都喜歡路口、車來車往的大路旁、泊車位等地點營業,只要是地點不適合、有安全和阻礙交通的情況,市議會通常都不會批准。

皇后鎮1路的小販為數較多,尤其下午時分會有更多業者營業。

多數屬於非法經營
★雪邦市議員雷健強
從3月迄今,由於受到疫情的影響,在雪邦市議會管轄區內確實是增加了許多路邊攤,而且都是非法經營。

這些非法販都是在花園區、路邊等一帶經營生意,大部分都是以賣餐飲為主。

在疫情期間,確實是有一些人失去了工作,也造成有一些人出來從事小販行業,造成小販的人數增加不少。

因考量到現有的局勢,體恤民情,市議會也不會大勢的去取締這些非法販,但如果是有關小販營業的地點不適合,洐生安全和阻礙交通的問題,市議會也會給予勸告。

疫境之下,許多人都轉行小販謀取生計。

多賣熟食 不會特地對付
★烏雪縣議員王添福
在疫情期間,在烏雪一帶的小販人數確實有增加, 但都是以非法小販為多,反而向縣議會申請執照的小販人數並不多。

據觀察,這些小販所售賣的都是以熟食為主,例如漢堡、椰漿飯、炸香蕉糕等,相信是因為比較簡易,成本也低,也讓一些剛當小販的公眾都是以售賣這些熟食為主。

由於考量到疫情所造成的影響,縣議會暫時沒有對這些非法小販進行取締行動,除非是遭到公眾的投訴,包括洐生安全、阻礙交通問題等。

為了吸引顧客,不少非法小販都愛選擇在車來車往的道路、路口處營業,縣議會通常在接獲投訴後都會先給警告信,再不改善,則會發出罰單,之後還是頻次不改的話,才會進行取締,充公相當攤位和物品。

縣議會也計劃在各區尋找適合的地點安置這些小販,此舉除了能減少非法小販所洐生的問題,也較容易控制及確保都有遵守標準作業程序。

沒受投訴市局不取締
★甲洞社區服務中心主任余保憑
在鴻圖園工業區、甲洞衛星市巴剎一帶、增江北區等,最近是有出現不少的小販,而且都是非法小販。

吉隆坡市政局相信也是考量到疫情及很多人失業等因素,只要是沒有洐生問題、沒有阻礙交通,沒有引發公眾的投訴,市政局都不會嚴加取締。

據了解,路邊攤的年齡是介於20多歲至50多歲,大都是以售賣吃的為主,至於在巴剎一帶的也包括賣菜、魚等。

在甲洞衛星市巴剎一帶,有一些小販是以車輛為攤位,在泊車位上擺賣。

我們也曾向市政局投訴過此問題,市政局目前是有計劃開放6個月的臨時執照讓這些小販申請,並安置相關的非法小販。

這除了能控制人潮,也可確保小販們都有遵守標準作業程序。

經濟壓力迫當小販
★士布爹區國會議員助理藍詩琳
據了解,在士布爹國會選區中,增加小販的情況主要是舊古仔一帶。

這些小販都是晚上才營業,都是做一些小本生意, 如售賣漢堡、水果等。

除了因為受到疫情影響,也有部分人失業及在承受家庭經濟壓力下,出來當小販,直轄區部長丹斯里安努亞慕沙最近頻派發執照給非法小販的舉動,也是其中一個助長非法小販營業的因素。

報導:郭貞黎、黃富有、劉佩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KL民調
看大家意見 更多

你是否贊同提高違反SOP罰款?
75 votes · 75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