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城事头条◢部长放行 小贩挣口饭 路边摊档 遍地开 | KL人- 中国报 KL ChinaPress

◤大城事头条◢部长放行 小贩挣口饭 路边摊档 遍地开

(吉隆坡30日讯)我国新冠肺炎疫情发酵近一年,许多人在这期间面对失业及家庭陷入经济困境,惟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成为路边摊或成为他们的另一条出路。



从3月迄今,不管是在雪州或者是在吉隆坡区,都有出现小贩数量增加的情况。

尤其,直辖区部部长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早前宣布,从11月15日起至明年4月15日,定为“直辖区小生意放宽期”,让想经营小生意赚取额外收入者,只需经过简单的程序,即可获得临时执照营业,令隆市的路边摊数量暴增。


这些从事小本生意的流动小贩, 多半会选择在车来车往的大路旁、住宅区主要大路、商业区泊车位、巴刹和早市巴刹一带、人民屋区等策略性位置做生意。

最常见的是卖汉堡、椰浆饭、煎炸小食、糕点、杂菜饭、售卖各类早餐和饮料等。

由于如今还是在疫情当中,也考量到不少人失业、家庭经济陷入困境等,雪州一些地方议会也没有对非法小贩有太大的动作,除非有关非法小贩洐生安全问题,阻碍交通及引发公众投诉等。

《中国报》记者抽样电访雪州县市议员,得悉向地方议会申请小贩执照的申请没有明显的增加,反而是非法小贩人数有出现增加的趋势。

他们说,如果这些小贩主要路口营业,霸占泊车位,制造安全问题和阻碍交通,并且也引来公众申诉的话,执法组也会给予劝告、发出罚单至采取执法行动。


(黎正兴提供)

樟卡迪沙花园(Taman Changkat Desa)路边摊数量甚多。

私人地摆卖居民不满
“直辖区小生意放宽期”不仅令路边摊数量增加,连公寓范围的私人地也出现小贩摆卖。

旺沙玛朱国会议员特别事务助理黎正兴向《中国报》记者指出,随着部长做出上述宣布,位于鹅唛路的KL Traders Square近日增加了多个摊位,引起居民不满。

他说,保守估计有超过10个摊位,他们有些在行人道上做生意,有些则在五脚基和泊车格上。

他说,根据所接获的投诉,这些小贩一般是下午5时至6时开始摆卖,到晚上9时许,看到店铺陆续关门,他们便跟着收摊。

“这些摊位摆卖的通常是小食、汉堡和饮料等。”

他直言,公寓的人口密度甚高,车流量也相当大,随着小贩摊位增加,外人违例泊在路边进来购买东西,也会造成交通阻塞。

“虽然有向吉隆坡市政局做出投诉,奈何市政局执法人员不能在私人公寓范围驱赶小贩。”

黎正兴
居民申诉KL Traders Square范围多了许多摊位。

多在下午才营业
皇后镇涌现“路边摊经济”,当地住宅区、商业区或大路边人行道上,皆能发现有小贩摆摊,在疫境之中谋取更多收入。

《中国报》早前就“直辖区自由经商”政策一事,巡视皇后镇一带状况。

据了解,早在安努亚慕沙作出以上宣布前,当地多处就已经冒现许多小贩,主要都是在一些人潮较旺的商业区的行人道上摆设摊位。

据了解,业者多是在下午才开始营业,早上开档者则比较少。

当中小贩最密集的是在皇后镇1路,当地是皇后镇往隆市的主要通道,而该路两旁在下午开始,就会出现许多路边摊美食,也吸引了许多公众停下购买。

根据本报向吉隆坡区一些地方领袖、国会议员助理等了解,吉隆坡一带的路肩、路旁、泊车位、巴刹和早市一带、商业区等,出现数量不少的非法小贩。

虽然无法统计在最近几个月来增加的非法小贩的数量,惟据观察,从3月迄今,路边摊的数量是逐月增加,而且是保持有增无减的趋势。

“在疫情期间,有不少人失业,有者也为缓和家庭所陷入的经济困境,也出来当小贩,经济小本生意,也让商业区、住宅区、路边等都可见到一些小贩。”

商业区的行人道上,成为临时小贩的摆摊空间。

执照申请没明显增加
★士拉央市议员黄伟强
小贩执照主要是分为固定和流动小贩执照,从3月迄今,路边的小贩人数有增加趋势,但申请执照的数量没有明显增加。

据了解,在6、7月临时执照的申请是有增加,当时是因为在榴梿季节,售卖榴梿的小贩增加。

预计在最近新增的路边摊中,其中有大约60%至70%是没有申请,其余可能向市议会申请了,但因为地点不适合而被市议会拒批。

其实小贩们所需要缴付的执照费是相当的便宜,但有些小贩是认为本身是经营小本生意,也没有想过要去申请,或者是没有把申请执照当成必须。

当执法人员在接获投诉及取缔时,违例小贩反而是理直气壮的反驳,认为市议会没有同理心,但如果市议会不取缔,会被人批评包庇非法小贩、没有执法等。

不少小贩都喜欢路口、车来车往的大路旁、泊车位等地点营业,只要是地点不适合、有安全和阻碍交通的情况,市议会通常都不会批准。

皇后镇1路的小贩为数较多,尤其下午时分会有更多业者营业。

多数属于非法经营
★雪邦市议员雷健强
从3月迄今,由于受到疫情的影响,在雪邦市议会管辖区内确实是增加了许多路边摊,而且都是非法经营。

这些非法贩都是在花园区、路边等一带经营生意,大部分都是以卖餐饮为主。

在疫情期间,确实是有一些人失去了工作,也造成有一些人出来从事小贩行业,造成小贩的人数增加不少。

因考量到现有的局势,体恤民情,市议会也不会大势的去取缔这些非法贩,但如果是有关小贩营业的地点不适合,洐生安全和阻碍交通的问题,市议会也会给予劝告。

疫境之下,许多人都转行小贩谋取生计。

多卖熟食 不会特地对付
★乌雪县议员王添福
在疫情期间,在乌雪一带的小贩人数确实有增加, 但都是以非法小贩为多,反而向县议会申请执照的小贩人数并不多。

据观察,这些小贩所售卖的都是以熟食为主,例如汉堡、椰浆饭、炸香蕉糕等,相信是因为比较简易,成本也低,也让一些刚当小贩的公众都是以售卖这些熟食为主。

由于考量到疫情所造成的影响,县议会暂时没有对这些非法小贩进行取缔行动,除非是遭到公众的投诉,包括洐生安全、阻碍交通问题等。

为了吸引顾客,不少非法小贩都爱选择在车来车往的道路、路口处营业,县议会通常在接获投诉后都会先给警告信,再不改善,则会发出罚单,之后还是频次不改的话,才会进行取缔,充公相当摊位和物品。

县议会也计划在各区寻找适合的地点安置这些小贩,此举除了能减少非法小贩所洐生的问题,也较容易控制及确保都有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没受投诉市局不取缔
★甲洞社区服务中心主任余保凭
在鸿图园工业区、甲洞卫星市巴刹一带、增江北区等,最近是有出现不少的小贩,而且都是非法小贩。

吉隆坡市政局相信也是考量到疫情及很多人失业等因素,只要是没有洐生问题、没有阻碍交通,没有引发公众的投诉,市政局都不会严加取缔。

据了解,路边摊的年龄是介于20多岁至50多岁,大都是以售卖吃的为主,至于在巴刹一带的也包括卖菜、鱼等。

在甲洞卫星市巴刹一带,有一些小贩是以车辆为摊位,在泊车位上摆卖。

我们也曾向市政局投诉过此问题,市政局目前是有计划开放6个月的临时执照让这些小贩申请,并安置相关的非法小贩。

这除了能控制人潮,也可确保小贩们都有遵守标准作业程序。

经济压力迫当小贩
★士布爹区国会议员助理蓝诗琳
据了解,在士布爹国会选区中,增加小贩的情况主要是旧古仔一带。

这些小贩都是晚上才营业,都是做一些小本生意, 如售卖汉堡、水果等。

除了因为受到疫情影响,也有部分人失业及在承受家庭经济压力下,出来当小贩,直辖区部长丹斯里安努亚慕沙最近频派发执照给非法小贩的举动,也是其中一个助长非法小贩营业的因素。

报导:郭贞黎、黄富有、刘佩明


*本网站有权删除或封锁任何具有性别歧视、人身攻击、庸俗、诋毁或种族主义性质的留言和用户;必须审核的留言,或将不会即时出现。
KL民调
看大家意见 更多

你是否赞同提高违反SOP罚款?
64 votes · 64 ans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