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情檔案◢國際廣播電台(中) 作者:雅蒙 | KL人 中國報 China Press
  • 首页
  • KL人 ChinaPress

    ◤奇情檔案◢國際廣播電台(中) 作者:雅蒙

    在那晚的派对中,游翔是最受女性瞩目的男人。他与蓓俐一进场,妇女看到游翔就哗叫。游翔这晚更十足像是勾引女人为生的牛郎。



    在这个舞会,游翔的性感更令女性发狂,大家争相要与他跳舞,有些也毫不客气的提出一夜情的要求。那一晚,后来死去的珍丽与游翔共舞两次。蓓俐也与很多男人跳舞。她笑说:“今晚不就是Changing Partner换伴侣的派对吗?这儿迷人的男士太多了。”

    酒会中还供应了据说有催情作用的鸡尾酒。女人说她们看到珍丽后来喝了许多,她说要令自己热起来,好好的狂欢享受。她们也说,在她们最后一次看到珍丽前,珍丽与丈夫小小的吵了一架。是因为王先生看到珍丽好像太狂热了,要带她回酒店,但珍丽不肯,还骂他别扫兴,骂他是木头人一点都没有情趣。她跟别人说过,是她强要丈夫与她出来渡假的,

    所以珍丽后来死亡,王先生也曾被当是嫌疑犯。

    女人说,后来她们也没有看到蓓俐,不知她去了那里。她们说在派对最高潮时刻,游翔还捧了一盘鸡尾酒过来请女士们喝。她们都高兴的随便选一杯,珍丽也是。游翔自己也喝了一杯。女人说她们亲眼见到珍丽拖着游翔的手走。她们还很妒忌。

    然后,游翔一个人回来了,蓓俐也不知从那里出现了。蓓俐对女人说她累了,可能喝酒太多了。游翔就带她离开了。

    案情复杂

    几乎是同一时刻有人恐怖的尖叫。几名女人发现升降机内有一名女子人事不知的半坐着,后来证实她断气了,她就是珍丽。死者像是窒息而死,只是颈部与口鼻没有伤痕。

    12年前老麦还不是探长,虽然隔一个月他就正式升职了。他跟随的上司心中有点不爽他,不让他查这件案。老麦后来对人说,如果由他查案,真相一定水落石出。

    老麦后来对助手小雷讲述此宗奇案当教材。他说:“愈是简单容易破的案件,也许是更复杂。”

    他说:“那个游翔简直像是故意让警方怀疑他。”

    他解释说:“珍丽的确是与游翔春风一度过,我们找到游翔的精液。但不是强暴,珍丽没有受伤的痕迹,是互相同意的交欢。游翔为什么不用避孕套,他像是故意让警方查出是他。他承认是与珍丽在升降机中偷情,那么他就是珍丽死前最后见到的人,嫌疑最大。”

    老麦说:“当时那个糊涂上司探长就全力调查游翔。他起初并不承认杀珍丽。还说不知她是如何死的。他说他因为担心蓓俐找他,事后就急急离开,珍丽还好好的。这些应该都是实情。”

    小雷诧异问:“珍丽是因何故死亡?”

    老麦微笑:“谋杀。”

    小雷说:“你不是说她身上没有致命的伤痕吗?”

    老麦说:“她是因呼吸器官敏感窒息死的。”

    小雷叫起来:“敏感?吃了不对的食物引致呼吸气管收缩令她窒息?像哮喘症。”

    老麦笑:“小子你很聪明,猜对了。有人给珍丽吃了令她敏感的药物,就在鸡尾酒内。”

    升级挑战

    小雷问:“你说当时别的女人也喝了,她们没有事,而且怎么能让珍丽喝下指定的一杯呢?”

    老麦笑:“很简单,所有的酒杯都放了药物,只是别人吃下什么事都没有,只有珍丽才会敏感。而且这种药品很容易找到,也没有人怀疑,它是亚士匹灵。普通用来治头痛不适。”

    小雷皱起一对浓眉说:“那么说凶手应该是熟悉珍丽的人,才会知道她对亚士匹灵敏感。”

    老麦抚掌大笔:“对,如果你小子当年是此案调查人员之一,此案就瞒不了你,只是我那个昏庸上司太懒惰了,游翔一听到我们查出是药物令珍丽死亡,他就来投案自首,那个上司就即时结束此案了。”

    老麦说:“那时我有和检察官提到疑点,所以检察官拒绝与游翔谈条件,坚持控告他谋杀。但是陪审团有一些聪明的女人,她们意识到案情不是表面那么简单,她们有一件疑问解决不了,游翔为何要杀珍丽?而且游翔那么好看,令她们起了怜悯之心,不忍让他死。”

    小雷点头:“是,我也有此疑问,游翔为何要杀珍丽。”

    老麦笑:“你自己去查档案找出原因吧,就当是我给你的升级试。”

    小雷当是一个挑战。他回家对聪明的妻子小飞提及这宗12年前的的神秘疑案。

    他说:“我相当肯定游翔是代人认下罪名。老麦也说他不是主谋。”

    他又分析说:“如果为为了爱情,那当然是为了蓓俐,从案发到现在12年了,蓓俐对丈夫长期不闻不问反而是益盖弥张,像很怕人知道她与游翔的关系。”

    小飞却微笑:“你认为男人有这么多情,为一个女人认下会判死亡的罪名吗?”

    她说:“我觉得男人最肯为自己的孩子牺牲,宁死不惜。”

    小雷啊一声叫,笑说:“老婆,你为我掀开了新角度。是,游翔与蓓俐长期陈仑暗渡,生下孩子是可能的。”

    小飞沉吟说:“亲爱的,我觉得你也可以查一下,珍丽生前平时为人性格如何。她会不会有某种缺点令别人恨不得杀之为快。除了钱财外,人们时常是为保护自己的利益杀人。”

    小飞缓缓说:“我有个预感,珍丽当年见到了她不应该见到的事。”
    (三之二、明续)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